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圣墟 >第1132章 人王对神王

第1132章 人王对神王

小说:圣墟| 作者:辰东| 类别:玄幻奇幻

一群人准备迎候异荒族少年人王莫风出关,史煌无比期待。

轰隆隆!

血瀑中,那闪电一道道,非常密集,全都劈向楚风的身体,他七窍都在喷薄雷光,整个人都快烤糊了。

这雷霆强的慑人,别说普通金身层次的进化者,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也很难活下来,一道雷霆足以将这个境界的生物打成飞灰!

楚风全身过电,体若筛糠,简直是欲仙欲死。

连他骨髓中都是电流,就是眼球内都是激荡的电光,刺啦刺啦作响,这滋味……别提了!

他诅咒着,这雷霆强的邪门,这是给人渡的吗?完全是死局,非要屠掉他不可,虽然看似到了尾声,但就是不终结。

这种天劫比他在小阴间还有异域时所遇到都要大与可怕,是灾难性的,誓要扼杀他。

“有完没完啊?!”他低吼着,口鼻除却吐出电弧外,还有浓重的黑烟冒起,这是身体受损严重的体现。

白骨茬儿都被劈出来了,最后又变成黑骨头,血肉更是干枯与脱落部分,惨不忍睹。

“喀嚓,隆隆……”

他的头顶上方血瀑垂落,闪电交织,灾难不断在倾泻,雷声轰鸣,仿佛在说:老夫以德服人!

楚风实在受不了,如果有余力的话,真想指着苍天,来一顿三字经,进行一场国骂,这是要虐死他吗?

蓝色血液都快干涸了,骨髓都要彻底烧熟了,楚风相当凄惨,看不到苦难的尽头,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莫风兄真是令人敬畏啊,这才十一二岁吧,居然在渡如此金身劫,我怎么感觉同史上那些名人相比也只强不弱啊?”

有人慨叹,非常心惊。

史煌点头道:“也不看莫风兄是谁,来自异荒族,有人王血脉,体内藏着其始祖的秘密,流淌着人王血液,是其始祖生命的延续,身为核心子弟能不强吗?”

……

楚风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疲惫不堪,有些难以忍受,而这种劫难只能被动承受,想躲都躲避不了。

“锵!”

他将天血星空母金短剑都抛出去了,想要导电,将雷霆转移到一边去,初步有了一定的效果,但是瞬息间,闪电又冲着他来了,冥冥中像是生物在俯视他,这雷霆宛若有知觉,追着他劈杀。

楚风不服气,不信邪,既然躲避不过,他便声音嘶哑的叫着:“来啊,来啊,小爷浑身舒畅,飘飘欲仙,要羽化飞升了,当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轰!

最后六道雷光垂落在他的身上,光芒刺目,让他的骨髓都在被电光蒸煮,而后这里一下子暗淡下去。

所有雷光突兀消失,天劫终止。

楚风真不想动了,如同死鱼般,艰难移动身体,将自己挂在远处千疮百孔的峭壁上,在那里休息。

东北虎第一时间窜了过去,很是担忧,叫道:“兄弟你没事吧?”

他将自己那灌孟婆汤向楚风嘴里灌,想帮他调理伤体。

“没事,好处挺多的,我自己来。”楚风强忍着伤痛,盘坐在那里,运转呼吸法,熬过天劫就是收获。

雷电中蕴含着毁灭,也有勃勃生机,在他干枯的体内有特殊的雷光闪耀,有种很浓郁的生之气息。

楚风在迅速恢复,噼啪作响,老皮蜕下一层,将自己的孟婆汤取出来,大口向嘴里灌,这可真是大补物,最有益的补充。

很快,楚风身体发光,体内蓝光绽放,轰的一声,那些骨髓如同恒星,刺目之极,犹若焚烧着,不断激荡,再生出来

接着,他干枯的血液开始出现,越来越多,在体内流淌,像是雨季到来,蓝色人王血复苏,胜过从前,更浓郁了。

这一刻,他体会到了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生机全面爆发。

不过知道过了多久,楚风伤体彻底改观,体内生机旺盛,这人王血比以前更厉害了,湛蓝如同天空。

而他平静下来后,进行某种改变时,血液又慢慢转化,恢复成鲜红色。

“按照莫风所说,人王血还可以二次蜕变,色彩会发生变化,更为强大,我体内的蓝血以后会不会变成其他颜色?”

楚风琢磨,他彻底恢复了,形体与精神前所未有的好,在金身领域中极致强大。

他的金身带着蓝蒙蒙的光辉,很惊人。

“还阳了,没事了,我得赶紧去闭关。”东北虎说道,他不想浪费这难得的机缘,珍惜时间。

老古也在旁边悬浮,刚才帮忙护法,现在将莫风丢给楚风,也开始去闭关。

不远处,有些人来了,都带着笑容,前来恭贺。

“恭喜莫兄,在金身领域便渡劫,与史上的那些名人争辉,实在是可计入史书中的成就。”有人笑道。

“莫风兄,狩猎成功,而后又渡金身劫,你的名注定会震古烁今……”史煌来了,夸张的称赞,满脸都是笑意,大声喊道。

然而,下一刻他脸上的所有笑容都僵在那里,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到了谁的背影?那个少年散修!

他像是挨了一记闷棍,整个人都傻掉了,嘴里的话全部咽了回去,噎的他自身脸红脖子粗,太难受了。

史煌一个踉跄,想吐血啊。

怎么会是那个野修?这场面,这结局,让他瞪大眼睛,难以接受。

其他人都目瞪口呆,跟着史煌一起来的人莫不傻眼,这地方安静了,没有了声音,现场太诡异。

他们看到了莫风,挂在那少年散修身前破烂的石壁上,如同一段焦炭,半死不活,居然匍匐在那少年散修的脚下。

这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