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一路西行向牛川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一路西行向牛川

小说:东晋北府一丘八| 作者:指云笑天道1| 类别:历史军事

一条长龙般的骑队,在茫茫的草原之上,向西疾行,马的骑士们一人三马,两匹副马驮着沉甸甸的辎重与装备,紧跟在主马的后面,四五千名骑士,端坐主马背上,这万余骑的庞大队伍,前后绵延近十里,在这看不到尽头的草原上,如同一条迅速游动的苍龙,而这条苍龙在地上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即使隔了百里之远,也能看到那天空中的尘嚣,以其移动的速度和规模,足以震惊每个草原上的部落。

安同神色平静,端坐在马身之上,而周围的叔孙建,贺兰悦,拓跋仪,王建等人,个个面带愠色,王建在小声的嘟囔着“主公这是怎么了,昨天晚上出了那样的事,也不让咱们多陪老婆孩子一会儿,一大早就吹号集结,我现在人都还没醒过来呢。”

叔孙建叹了口气“好了,一切都是为了牛川大会,虽然昨夜一战,我们尽灭敌军主力,但是几个首领却是逃了,这也是怕夜长梦多,这些人再去牛川惹事,早点登上汗位,这草原之局,也就算是定下来了。”

拓跋仪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不想离开家人,我可是恨不得现在就飞到牛川,主公说了,等他正式登了汗位,就会召集各部人马,共同讨伐独孤部,哼,这回咱们可是有独孤部引那慕容永西燕兵马的铁证,咱们草原汉子最恨的就是这些个引狼入室的叛徒,昨天夜里让刘显这狗贼逃了,这回绝不能再错过!”

贺兰悦点了点头“有贺兰部的支持,再加上昨天我们一夜尽灭上万敌军精锐,现在有了自己的铁骑部队,草原之上,无人敢不从的。只不过…………”

他说到这里,目光落到了在前方百余步处,骑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那并驾齐驱的两骑,收住了接下来的话。

王建叹了口气“贺兰兄弟说的不错,主公这是怎么了,自从那个汉人来了之后,成天跟他形影不离的,倒是跟咱们这些兄弟隔了点什么了。”

安同回头看了王建一眼,沉声道“王大人,这话少说为妙,那个汉人的本事,大家都见识过,昨天夜里也是他先斩了韩延,他的身份不一般,主公跟他结为阿干,自然关系非我等可比。”

拓跋仪气鼓鼓地说道“他能斩贼,我就不行了吗?就昨天夜里的那个韩延,我一只手都能把他那机巴给拧下来!”

安同笑着摇了摇头“大家别多心了,那苍狼就是再厉害,也是汉人,不会永远扎根在草原上的,能多留一天是一天,所以在他还在草原的时候,主公会尽量地礼遇他,最好让他留下来,但毕竟他跟咱们不是一路人,主公真正的兄弟,还是我们哪。”

众人听到此话后,神色稍缓,重新开始有说有笑起来,而安同转过头来,看着前面的二人,眼中闪过了一道复杂的神色。

刘裕端坐在马背之上,满面春风,风儿正好把后面众人的议论传到了他的耳中,他微微一笑“拓跋阿干,看来你的兄弟们今天并不想这么早出来啊,而且,对于你亲近我,疏远他们,有点意见。”

拓跋珪笑道“谁叫你这一路上跟他们都不一样,他们一个个家人遭了难,老婆给人睡了,自然是苦大仇深,咬牙切齿,只有你这一路春风满面的,他们嘴上说你跟我的关系,实际还是不满为什么只有你没有倒霉。”

刘裕摇了摇头“慕容兰是战士,不是家属,这是他们都知道的事。”

拓跋珪叹了口气“知道归知道,但心里总是过不了这个坎,算了,不说这个了,灭了独孤部之后,我会多赏赐他们一些女奴,让他们出了这口气的。”

刘裕正色道“你这么急着去牛川,就是为了共灭独孤部?可是这回来会盟的各部大人并不会带上军队,好像没有这个必要吧。”

拓跋珪笑道“我不需要别人的力量,只要贺兰部与我一起出兵就足够了,昨天我们缴获了五千甲骑的装备,现在可以说是这草原上无敌的力量,让各部大人们看着,我们拓跋氏不仅复了国,还有比以前更强的军力,即使是独孤部这样的大部,也难挡我们雷霆一击,这就是你们汉人所说的杀鸡儆猴,草原上有几千个部落,我不能一个个地征讨,但只要让他们看到,我可以消灭所有我想消灭的部落,这就足够了。”

刘裕的神色平静“贺兰部一定会站在你这边出兵吗?你可别忘了,这次三部来袭,很可能贺兰部也暗中参与,若是他们转而与刘显,慕容永联手,你的情况会转而很危险。”

拓跋珪自信地摆了摆手“识时务者为俊杰,贺兰讷即使两边下注,但只要不公开参与,就是留有余地,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我们大胜的消息,更不会在这个时候站在我们的对立面。这次我邀请或者是命令他们与我共击独孤部,只有表现得卖力,才能洗清自己的嫌疑,获得我的信任,也让所有的草原部落看到,拓跋部和贺兰部牢不可破的联盟。”

刘裕微微一笑“你说过,灭了独孤部之后,你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贺兰部,真要是贺兰部为你出力,你有何理由下手呢?”

拓跋珪的眼中冷芒一闪“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了,我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周全,希望你能到时候帮我。只是兰公主她…………”说到这里,拓跋珪收住了话,沉吟不语。

刘裕叹了口气“此事我和慕容兰已经商量过,那个阴谋家已经现身草原,可能是冲着我来的,她现在有孕在身,我若现在带她离开,会很危险,在你的部落里,留下产子,应该是最稳妥的,所以,昨天夜里,我们决定了,会留在拓跋部,当然,我不会白占你的便宜,在她产子之前的这段时间,我会帮你,无论是打仗还是保护你,只要不有损我们汉人的利益,我都义无反顾。”

拓跋珪笑着拍了拍刘裕的肩膀“这才是好阿干嘛,放心,我这里永远欢迎你,你们想呆多久就呆多久,我更希望你能真正喜欢上草原,永远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