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三国大气象师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张辽的反击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张辽的反击

小说:三国大气象师| 作者:堂燕归来| 类别:历史军事

“死守营墙”

五千魏军将士,慷慨激昂,视死如归。

一支支长枪伸出了营墙,一张张大盾扎在了地下,准备迎击敌军冲击。

咔嚓嚓!

下一秒钟,数不清的鲜卑人,如潮水一般,撞向了营墙。

成百的鲜卑人被扎成了肉串,惨叫声不绝于耳,鲜血腾空而起,染红了营墙一线。

鲜卑人的攻势相当的猛烈。

只是,他们并不擅长于攻坚,此次轻装前来,又没有携带太多的重武器,短时间内又岂能攻破魏军营墙。

厮杀半个时辰,魏军死伤数百,鲜卑人也付出了近两千余人的死伤,却依旧未能攻破魏军营墙。

“给我冲,不得后退,必须要夺回山口,杀光魏人!”

中军的拓跋力微,挥舞着弯刀,声音沙哑的喝斥着他的士卒。

司马懿眉头已皱,沉声道:“可汗,敌军守的太坚决,我军又没有携带太多的攻坚武器,这样下去只是徒伤士卒性命,不是办法呀。”

拓跋力微铁青着一张脸,沉声道:“那又怎样,除了攻下山口,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

司马懿语滞。

就在这时,一骑斥侯从南边狂奔而来,连滚带爬的翻倒在了拓跋力微跟前,哭腔叫道:“启禀可汗,我们鹰城被苏贼攻破了,魏国的大军正向这里杀来!”

鹰城被破!?

拓跋力微大吃一惊,身形剧烈一晃,头目瞬间眩晕,险些没能坐稳。

这晴天霹雳般的战报,给了拓跋力微前所未有的震惊,一瞬间令他陷入了无尽的愕然当中。

司马懿也同样的震惊,喝道:“可汗在鹰城留了近六万兵马,苏贼就算是趁势进攻,又怎么可能这么快攻破?”

“苏贼是捉了拓跋李胡,让他带着假扮我军的魏兵来到城下,骗开了城门,才出其不意的攻破了我们城门。”

拓跋力微心头再遭沉重一击,如被重锤狠狠敲碎了胸膛,想死的心都有。

苏哲能威胁拓跋李胡骗开城门,就说他已经得知阴山山口攻陷的消息,可是苏哲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得知消息?

他自然不会想到,正是他给拓跋李胡的那条密令,让拓跋李胡无论付出何等代价,都要拖住苏哲,让苏哲从中试探出了虚实。

“拓跋李胡,你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你竟然敢背叛我,敢背叛我大鲜卑”

拓跋力恨怒万分,恨到咬牙切齿。

这时,鹰城失守的消息,很快遍传下去,鲜卑人即刻陷入了惊慌失措的境地。

“你们听说了没有,鹰城失守,魏军从后边杀过来啦!”

“怎么办,阴山口被夺,鹰城也被攻陷,咱们怎么办啊。”

“完啦,咱们就被堵在这里,被魏军杀光啦!”

惊慌失措的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正在攻营的鲜卑人,陷入了手足无措的境地。

“可汗,事到如今,我们已别无选择,即刻会合了鹰城逃出来的人马,向东从沙漠退往漠北吧。”

关键时刻,司马懿最先冷静下来,向拓跋力微献计。

拓跋力微身形一震,眉宇间燃起深深的不甘。

拳头紧握半晌,拓跋力微恨恨道:“沙漠难行,我们若从沙漠退往漠北,不知要损失多少人马!“

说罢,拓跋力微刀指前方,厉声道:“我们已无路可退,必须先夺回阴山口,从阴山撤往漠北!”

当下,拓跋力微下令,命将正在进攻的鲜卑军团,迅速的撤下来,稍作整顿,重新鼓舞起士气之后,再进攻不迟。

魏营营墙一线,鲜卑人如潮退去,苦战的魏军将士们,长松了一口气。

张辽看着退去的敌人,大喝声道:“敌军稍作休整,必会卷土重来,大军抓紧时间休息,准备应对下一轮的进攻。”

魏军将士们得到了喘息机会,才有时间坐下来啃一口肉干,喝几口水,稍稍恢复精神体力。

就在这时,一道疾风呼啸而来,一袭人影停在了张辽跟前。

是胡车儿。

“胡车儿,你怎么来了,莫非陛下已攻下了鹰城吗?”张辽欣喜的问道。

“没错,陛下已经拿下了鹰城,正向这里杀来,陛下叫你立刻发动反攻,趁着敌军人心不稳,一举打垮敌军!”胡车儿兴奋的传达了苏哲的旨意。

张辽大喜,一跃上马,大叫道:“弟兄们,陛下已攻下了鹰城,马上就要大军杀到,反击就在此时,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上马!”

号令传下,苦战的魏军将士们,无不精神大振,疲惫一扫而空,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

“打开营门!”张辽横刀大喝。

原本紧闭的营门,轰然大开,通往营外的道路,就此畅开。

张辽望着正在撤退的鲜卑人,狂笑道:“弟兄们,杀敌就在此时,随我冲出去,杀他个天翻地覆!”

张辽纵马提刀,如疾风一般,第一个冲出了大营。

“杀”

不足四千的魏军骑兵们,放声怒吼,如决堤的洪流,追随着张辽呼啸而出。

铁骑狂流,踏着敌军留下的尸体,浩浩荡荡杀奔而去。

呜呜呜

反击的号角也随之吹响,响彻了天地,瞬间令正在撤退的鲜卑人肝胆震裂。

此时的鲜卑人,正因为鹰城失守的消息而震惊,一个个心中不安,斗志正在急速消退。

张辽在这个时候发动反击,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等于是给了敌人精神最致命一击,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有鲜卑人都在想,原本处于劣势的魏军,为何要突然发动反击?

难道说,魏帝的主力大军已经杀到,所以他们才有胆量发动反击,南北夹击不成?

一想魏国主力大军杀到,鲜卑人残存的斗志就此崩溃,竟是不顾命令,开始望风而溃。

“不许跑,谁敢跑,杀无赦!”

拓跋力微又惊又怒,近乎歇厮底里的咆哮大叫,试图镇压士卒的溃散。

他是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这一道撤退的命令,本来打算重整旗鼓,想要重新鼓舞起士气,再次进攻魏营,却反成了崩溃的。

下一刻,魏军铁骑已追辗而至。

张辽冲锋在前,刀锋所过,数不清的鲜卑人头被斩上天空,无人能挡。

四千铁骑滚滚向前,将一切阻挡的敌骑辗碎,转眼间就将混乱的鲜卑军团冲成了两截。

“怎么回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拓跋力微看着崩溃的己军,脸色扭曲,陷入了深深的惊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