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两千一百一十二章 你不是骄傲吗

第两千一百一十二章 你不是骄傲吗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麒真看着叶远,一脸的不屑之色。

这一场斗丹,的确让他震惊莫名,甚至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可是,那又如何?

难道就因为这样,麒麟一族要白送上一件巅峰天尊灵宝?

巅峰天尊灵宝是什么概念?

那是和镇界碑、镇魂珠一个层次的宝物!

这等宝物,可以镇压一方,带来极大的气运。

叶远能逆天崛起,和这两件宝物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如此宝物,便是放在麒麟一族,也绝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如果不是麒麟帝骨太过诱人,太过不同寻常,麒尘是绝不可能提出这样的斗丹。

然而现在,他们却发现根本没有赢的希望,只能选择这种耍无赖的方式,来结束这一次赌约。

麒真还真没把叶远放在眼里,再是亚圣,也装不到他麒麟一族的头上。

“是吗?我留不下你,它呢?”

叶远目光中一阵冷冽之色,缓缓取出了帝骨。

帝骨一出,一股仿佛来自洪荒的力量骤然降临,大殿内所有的强者都感觉到肩上一沉,巨大的压力从天而降。

所有人都是勃然变色!

那一日,叶远拿出帝骨,并没有激发帝骨中的力量。

他们感受到的气息,都是帝骨自然流露出来的。

而今天,帝骨中的威压全面绽放,便是这些天尊,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当然,仅仅只是威压,并无法让叶远有力敌天尊的力量。

可是有一个人不同!

那个人,就是麒真。

这是来自远古时代的帝骨,是如今麒麟一族老祖的老祖,血脉何等高贵,威压何等强烈?

这种威压,来自于血脉深处,来自于灵魂深处。

“给我跪下!”

叶远的喝声如暮鼓晨钟,借助帝骨的威势,震得大殿都在颤抖不定。

麒真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跪。

然而,身体和灵魂却都仿佛不听使唤。

他的内心仿佛有一个魔鬼一般,告诉他跪下去,跪下去……

麒真在颤抖之中,缓慢地跪了下去。

从他的身体能看出,他整个人都在进行着强烈的挣扎。

然而,无济于事!

在如此强大的血脉威压下,他的身体竟然都不听使唤了!

当麒真的膝盖和地面接触的那一刻,无尽的屈辱涌上心头。

他冷冷地看着叶远,目眦欲裂咆哮道:“叶远,你敢羞辱于我?羞辱我麒麟一族,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便是公羊烈这个天帝强者,此时也是瞠目结舌。

麒麟一族这等洪荒异种,不但自身实力强大,种族的实力也强大到极点。

他虽然是天帝强者,见到麒真这样的麒麟一族翘楚,也要让他三分。

可是叶远,居然就用这样激烈的手段,让他跪下了?

“亚圣大人,这……怕是不妥吧?”公羊烈小心劝道。

叶远没有理他,而是目光淡然地看着麒真,冷笑道:“你不是血脉高贵吗?你不是骄傲无比吗?你不是仗势欺人吗?你不是不要脸吗?那我今天就告诉你,你的骄傲在我面前,一文不值!”

“玉净真火瓶我可以不要,赌约也可以作罢,我叶远并不是不讲道理之人!可是你们麒麟一族自恃血脉高贵,看不起天下人,以这种不要脸的方式来取消赌约。原来天尊强者说话,就跟放屁一般!”

“如果这样也就罢了,你还跑到我面前耀武扬威,要我将帝骨拱手奉上!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可是你们真把我叶远当成了软柿子,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威胁?嗯?”

叶远虎目一瞪,仿佛天神降临,给人一种神灵般的感觉。

周围一众天尊强者听了叶远的控诉,一个个也都心中暗叹。

的确,叶远虽然少年天才,堪比圣祖大祭司,可是并没有少年应有的轻狂。

赤霄那般在他面前嚣张,叶远最终也是一笑了之。

可是这麒麟一族,太过蹬鼻子上脸了。

那天的事情,在场的人都知道。

麒云见到叶远,就说帝骨是麒麟一族的,极为霸道。

后来蹦出个麒尤,又是如此。

再到后来,麒尘这个天尊后期的大高手出来,亦是如此。

最后发现叶远的身份,知道事不可为,就用赌约来巧取豪夺。

然而在见识到叶远的实力之后,麒麟一族又反悔了!

反悔也就罢了,你倒是来好好说啊。

低个头,认个错,兴许叶远就不计较了。

可偏偏这个麒真搞得老子天下第一一样,跑到叶远面前装逼,以这种不要脸的理由取消赌约不说,还要叶远将帝骨拱手奉上。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不要说叶远这个年少得志,地位堪比圣祖大祭司的天才了。

再好说话,也有个极限是不?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叶远的帝骨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竟能压得天尊境的麒真直接跪下。

“你不是骄傲么?你不是血脉高贵么?那我便将你所有的骄傲,都踩在脚底下!”

说罢,叶远一脚踩下,直接踏着麒真的脸,踩到了地板上。

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地板踩得碎裂开来。

叶远的力量,对麒真来说不值一提,只是脸颊有些生疼。

可是内心的屈辱,在这一刻却达到了巅峰。

他咬着牙,狠狠道:“叶远,你若是有胆子,就杀了我!只要你今天不杀我,我会将你挫骨扬灰,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悔恨!”

麒麟一族何等高傲,今天的事情,将会成为他一生的污点,他怎能不怒?

不过他威胁叶远,并不担心叶远真的会把他怎么样。

这样羞辱自己,已经是他能做的极限了。

他真敢杀了自己?

杀了自己的后果,可不是叶远能承受得起的!

只是,他低估了叶远的决绝。

他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便是无上天帝过来,也别想让叶远低头,更何况区区一个麒真?

只见叶远眼中杀机毕现,骨剑已然握在了手中。

“呵呵,你是觉得自己有麒麟一族做靠山,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一程,我倒是要看看,麒麟一族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