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两千二百六十九章 我要一场造化

第两千二百六十九章 我要一场造化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隐脉大长老季灵,求见叶远小友!”

李兆清正磕着头,门外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虽然门外之人并没有刻意散发威压,但是李兆清却能察觉到,外面的两道气息,强大到了极点。

这样的存在,近乎天道!

如此人物,怎么会对一个天尊如此恭敬,连直接进来都不敢?

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李兆清忽然发现,自己招惹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

这一刻,他万念俱灰。

他知道这一次,怕是活不了了。

“进来。”叶远端坐,淡淡道。

一个白袍老者推门而入,身上散发出令人惊心动魄的气势。

八纹天道境巅峰的存在,根本不需要刻意去展露什么,就有一股近乎于道的气势。

叶远深知神族的强大,季灵、如风这等巅峰存在,怕是一两个人族的天人一衰的强者,都不是对手。

不过,人族的强者太多了!

一个打不过,两个打不过,我五个十个总能打过了吧?

不错,天帝的数量相对于整个人类来说,的确极其稀少。

可是人族的基数放在那里,哪怕十亿人中出一个天帝,天帝的数量也不是神族能比的。

季灵进门,对着叶远深深作了一揖,道:“叶小友,这次的事情,是我神族冒犯了,我们愿意补偿!只请叶小友高抬贵手,把解药交给我们。”

李兆清眼睛都直了!

此时季灵站在他的面前,他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几乎让他抬不起头来!

他心中无比笃定,这个老者一定是天帝后期的恐怖存在。

可这等强者,居然对一个天尊行如此大礼,赔礼道歉!

这个场面,实在太颠覆他的世界观了。

天尊,什么时候可以牛逼到如此程度了?

叶远看了季灵一眼,淡淡道:“哦?不知大长老,用什么来补偿呢?”

季灵显然是有备而来,道:“我隐脉这些年来,也存了一些天帝灵宝,叶小友如果有看得上眼的,可以随意挑选。另外,功法、灵药、神元石,我们都可以做出补偿!”

李兆清抽了口冷气,这是多大的仇,居然要用天帝灵宝来抵债?

而且,是随意挑选!

天帝灵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钱了?

他哪里知道,隐脉在通天界潜伏了整整一个纪元,杀掉的人族强者不知凡几。

天帝灵宝这种东西,自然存下来不少。

“不够!”叶远面无表情,只是淡淡吐出了两个字。

季灵眉头一蹙,道:“叶小友,老夫自问已经很有诚意了!难道,你真的逼得两败俱伤吗?”

叶远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神族的命是命,我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

季灵道:“可是他没死!”

叶远道:“但是他师尊死了!”

心中,季灵是十分不屑的。

一个卑微的蝼蚁,岂能跟高贵的神族相提并论?

但是现在,他真的没有办法。

这毒,他解不了!

季灵道:“你到底要什么?”

叶远淡淡道:“我要一场造化!”

季灵皱眉道:“神族的造化,你要不了!”

叶远道:“那就不劳大长老操心了!还有,不要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你神族修炼的是天道,我人族修炼的也是天道!况且在我眼中,你神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至少在我面前,你们没有高高在上的资本!”

叶远的话,丝毫不留情面。

季灵和如风的脸色,都十分难看。

可是,他们偏偏找不到半句话来反驳!

一个人族的天尊,能够跨越一个大境界,击败神族的八纹天道境强者。

他们有什么资格,在叶远面前高高在上?

季灵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思忖片刻,他点头道:“好,老夫答应你!现在,你可以将解药交出来了吧?”

叶远二话不说,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堆堆粉末状的灵药。

然后,他指尖微动,一道复杂无比的阵法很快就成型。

季灵瞳孔一缩,这等匪夷所思的阵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阵法之下,一颗丹药很快便凝聚成型。

“将这颗丹药溶于水中,让中毒之人服下,就可以压制毒性,不会再传播。”叶远淡淡道。

季灵眉头一皱,道:“压制毒性?老夫要的是解药!”

叶远失笑道:“大长老当我是傻子吗?现在解了毒,我还能走出这里?哦,忘了告诉你,这丹药能持续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毒性会再次爆发。不用着急,我有的是时间,会在这里做客一段时间的。”

季灵和如风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这小子,还赖着不走了?

他们活了无数万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敢在神族这么嚣张的人!

可是,叶远偏偏有这个底气!

这两人也不敢怠慢,立刻拿着丹药去解毒。

此时,李兆清心中早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神族!

这是什么种族?

从未听过!

可是,他这么些年来,似乎是做了这个种族的走狗!

他忽然转向榕曦月,质问道:“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榕曦月面无表情道:“你不是知道了,我们是神族!至高无上的神族!将来,也会灭亡你们人族的神族!”

李兆清面如土色,似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阴谋!

“大……大人,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都是他们!这一切,都是他们指使的!”李兆清对着叶远连连磕头,哭诉道。

叶远面无表情,淡淡道:“是吗?他们固然是罪魁祸首,可是,你就没有罪过了吗?这数十万年来,死在你手上的人有多少?莫励飞全家,都死在了你的手中!差点,连我的兄弟都死在你的手中!难道你觉得,你没有罪?”

叶远一字一顿,直接宣布了李兆清的死刑。

他抽出一把长剑,递到宁天平手中,淡淡道:“你师父的仇,你来报!”

说罢,他掌心一推,一股雄浑无比的力量渡进了宁天平身体之中。

宁天平的精气神,顿时恢复了许多,已经勉强能站起来了。

他从叶远手中接过剑,向李兆清走去。

李兆清目光中闪过一抹狠厉,身形突然爆发,杀向了宁天平!

“就算我死,你也要给我陪葬!”李兆清嘴角闪过一抹得意。

他距离宁天平太近了,其他人根本来不及救。

“定!”

然而,叶远口中淡淡吐出一个字,李兆清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就那样冻结在了半空中,再也无法动弹。

他目光中露出极其惊骇之色,极力想要挣脱这种束缚。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以叶远的实力,对他施展时空冻结,他半天也无法动弹!

宁天平就这样一瘸一拐,来到他的面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