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我接了!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我接了!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紫玄擂台之上,两道气息正在激烈地交锋之中。

其中一道气息浩瀚如汪洋大海,无边无际,另一道在它的面前,却显得极其弱小。

但是,那道弱小的气息,却稳如磐石,无论潮水怎样澎湃,也无法撼动其一丝一毫。

强大者,额头汗水渗出;而弱小者,却凝神静气,不动如松。

“凝!”

叶远一声冷喝,丹成!

李丹青叹息一声,对着叶远躬身施礼道:“多谢叶兄弟指点,李某甘拜下风。”

这李丹青,乃是紫玄擂台中排名第三的强者,六星丹神。

可是他在叶远面前,依旧是败下阵来。

叶远拱手笑道:“指点不敢当,切磋一下而已。李兄实力强大,已经无限接近道境了。只差一步,就可鱼跃龙门!”

说到这个,李丹青目光中闪过一抹喜色,笑道:“刚才得叶兄弟指点,李某若有所悟,希望这次能一举突破道境!”

叶远笑道:“那就提前恭喜李兄了!”

胜了这一场,叶远已经在紫玄擂台连胜八十场,只需要再胜二十场,便可进阶黑鳞。

叶远的连胜势头,根本无可阻挡。

这些个六星丹神,实力虽然比五星丹神强多了,魂力也强大许多倍,可是在叶远面前依旧不堪一击。

这种斗丹,是禁止直接用魂力攻击对方的,只能以自己炼丹形成的势来影响对方。

否则以六星丹神的魂力,想要灭杀五星丹神简直太容易了。

当然,以叶远的手段,即便对方真的以魂力来冲击自己,他也丝毫不惧。

有镇魂珠在,这种行为只能是找死。

叶远守擂成功,正要打算离开,忽然一道人影窜上擂台。

这是一个身着黑袍的中年男子,看向叶远一脸的轻蔑之色。

“你就是叶远?”黑袍中年男子道。

叶远不认识对方,不过显然来者不善,叶远自然懒得理会他,直接就要下擂台。

黑袍中年男子眉头一蹙,身形一动,拦在了叶远面前,冷哼道:“我在跟你说话,你聋了吗?”

裁判眉头微蹙,道:“羽颍,你来紫玄擂台做什么,难道要闹事不成?你不要忘了丹辰阁的规矩。”

“羽颍!原来他就是羽颍!”

“好家伙,这可是黑鳞排名前五的超级强者,据说他在万年前就达到了道境!”

“看样子,来者不善啊!这下,有好戏看了。”

……

那裁判一开口,台下立刻炸了锅。

显然,羽颍的名字极为响亮,这些人都听说过。

只是,黑鳞炼药师和紫玄不同,他们每一个都是名动一方的大人物了,甚少露面,所以见到的人也很少。

现在那裁判道出羽颍的姓名,他们自然是震惊不已。

只是他们很好奇,羽颍怎么会找叶远的麻烦。

羽颍淡淡道:“王翦,不关你的事!丹辰阁的规矩我自然明白,不用你来提醒。”

裁判王翦,同样也是一名黑鳞炼药师,身份地位极高。

只是在黑鳞级别的地位,王翦显然比羽颍差远了。

羽颍目光灼灼地盯着叶远,道:“小子,听说你看不起我青风堂,说我青风堂长老连见你都不够资格?”

羽颍,也是青风堂长老!

听到青风堂的名字,叶远眉头微蹙。

他并没有说过这种话,除了江府,更是没有接触过青风堂的人。

叶远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江华身上,只是江华不过是个小小的江府管家,怎么可能请动黑鳞炼药师来对付自己?

恐怕,问题出在江源身上!

很快,叶远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想清楚了。

只是他有些想不通,江源为什么会受一个小小管家的摆布。

见叶远不说话,羽颍极为恼火,沉声道:“你以为不说话,今天就可以糊弄过去吗?”

叶远看着他,淡淡道:“我说我没有说过,你信吗?”

羽颍冷笑道:“敢做不敢当的懦夫!就凭你这点实力,也敢挑衅我青风堂?”

叶远看着羽颍,淡淡道:“好吧,就当我挑衅你们青风堂了,那又如何?”

叶远知道,这中间恐怕是有什么误会,但是这羽颍的态度,让他很不爽。

对方一口咬定了自己挑衅青风堂,显然不给自己辩解的机会,那……挑衅便挑衅吧!

区区一个黑鳞炼药师,他还没放在眼里。

羽颍大笑道:“好个狂妄的小子!以为自己在紫玄擂台赢了几场,就很了不起了?我告诉你,只有到了黑鳞擂台,你才知道你有多么弱小!”

叶远闻言失笑道:“黑鳞擂台么?在我眼中也不过如此!”

狂!

太狂!

就连台下的观众,都震惊了。

如此霸道的话,叶远还真敢说啊!

其实,自从黄金擂台之后,叶远就很少全力以赴炼丹了。

这些炼药师都想从他这里取经,叶远也没有藏拙,经常会引导这些炼药师炼丹。

如此一来,他炼制的品阶自然不会太高,只是基本保持在神品以上。

也正因此,很多人都以为叶远炼制高难度的丹药,不会像之前那般惊艳了。

当然,他的实力依旧是最强的。

炼制六七级难度的丹药,这些紫玄炼药师是不可能炼制出神品的。

所以此时,大家觉得叶远这个牛逼,吹得有些太大了。

就连王翦的眉头,也忍不住紧皱了起来。

毕竟,他也是一名黑鳞炼药师。

“哈哈……,黑鳞擂台不过如此?小子,你还真是大言不惭啊!既然你看不起黑鳞擂台,那我们打个赌如何?”羽颍大笑道。

叶远看着他,淡淡道:“有什么招使出来,我接着便是。”

“好!你我现在斗丹一场,如果你输了,给我滚出金焕大帝都,此生不得再进入丹辰阁!”羽颍冷笑道。

“若你输了呢?”叶远似笑非笑道。

“我?我不可能输!我若输了,也滚出金焕大帝都,此生不会再进入丹辰阁!”羽颍毫不犹豫道。

王翦一听,不由大惊失色。

这两人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将来极有可能进入丹辰阁,成为丹辰阁老的存在。

损失任何一个,对丹辰阁都是极大的损失。

“不行!大家都是丹辰炼药师,不能伤了和气!”王翦道。

叶远却是淡笑道:“好,我接了!”

www.p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