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推演丹方(五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推演丹方(五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鲨一,这件事情,你办得非常不错!让你去九凤岛,还真是个英明的决定!这个叶大师,本王满意极了!”

见识到叶远的实力,潼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了。

他可是听说了,这两天大祭司一直围着叶大师转悠,跟个小跟班似的,就差喊师父这两个字了。

鲨一闻言憨厚一笑,道:“王上过奖了!这……紫虚气灵丹还没炼制出来,鲨一不敢居功。”

对于鲨一,潼是一百个满意。

见到鲨一居然如此谦逊,他更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了。

“嗯,如果这次鲟儿能够复原,奖励你进入祖地,参悟神铭文!”潼大悦道。

鲨一一听,一颗心不由狂跳。

像鲛人一族这种强大的族群,他们祖上也是有神道强者的,传承保存十分完整。

但是这种传承,并不能无节制的消耗。

每次进入祖地的名额,都是极其有限的。

以鲨一目前的实力,根本不足以进入祖地。

可是因为这一次他找来了叶远,得到了潼的首肯,居然得到了进入祖地的奖励。

这让他怎能不欣喜若狂?

“多……多谢王上!”鲨一激动道。

族人一个个艳羡不已地看向鲨一,心道这家伙真是走了****运。

潼摆了摆手,道:“丹方给叶大师送去了吗?”

鲨一道:“已经送去了,他说从明天开始,他要推演丹方,闭关十天的时间。在这十天的时间里,任何人都允许打扰他!”

潼点头道:“好!你明天带他去碧幽阁闭关,然后亲自镇守在那里。十天之内,任谁也不允许打扰他!”

“是,王上!”鲨一领命而去。

……

对于叶远来说,炼制一种从未炼制过的丹药,同样是一种挑战。

紫虚气灵丹并不是普通的玄阶丹药,炼制难度相当之大。

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犁也算是勉强触摸到巅峰丹帝的门槛了,但是以他的实力,连半成把握也没有。

若非如此,潼也不至于如此绝望了。

内丹被破,就相当于人类武者的丹田被破,基本上相当于废人一个了。

可是这紫虚气灵丹,不但能够修补内丹,还能恢复妖族五成的实力!

另外五成,只要花费百年光阴,依旧能修炼回来。

当然,这只是上品紫虚气灵丹的药效。

至于极品甚至超品,鲛人一族根本就不敢奢望。

毕竟这种冷僻到极点,而且炼制难度极大的丹药,举世也没有几人能炼制出来。

上品,已经是最理想的状态了。

“创出紫虚气灵丹的炼药师,当真是奇才!这丹药所需的灵药,并非有多么逆天,却能发挥如此逆天的功效!这丹方,让我受益匪浅啊!能将玄阶丹药运用到如此出神入化的程度,非神道强者莫属!看来,丹道无涯啊!”

研究了一遍丹方,叶远也是对紫虚气灵丹赞叹不已。

这丹方构思之精巧,就连叶远也望尘莫及。

这世上连他都望尘莫及的丹方,绝对是出自神道强者之手。

“嘿,若非参悟了《药神魂典》,想要炼制这丹药,恐怕还真是不太容易。只能说,那鲨鲟命好了。”叶远自顾自笑了起来。

感慨了一会,叶远开始正式推演丹方!

玄阶丹药,所需的灵药可不是大白菜。

哪怕叶远搜刮了整个万古药园,手上也仅仅只有一份药材。

按照丹方上药材的分量来看,勉强能够炼制两次。

不过,即便是两次炼制,对炼药师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叶远的魂力渐渐弥散开来,他的识海在高速地运转着,演算着丹药炼制的每一个细节。

此时,叶远被一团金色的光芒包裹了起来,这是玄奥莫测的神道法则之力!

对于初次炼制的丹方来说,推演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

炼制的成功率,和推演的成功与否,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然而,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

玄阶丹药在炼制的过程中,可谓是瞬息万变。

想要将丹方推演完全,需要经过的计算,那是天文量级的。

寻常的炼药师,光是这海量的计算,就足够让他们崩溃了。

甚至有些顶级的炼药师,因为强行推演丹方,而变成白痴!

这样的例子,并不是没有!

这紫虚气灵丹,可以说是最顶尖的玄阶丹药之一,其中需要的计算量,简直无法衡量。

随着推演的愈来愈深入,叶远的眉头,也渐渐紧皱了起来。

神道强者创造的丹方,果然不是那么好推演的。

如果不是叶远领悟了《药神魂典》,想要推演这丹方,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远已经完全沉入了丹方之中,心无旁骛。

而门外,鲨一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叶远的炼制是否成功,关系到他能够有机会感悟神铭文。

这个机会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我说,你能不能别转悠了!你在这晃,晃得我眼睛都花了!”犁没好气道。

鲨一一脸尴尬,陪着笑道:“大祭司,我……我这不是紧张吗?这都第十天了,叶大师……他还没出来!”

犁瞪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推演丹方跟修炼功法一样?我告诉你,如果换做是我全力推演这紫虚气灵丹,必然吐血而亡!”

鲨一闻言一惊,他还真不知道,推演一个丹方,竟然有如此严重的后果。

“不……不是吧?推演一个丹方而已,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大祭司,你不是也推演过这丹方吗?”鲨一吃惊道。

犁“嘿嘿”干笑了两声,道:“推演,和推演,也是不一样的!我那种推演,只是粗犷的推演,连真正推演的万分之一都做不到!可是想要用一份药材就炼制成功,就算不进行百分之百的推演,也要推演百分之九十!那种程度的演算,足以让一名高级丹帝吐血而亡!我只推演了万分之一,已经快要吐血了!”

这种说法,鲨一还是第一次听说,一下子脸色苍白如纸。

他还真不知道,推演丹方居然如此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