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诛心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诛心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看着祝问吃惊无比的表情,叶远一脸玩味道:“看来,你很失望啊。”

祝问嘴角一抽,终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略显尴尬,干笑了两声,道:“我都说了,那……那只是意外。”

叶远看着他,笑道:“你真的很弱啊,就算是故意的又怎么样?你的眼神飘忽不定,连我都眼睛都不敢直视。你这样的人,连当坏人的资格都没有。难怪,你在神殿郁郁不得志。”

祝问身上,一股幽冷的气息蔓延而出。

他愤怒地看向叶远,有些恼羞成怒。

“小子,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祝问咬牙切齿道。

叶远淡淡道:“挑战了你的底线?那你来杀我啊!想杀我,正大光明的来嘛。以你的实力,我不是对手的。看吧,你又不敢了。你在神殿没有地位,你杀了来参加篁灵会武的弟子,神殿会问责于你。说到底,还是你太弱了啊!”

“够了!你给我闭嘴!”祝问怒吼道。

叶远的话,字字诛心,几乎快要击碎他的心理了。

许言看着状若疯狂的祝问,心中吃惊无比。

叶远寥寥几句话,就让一个天神四重天的强者,近乎道心崩溃。

真是shārén不见血啊!

以许言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祝问的道心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这对他今后的修炼,势必造成极大的困扰。

原本在神殿中已经举步维艰的祝问,这次恐怕再难站起来了。

叶远笑着摇头道:“进入神殿,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反而会进入一个更加残酷的环境之中。即便我不说,你的弱小也无法改变。你这样的人,连成为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许长老,我们走吧。”

说罢,叶远当先向着岛上的楼宇走了过去。

这里四面八方都是强大的禁制,即便是真神强者,也无法御空飞行。

叶远能够从灵幽海上踏浪而来,并不是叶远能够无视这些强大的禁制,而是祝问给他丢下去的地方,禁制太弱了。

那些强大禁制的地方,祝问也不敢胡乱作为。

否则,就不是把叶远丢下去,而是他要给叶远陪葬了。

而一路上,叶远早把灵幽海的禁制规律摸的差不多了。

再加上有祝问自己在前面指引,叶远能走出来也没有那么稀奇。

一行人走上岛屿,一群错落有致的宫殿,呈现在众人眼前。

“篁灵圣境!”

前方是一个巨大的牌坊,上书四个大字,篁灵圣境。

“据说,这里只是篁灵圣境的冰山一角,是篁灵圣境中唯一对外开放的地方,也就是篁灵会武的所在。”许言解释道。

叶远恍然,正要进入篁灵圣境,就听到岛上传来一声巨响。

轰!

后山,一座楼宇直接被炸的飞了起来,整个屋顶都被掀飞了,好不壮观。

许言面色一变,道:“发生什么事了,难不成有人敢在篁灵圣境闹事?”

叶远道:“没事,应该是炸炉了。不过能弄出这么大的威力,炼药师的水平应该不弱。”

姜雪艳忽然十分好奇,问道:“比起你来,怎么样?”

自从叶远踏入了天神境,姜雪艳就再也没有跟他为难的念头了。

她知道,叶远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

这次的篁灵会武,叶远的希望甚至比百里青烟还要大。

至于到底有多大,现在没人知道。

总之,他肯定很强!

一旁的易庆祥,和姜雪艳的想法是一样的。

他可不想变成第二个千叶,跟叶远作对,那等于找死。

叶远看了姜雪艳一眼,笑道:“我从来没炸过炉。当然,如果非要弄的话,至少比这个威力大百倍。”

包括许言在内,几人都是瞳孔一缩。

他们没有见过叶远的炼丹实力,但是从他给百里青烟的丹药就能看出,他的实力肯定非常强。

但是,比刚才的爆炸威力强百倍,他们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要知道,炼丹房里都是有防护大阵的,能把那座楼宇的屋顶直接掀飞,已经是非常恐怖了。

比这个还强百倍,那是什么概念?

“嘁!不知所谓的蠢货,你以为你是谁?比刚才那个威力强百倍,你知道什么概念吗?”

一直沉默的祝问听了这话,终于是忍不住嘲笑起来。

叶远却像是根本没听见一般,抬脚就走。

这一路上,祝问好不容易让心境稍微平静下来,叶远的态度让他心中的邪火“噌”地一下起来了。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是聋子?”祝问冷声道。

叶远淡淡道:“你在跟我说话?我只听到有只狗在乱吠。”

祝问面色一变,正要说话,却听叶远又是淡淡道:“我说了,不敢动手杀我,那就把嘴巴好好闭起来,省得找不自在了!”

祝问目欲喷火,咬牙切齿道:“小子,咱们走着瞧!有你后悔的一天!”

叶远撇撇嘴,一脸的不屑之色,继续往前走。

在祝问的带领下,影月宗一行来到了篁灵圣境边缘的一群茅草屋。

“这就是你们的住处了!”祝问淡淡道。

许言面色一沉,道:“祝问,你真是太不像话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柴房吧?”

祝问撇撇嘴,道:“你们这种打酱油的宗门,还想有什么好的待遇不成?我估摸着,你们也待不了几天,很快就会打道回府的。”

影月宗几人都是义愤填膺,这家伙,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叶远倒是并不在意,淡淡道:“柴房便柴房吧,修行之人,天地即是居所,岂会在意这些。”

许言瞳孔一缩,诧异地看向叶远。

这小子能有如此天赋,却宠辱不惊。

能说出这番话,说明他已经堪破了世俗,心境不知达到何等境界了。

即便是许言,也是自愧不如。

叶远的话,让祝问脸色一黑。

他本来就是借题发挥,谁料叶远并不上当,还说出了这番话来。

嗖!

忽然间,一团粉色的东西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钻入了叶远怀里。

即便是叶远,也是一脸愕然。

“宝猪!你跑哪去了,宝猪?”很快,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