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玄级令牌!(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玄级令牌!(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紫极神王去挑战凌天神王,大败而归?凌天神王和大衍神王斗法,毫发无损?你……你这是在扯淡吧?”

“嘿,当日有上百位虚玄高手在场,怎么可能是扯淡?听说凌天神王差点一剑杀死紫极神王,如果不是大衍神王及时赶到,十大神王恐怕又要换人了!”

“嘶……可是,一个道玄八重的武者,实力怎么可能这么强?”

“虽然难以置信,但事实如此!能被封为‘凌天’,叶远的实力肯定不能以常理度之!难道你忘了,当年十大神王声名鹊起,可是伴随着无数尸骨啊!这一次,显然温和了许多。如果那上百位虚玄强者真的脑子抽了,恐怕这神域,就要少上百虚玄强者了!”

……

十大神王新鲜出炉,本就举世关注。

龙族一战那么多人在场,这消息自然是阻挡不住,很快就传开了。

伴随着震惊,人们意识到一个问题,凌天神王的实力,真的无比可怕!

虽然一剑斩杀紫极神王的传言,很多人都不相信,但是叶远有没有资格名列十大神王,已经没有人去怀疑了。

至于排名是否准确,那就真的是仁者见仁了。

除非十大神王之间举行排名战,否则没人知道这个排名的准确性。

而正当龙族之战引发热议的时候,叶远已经秘密出发,前往神域南部的南诏域了。

啸月宗,正是南诏域的一个六品圣地。

叶远走进了枫月皇城的一间药铺,掌柜的笑脸相迎。

“客官,请问需要什么灵药?我们这店虽小,但是灵药却是品种齐全。”

“我要一张白纸,二钱飘零花,三两乌冬梅,四斤柳月珍,不知,你们店里可有?”叶远淡笑道。

这是灵柘神王告诉他的暗号,而这间小药铺,正是接头的地方。

那掌柜听了叶远的暗号,不由面色一变,旋即,却是露出了一副疑惑和鄙夷的表情。

“小店不但有这些,还有五斤孜桐仁,六两白心莲,七钱素还真,独缺八根灭魂针!客官,里面请!小童,今天歇业半日,封店。”

虽然面露不屑,但他还是报出了暗号,并且把叶远请到了内堂。

掌柜的之所以露出不屑之色,是看到叶远只有天启境的修为。

所以他很纳闷,上面派这个小子来,到底是做什么的?

很显然,滕筠并没有告诉掌柜,这次派来的是什么人。

所以他一见到叶远,就不可避免的轻视了。

来到内堂,掌柜的抱拳道:“老朽辜永棠,不知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

“叶远。”叶远淡淡道。

掌柜的一愣,这名字,怎么跟新晋的凌天神王名字一模一样?

不过,他可不认为,此叶远就是彼叶远。

十大神王,怎么可能是一个天启境的小菜鸟?

“叶小兄弟,不是辜某看不起你,只是你这修为……来啸月宗能做什么?”辜永棠皱眉道。

叶远不以为意地笑笑,却是掏出了一枚令牌。

辜永棠见到令牌,不由面色大变。

“玄级令牌!属下辜永棠,拜见玄主大人!”辜永棠连忙躬身一拜。

这令牌是滕筠给他的,却也没告诉他有什么用途,只说到地方展示出来即可。

现在看来,这令牌还是挺好用的,能让一个虚玄巅峰的强者俯首称臣。

说起来,叶远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组织的名字叫什么。

滕筠神神秘秘的样子,让叶远有些摸不着头脑。

“起来吧,一个虚玄巅峰的强者隐在这枫月皇城之中,居然能撑到现在没死,只能说是你太过侥幸了。”叶远淡淡道。

辜永棠一愣,有些不明所以道:“不知玄主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远笑道:“你虽然压制了境界,但是实力高强之人,一眼就看出你的底细了。也就是你这小店不显眼,才会被人忽略。只是你行动起来,未免太过麻烦了一些。”

辜永棠闻言不由一窒,他知道叶远说的不假。

因为他的境界太高,很多事情只能暗访,却不能明察。

行动起来,的确有些不太方便。

魔族真正的强者,只要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虚实。

压制境界这种事情,只能骗骗小菜鸟。

“这是封元丹,将他服下,只要你不刻意调动超越境界的元力,就不会露陷。就是魔族的虚玄巅峰强者来了,也看不出你的虚实!”叶远随手扔出了一颗丹药,说道。

辜永棠不由自主地接过了丹药,目光却是震惊不已地看向了叶远。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位只是一个小小的天启境了!

结合玄级令牌一猜,辜永棠得出了一个令他吃惊不已的答案。

“玄主大人莫非是……新晋的凌天神王?”辜永棠试探着问道。

能够炼制封元丹这等九阶上丹药,名叫叶远,还拥有玄级令牌的人,除了凌天神王,还能有谁?

叶远也没有否认,点头道:“正是。”

辜永棠连忙道:“属下失礼了,还请凌天神王不要见怪!”

叶远摆摆手,道:“无妨,说说你查探到的消息吧。”

辜永棠点点头,开始将这个据点查探到的消息都说了一遍。

这枫月王国隶属于啸月宗,整个皇室早已经被魔族操控。

至于啸月宗,辜永棠只是偶然间截获了一个情报人员,发现对方是魔族,才对啸月宗起了怀疑。

真正确定的证据,辜永棠根本就没有掌握!

叶远听了,也是摇头不已。

“你这闹了半天,等于什么都没干啊!”叶远无奈苦笑道。

辜永棠老脸一红,却是辩解道:“属下怕打草惊蛇,所以……很多场合不便出面。”

叶远点点头道:“真不知道滕筠是怎么想的,查探情报这种事情,居然派一个虚玄巅峰来。而且,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来了。”

辜永棠闭嘴不言,这种话,可不是他能插口的。

叶远又问道:“那你倒是说说,最近一段时间,啸月宗可有什么反常的举动?”

辜永棠想了想,道:“还真有!原本,啸月宗每两年招收一批天启境以下的弟子。可是最近这一两年,他们已经将这个周期,缩短到三个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