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第一千五百章 口贱的明天华

第一千五百章 口贱的明天华

小说: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作者:楚琴子| 类别:都市娱乐

郑悦然是郑家的血脉,但是自从她爸爸亡故后,她就成了朴家的人,因为她妈妈还在,因为朴家比郑家强势。

如果说在朴家,她能偶尔得到温暖的,就是这个大爷爷朴之章了。朴之章虽然是一个火爆脾气的人,但是他从来不对郑悦然发脾气,一直对她疼爱有加。

所以此刻听到朴之章要赶她出门的时候,郑悦然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听到没有,如果不嫁,我们之间一刀两断,永不再见!”朴之章大吼道。

一把年纪的朴之章真是气得浑身都在颤抖,而整个院子呢,落针可闻,这句话对于一个孙女来说,是不是太重了呢?

其实在郑悦然准备做出反抗的时候,她就有了一切的心理准备,可是当各种失望的、愤怒的、恶毒的眼神都朝她身上投射而去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就孤身站在一个茫茫的世界,以一个人的力量对抗着整个世界。

没错,此刻的郑悦然心中充满了委屈,充满了无助。

她的眼圈开始红了,双眸搁置着泪水,可是倔强的她硬是不让眼泪落下来。

周围一张张脸,是如此陌生又是如此熟悉,是如此清晰又是如此模糊,她忽然觉得好累,好累!

她,虽然是一个坚强的杀手,有着一颗坚定的心,但是能走到这一步,已经不容易了。

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掌声响起。

“唰!”

大家的目光投投往了掌声的主人,这是一个从容优雅的近五十岁的中年人,他的嘴角总是带着淡淡笑意,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一样。

这个时候鼓掌,是不是在打韩氏家族以及朴家的脸呢,这不是往自己身上拉仇恨吗?

真是不作死不会死!

“不好意思,我也是因为被悦然小姐的真性情感动,所以才有了刚才的掌声。”明天华歉意的笑了笑,而后真诚道。

对,刚才那个鼓掌者就是首市的市Z明天华,泡菜国高层人物之一,也是x党的代表人物。

总之,明天华在泡菜国算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

当然,话又说回来,韩氏家族不会将明天华放在眼里,因为他们连一号人物都不放在眼里。

郑悦然带着感激的目光望了望明天华,笑了笑。

虽然明天华还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的这句话就是对郑悦然的一种肯定,一种莫大的鼓励。

犹如一个行走在沙漠中的人一样,滴水也是水,也是生命之源。

明天华也冲郑悦然笑了笑,而后将头转向朴之章:“朴老爷子,其实今天的事儿是你们朴家和韩家的事儿,我们外人不应该插嘴的,只是我心中有一个疑惑不得不说出来。”

“想说就说,不用那么文绉绉的。”朴之章皱了皱眉头,气冲冲道。

“明市Z,你说话得想想自己的身份,有些话能说的才说。”这个时候,朴一号开口了。

既然明市Z这个搞行政的,也是首市最高长官开口了,朴一号自然得开口,因为从明面上,在这个院子,能压得住明天华的只有她这个一号人物。

“朴一号,我就是想说一句人之常情的话,你不会那么紧张吧。毕竟我是旁观者,有时候看的更加通透。”明天华风轻云淡一笑。

“好吧,你说。”朴一号道。

人家首市最高的长官想说一句话,谁都不能阻止吧。

“我就是想问问,一个人追求自己的幸福,难道也是一种错误吗?”明天华淡淡道。

明天华此言一出,整个院子又一次陷入了寂静,仿佛他们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一样。

幸福对于有些人就是纸醉金迷,对于有些人就是呼风唤雨,而对于有些人就是一杯酒几片牛肉,对于有些人则是与喜欢的人厮守在一起。

人,生下来,就是为了追求幸福而过着,只是每个人对幸福这个概念不同罢了。

但是无论怎么说,追求自己的幸福,当然不是一种错误。

“并且我觉得悦然小姐不但在追求自己的幸福,而且更是在为韩公子的幸福考虑。”明天华看见一句话能让全场安静下来,于是继续道,他的语气很真诚,根本没有批评谁的意思,更没有与郑悦然站在一起的意思,他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在阐述他自己的感受罢了。

韩氏家族虽然很牛逼,但是此刻说话者毕竟是首市最高的长官,并且在座的都是泡菜国的名流,表面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于是韩庆西也是一副想听听明天华如何解释的姿态。

“悦然小姐刚才已经很明确表态了,她的心里有人了,如果她还嫁给韩公子的话,对韩公子来说,是不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呢?”

“夫妻的另一种称呼其实就是爱人,何谓爱人,就是将自己身心交予对方的人,如果做不到,就不叫爱人。”

“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离异者,也有不少人在茶前饭后笑话过我吧。今天我就借这个机会阐明一下自己的观点,既然心都走不到一块了,离异就离异,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也有人说,‘我们能离异,你就不能离异,因为你是公众人物。’在此我想说一声,公众人物就不是人吗,就不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吗?与其虚情假意过日子,不如断了好,长痛不如短痛。”

明天华以自己作为例子,款款而谈,句句真情实意,字字铿锵有力,一时之间,整个大院子又一次陷入的寂静,仿佛在反思什么。

“明市Z,你虽然是咱们首市的市Z,但是你刚才也说了,这件事是朴家与韩家的事儿,你只不过是一个外人,我觉得你不应该说太多吧。”韩魁攥紧拳头,目光直直的。

“韩公子说的没错,我言尽于此。如果要问再补充一句的话,我再说一句,顺其自然才能幸福。”明天华的口也是挺贱的,都说言尽于此了,还要补充,谁让你补充了。

其实明天华补充话,反过来说就是,强扭的瓜不甜!

“幸福不幸福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外人何须多言。”韩魁额头上都是黑线。

“对,我觉得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幸福不幸福呢。”朴之章也激动道,“再说,郑丫头一直口口声声说心中有了男人,我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个托词而已。如果真的有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现在在哪里?如果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嫁入别的家门,而在家里当缩头乌龟的话,这种男人也不值得留恋吧。”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