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赔不是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赔不是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王翦看着手中的小药瓶,震惊无语。

“昊灵神丹!这……这怎么可能?这可是八级难度的赤火九明丹啊!”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

叶远曾经炼制过昊灵神丹,只是到了紫玄擂台之后,他就极少炼制昊灵神丹了,甚至连虚灵都很少炼制。

大家都以为,这是因为丹药的难度更强,叶远的实力已经不足以炼制了。

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想错了。

大错特错!

叶远跟他们交手,根本连三成的实力都没有使出来。

人家,在玩呢!

八级难度的昊灵神丹,那是什么概念?

这种实力,足以横扫黑鳞等级的强者了。

黑鳞级别的强者,别说是昊灵神丹,就是紫灵神丹也要碰运气。

可是,叶远直接就是昊灵神丹。

这差距,太大了!

难道说,叶远已经具备了成为丹辰级别强者的实力?

一念及此,众人悚然而惊。

羽颍傻傻地看着这一幕,到现在都无法相信。

他败了,败得非常彻底。

前后不过几十个呼吸的功夫,他就在叶远潮水般的攻势下,彻底土崩瓦解。

而叶远,却炼制出了昊灵神丹!

这种实力,是他终身都无法企及的高峰。

叶远缓缓来到羽颍面前,淡淡道:“大师,请吧。”

羽颍浑身一震,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

他之所以打这个赌局,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不会输。

可结果却是,他自己败了。

此生不得踏入金焕大帝都,这对他来说后果太严重了。

他前途远大,有希望进入丹辰阁。

可是现在,一切都化为泡影。

见羽颍没有反应,叶远淡淡道:“输了还要赖账,这就是青风堂的作风吗?”

羽颍依旧沉默,只是他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显然内心极其挣扎。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赖账,他以后在这金焕大帝都,还有什么脸见人?

可是让他离开金焕大帝都,他又不甘心。

“年轻人,非要如此咄咄逼人吗?”正在尴尬的时候,一道身影缓缓走出,登上了擂台。

羽颍面色一变,连忙施礼道:“堂主!我……”

叶远打量着这个锦衣华服的胖子,那装扮就像是个土豪员外一般。

没想到,他竟是青风堂堂主。

这胖子,给叶远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咄咄逼人?嘿,今天这一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究竟是谁咄咄逼人,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数。”叶远冷笑道。

胖子满脸堆肉地笑道:“羽长老总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你麻烦,这件事,总有个起因吧?”

羽颍冷哼道:“此子自恃天资过人,根本不把人放在眼里。言语间,更是羞辱我青风堂!身为青风堂长老,我怎能忍?”

胖子道:“你也听到了,我青风堂再怎么说,也是万宝楼一大堂口,小兄弟你如此侮辱,怕是不妥吧?”

“羞辱青风堂?嘿,你们只凭一面之词,就要将叶某赶出大帝都,真是好大的威风啊!江源长老,你也在这里吧,何不现身一见?”叶远突然朗声道。

此言一出,江源身旁的江华面色骤变。

江源却是冷哼一声,身形飘然而出。

面对叶远,江源冷哼道:“叶远,我听闻你在紫玄擂台声名鹊起,派手下送上厚礼,想要结交一番,你却将他打成重伤,更是言语间辱及我青风堂,是何道理?”

青风堂三位大佬,此时和叶远针锋相对,也引起了一阵骚动。

虽然叶远天赋过人,实力极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似乎是真的是叶远的不是。

台下,免不了对叶远指指点点。

叶远却是不为所动,淡淡道:“江源长老,你说的下人,是江华吧?”

江源冷哼道:“自然!”

叶远笑道:“那么……他现在人呢?”

“嘿,你还敢当面对质吗?那我就让大家看看,你那张傲慢的嘴脸!江华!”江源冷哼一声,喊道。

可是,没有人答应。

江源眉头一皱,再次喊道:“江华!”

依旧没有人答应!

江源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妙。

他还想再喊,却被叶远打断道:“不用喊了,他肯定已经溜了。”

三大青风堂大佬同时色变,这下他们终于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江源有些慌了神,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了。

叶远淡笑道:“他当然不敢出来跟我当面对质,这件事只要你我碰面,他就无所遁形。江长老,你堂堂青风堂堂主,竟然被一个下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还弄出这么大的阵仗,真是可笑啊!”

那胖子堂主也是微微色变,知道今天可能真的被人耍了,皱眉道:“叶小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远也不隐瞒,将那日去江府的情形大致说了一遍,听得三人勃然变色。

“这件事想要求证也很简单,只要江长老去门房打听打听,想必一目了然。至于说我将他打伤,侮辱青风堂,更是子虚乌有。因为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叶远道。

江源的关节捏得啪啪作响,牙关紧咬,显然已经是气到了极点。

他没想到,自己堂堂长老,竟然成了一个下人手中的刀。

而这一刀,不但砍伤了他自己,更是砍伤了青风堂。

今天,连堂主都亲自出面了,青风堂可以说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他现在,恨不得把江华大卸八块。

羽颍同样是脸色铁青,他忽然开口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一口承认了?”

叶远看着他,淡淡道:“我当时说出来,你信吗?”

羽颍闻言不由一窒,才想起叶远的确问过他,可是他一口就给堵回去了。

就算叶远解释,他也根本不会相信,只会认为叶远是抵赖。

对此,叶远自是心知肚明,所以他也根本懒得解释。

在没有实力的时候解释,一切都是苍白的。

实力才是王道,他把羽颍打服了,再站出来解释,说服力自然就强了许多。

这时,胖子堂主忽然抱拳对叶远道:“叶小友,这件事都是我青风堂的错,我代羽长老和江长老,向你赔不是了!”nt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