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两千六百一十五章 振聋发聩!

第两千六百一十五章 振聋发聩!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面对叶远气冲云霄的剑意,洛云轻沉默了。

他知道叶远是为他好,只是这个时候,他还要再战吗?

叶远回来,能力挽狂澜吗?

洛云轻想了想,觉得几乎没有可能。

也许千年之后,叶远能带领武定天宗强势崛起。

可眼下,不行!

“洛兄,战否!”

叶远第三次出言,声如雷霆,啸于九天之上!

而他的剑意,却是攀升到了极致。

所有人,为之动容。

“好强的剑意!我被这剑意,逼得有些睁不开眼了!”

“他的剑,比起当初杀陆展元的时候,强了不知多少倍!也难怪,他敢挑战洛云轻!”

……

这剑意,让武定天宗的弟子们震惊不已。

洛云轻眼中,更是多了一抹异色。

胸中的战意,几乎是不可遏制地往外涌动。

叶远的境界虽然比他低一大截,但是这股剑意,却像是能够勾魂一样,让他避无可避。

铛!

一声凄厉的悲鸣,从洛云轻的剑身上发出。

那是鸟之将死,其鸣也哀的悲鸣!

旁人或许没有感触,但洛云轻的心,随着这一声悲鸣,几乎要碎成一片片。

他苦笑一声,道:“罢了,便遂了你的意,陪你再战一场!来吧,老伙计!”

洛云轻伸手一招,长剑发出一声不甘的轻吟,直接飞入他的手中。

叶远掌心一托,万象圣树现形!

洛云轻瞳孔骤缩,惊呼道:“大道化形!”

嗖!

叶远没有理会洛云轻的惊骇,直接催动乾坤二剑,杀向洛云轻。

洛云轻冷哼一声,战意升腾而起,举剑来迎!

不过,洛云轻将境界,压制在下位大极天。

以他的傲气,自然不会占叶远的便宜。

但是一交手,他就感到了不对劲。

太强了!

叶远的乾坤二剑,就像是暴风骤雨一般,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这才知道,叶远在流刑之地,究竟提升了多少!

洛云轻是一法化形,他专精剑道,心无旁骛。

但,也正因为如此,洛云轻的剑威力更甚!

他的化形形态,不是别的东西,就是他手中这把剑!

这把剑,伴随他成长至今。

所以他的化形,直接融入剑中。

洛云轻,是以意养剑!

叶远的剑,追求的是大道通融。

而洛云轻的剑,追求的是剑道的极致。

二人,走的是截然不同的剑道。

洛云轻的剑,便是战一般的三法、四法,也绝不逊色!

但,他碰上了叶远!

再加上洛云轻此时胸无战意,早已不是当初的洛云轻了!

这一战,看得武定天宗之人目瞪口呆。

谁也没想到,武定第一剑,竟被彻底压制了!

叶远回宗的消息,此时也已经传遍宗门。

不少玉皇天长老,甚至包括封玄奕,也已经悄然赶到了真羽峰。

他们见到叶远的大道化形,一个个震惊无语。

这些人,都是境界极高之辈,眼力何等惊人?

叶远的大道化形,已经达到了第一形态的极致。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叶远的剑道根本无懈可击!

同境界之中,想要胜他几乎没有可能!

那些长老一个个代入洛云轻,与叶远一战。

但很快,他们都暗自摇头。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在同境界之中,根本不是叶远的对手!

甚至,哪怕他们将境界压制在中位大极天,也完全不是对手!

当初叶远斩杀陆展元,绝对没有这样强绝的实力。

这一点,许多人都亲眼所见。

但,叶远去了一趟流刑之地,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现在,更是连洛云轻都不是对手!

洛云轻是什么人?

他是剑道第一人!

这家伙,就是个剑痴,一心只向剑道,眼中从来无人!

当初洛云轻初入玉皇天,在没有动用大道化形的情况下,都能力敌石飞羽。

可见,他的实力之强!

然而,在叶远面前,洛云轻完全不行!

“这就是武定第一剑吗?什么时候,武定第一剑,变成了如此笑话?”叶远的话,句句诛心。

他知道,洛云轻的实力,绝不止于此。

流刑之地的确是个历练的好地方,但这红尘万丈之中,更加磨砺剑心。

叶远能感受到,洛云轻对剑的赤诚之心。

所以叶远猜测,同境界之下,洛云轻的实力,绝不会比韩易弱多少!

但,洛云轻现在的实力,恐怕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

洛云轻面色微变,道:“叶兄弟,你不要逼我!我的剑再强,也强不过丹盟!”

叶远怒道:“习剑之人,宁折不弯!你断自己的剑,便是向他人低头!你,对得起宗门,对得起自己的剑吗?我若是你,便一人一剑,杀上丹盟!哪怕是死,也不容敌人折辱!”

“放肆!”

人群中,石飞羽大怒道:“洛云轻认错,乃是为宗门大局着想!杀上丹盟,岂不是会引起丹盟更加强烈的报复?你这忤逆之徒,在这里妖言惑众,是何居心!”

叶远一脸傲然,朗声道:“昔日我飞升者没有归属,没有领地!我们是靠着一颗不屈之心,硬生生打下了这一片基业!四大天域联合围剿,卓不群更是带领我武定天宗奋勇杀敌,何曾向敌人低头认错?如今,基业打下来了,我们的血性,也没了吗?今日我武定天宗低头,便永远也抬不起头来!老匹夫,你在这里蛊惑人心,丧权辱宗,才是大逆不道!”

叶远声如洪钟,字字句句振聋发聩,让不少宗门高层都惭愧不已。

而洛云轻的眼神,也在一点点恢复清明。

“你!”

石飞羽气得浑身颤抖,直要发狂。

叶远却不给他机会,继续道:“老匹夫,你蛊惑宗主献我弟子,此例一开,我倒是要问问,宗主还有什么面目去见列祖列宗?他日,丹盟要我武定天宗的功法秘籍,我们是不是也要拱手奉上?又或者,要你的狗头呢?”

叶远霍然转身,看向洛云轻道:“今日,你洛云轻断剑!他日,丹盟就可以灭宗!孰轻孰重,你自行判断!若你一心断剑,还不如死于叶某剑下!丹盟之事,自有叶某一力承担!”

说罢,叶远挥剑而上,直取洛云轻!

这一剑,叶远没有丝毫留手!

“叮!”

叶远的身形被反震回去,洛云轻的目光,却是彻底恢复了清明!

“叶兄弟,多谢了!洛某,知道该怎么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