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丑态百出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丑态百出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君天羽看着那些雕像,满脸都是震惊。

如果不是叶远这么说,他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去想。

可是现在,他越看越觉得叶远说的是真的!

这些雕像实在是太逼真了,逼真到就和真人一模一样!

这些仕女的神态惟妙惟肖,君天羽很难想象什么样的匠师,能够雕琢出如此逼真的雕像。

那只有一种可能——这些都是活人!

“可是这些雕像身上都是冷冰冰的,跟石头很像啊。”君天羽还是有些不信道。

叶远叹了口气道:“我研究过上古炼药术,在上古时代,有一种药剂叫做石化粉,人喝了之后全身僵硬如同石头,而他的表情也会一直停留在石化的那一刻。我想这些仕女,怕就是被人下了石化粉,才会变得如此吧?”

“这……那他们又是怎么回事?”君天羽指着其他人道。

“这些女子死前肯定就是在演奏一场乐曲,她们石化之后,生魂却是被人禁锢在身体之中,永远无法超脱。她们是带着怨气而死,所以有生人靠近她们的时候,她们会竭尽生前所能,魅惑生人。当他们彻底沉沦进去的时候,他们的神魂就会离体,永远都无法回到身体里面。”叶远道。

君天羽悚然而惊,这些女子的魅惑之术极为厉害,他们这些天启境的武者根本就抵挡不了。

如果不是叶远的提醒,他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而按照叶远的说法,其他人岂不是都非常危险?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救……还是不救?”君天羽迟疑道。

叶远道:“这个上古洞府很邪性,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他们,而是这里的危险!放任他们死亡,于我们而言未必是好事。”

能炼制如此诡异雕像的存在,恐怕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这个洞府里面危机重重,叶远和君天羽两人的话,是很难继续下去的。

真碰到了什么事情,人多一点反而多了活下去的希望。

“那……要怎么救?”

要说杀敌对战,君天羽十分拿手。可是碰到这种事情,他只能是一脸懵逼了。

叶远缓缓闭上双眼,空中念念有词,一股磅礴的魂力弥散开来。

君天羽双目一凝,诧异地看向叶远。

他没想到,叶远的魂力居然强悍至斯!

“破!”

叶远猛然一声轻喝,声音不大,却是穿透力极强!

广场上的梵音还在袅袅回荡,竟被叶远这一声轻喝直接震散了!

同一时间,叶远的声音也是传入了所有人的识海之中。

这一声轻喝,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振聋发聩,直接将他们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呸呸呸,我这是在干嘛?恶心死了!”

“我勒个去,我刚才都干了些什么?”

“哎呀,我不活了!丢死人了!”

一群武者一个个面红耳赤,发现自己在做着各种羞人的动作。

有的雕像脸上被武者亲的到处都是口水,看上去恶心死了。

叶远摇摇头叹道:“这些家伙,口味还真是够重的。再让他们发展下去,后面不知道还要干出什么事情来呢。”

君天羽哈哈笑道:“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哈哈哈……”

虽然很想忍住,但是君天羽最后还是没忍住,放声大笑出来。

其他人听到他的笑声,一个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如果这些雕像真是美女也就算了,可是他们一个个竟然对着雕像做这种事,实在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应天涯红着一张老脸来到叶远面前,问道:“那个……叶大师,是你救了我们?”

“不错,如果不是叶远,你们死了也就死了,就连神魂怕是都永世不得超生!之前某些人还想要杀叶远,真是讽刺!”君天羽忽然笑声一收,冷哼道。

裴文强刚才搂着两个雕像,手已经伸进了雕像的衣衫里面,做着各种不雅的动作,模样说不出的猥琐。

而君天羽这话,明显就是说给他听的。

“嘿,说的好听!这洞府诡异的紧,他是怕我们死了,他自己一个人出不去吧?少跟本座来这套,本座才不会感激他!”

裴文强倒是不傻,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叶远的用意。

“不管怎么样,叶远救了你是事实。”君天羽皱眉道。

看到裴文强这副样子,君天羽都有些后悔把他救回来了。

叶远却是淡淡道:“君兄,毋庸多说。”

叶远也没指望裴文强会感激什么,跟他争辩这个毫无意义。

“大家都退开!”叶远忽然道。

其他武者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听话的退开了。

就连和叶远最不对付的裴文强跟贺书茗,都识趣地退到了一边。

虽然嘴上对叶远毫无感激,但是在裴文强心底深处,对叶远的救人之举还是存了些许感激的。

哪怕只有那么一丝丝,但终归还是有的。

不管叶远是出于什么目的,叶远毕竟是救了他的命。

所以这一次,他破天荒的没有和叶远唱反调。

而且他也很好奇,叶远究竟想要做什么。

只见叶远来到一个仕女面前,忽然伸出手指点在了那女子的眉心之上。

一股淡淡的魂力顺着他的手指侵入到了雕像里面,紧接着,让众人诧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座雕像,竟然发出了淡淡的光晕。

在众人目瞪口呆中,那座雕像忽然间碎成了粉末!

而叶远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虚影,和之前那个雕像一模一样。

很显然,这是那个雕像的神魂了。

那神魂见到叶远,竟是朝他盈盈一拜。

只是那道神魂虚影极为虚幻,几乎已经快要消散了。这神魂被禁锢了无数年,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根本就无法开口说话了。

叶远只是点点头,又走到另外一座雕像面前如法炮制,那座雕像很快也是灰飞烟灭,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虚影。

那虚影同样是感激无比地朝他盈盈一拜,看上去楚楚可怜。

叶远微微叹息了一声,又朝下一座雕像走去。

就这样,叶远一座雕像一座雕像地走过去,把一个个雕像变成了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