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六百五十一章 拔毒

第六百五十一章 拔毒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我凭什么相信你?”熊战面露痛苦之色道。

叶远看了看熊战,笑道:“你现在多耽搁一秒,你的族人就会多一分危险。我是无所谓,可是你……耗得起吗?”

熊战面色一变,脸上露出了挣扎地神色,终于是一咬牙道:“好,我配合你便是!”

叶远点点头,开始给熊战搭脉。

“我的元力要在你的经脉之中游走,你不要抵抗!”叶远道。

熊战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一方面是以为火毒的折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这样做,就等于把命交给了叶远。

对于一个六阶强者来说,他们更相信自己的实力。也只有在这样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才会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

然而当叶远的元力进入熊战经脉的时候,熊战的脸色就变了。

叶远的元力就像是一股清流,缓缓流淌在他的经脉之间,不但没有丝毫违和感,甚至让他有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族里的巫师们也给他诊过脉,但是从来没有给他这种感觉过。

这只能说明一点,叶远的医术,比族中那些巫师强太多了!

熊战不由睁开眼睛,好奇地打量起叶远来。

只见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上,却是透露出些许坚毅和沧桑。

“集中精神,不要分神!”叶远闭着眼睛道。

熊战心中一惊,连忙收敛了心神。而此时,他对于叶远的信心,莫名地增加了数倍。

不一会功夫,叶远缓缓睁开了双眼,面露凝重之色。

熊战原先还担心叶远这么年轻,医治不够牢靠。但是现在,他已经对叶远心服口服了。

别看人家年轻,人家是有真本事的!光是这份诊脉的功夫,族里的巫师哪一个能比得上?

见到叶远的脸色,熊战不由提心吊胆了起来,试探着问道:“小兄弟,难道不行?”

叶远摇头道:“倒不是不行,只是比我想象中的麻烦许多,可能要耗费一些时间。”

经过刚才一番诊断,叶远发现火毒已经渐渐和熊战的妖元混在了一起。火毒到了这一步,极难拔除,一个不小心就会损伤熊战的经脉。

叶远倒不是担心自己能力不足,而是担心熊铁在那边拖延的时间不够。

熊战一听,脸上不由露出大喜之色,道:“那还等什么,快开始吧!”

叶远点头道:“好,不过熊铁那边能撑多久,就看他自己了。这边,我只能尽力而为了。现在开始,你要全神贯注,将自己的经脉全部打开。在我拔毒的过程中,你不得动用丝毫元力,否则后果自负!”

熊战此时就像一个乖巧的小孩一般,点头道:“好,我一定不动!一定不动!”

叶远掌心一托,小火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小火,一会进入他的经脉之中,你要配合好我,一定要慎之又慎,千万不能伤了他的经脉!”叶远用意识和小火交流道。

小火开启灵智的事情,叶远自然不想让熊战知道。

要知道,一个开启灵智的元火,其珍贵程度不亚于一部普通的神诀!熊战知道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动歹心?

吩咐完小火,叶远指尖一点,点在了熊战的掌心之上。

……

熊族和紫蛟一族领地的交界之处,已经是剑拔弩张。

熊铁听从了叶远的建议,并没有带族中仅剩的大长老前来。

紫枫见到熊铁,脸上略显讶异之色。

熊铁倒不是太笨,一上来就气势逼人道:“紫枫族长,你这么来势汹汹的,莫不是要和我们熊族全面开战?”

紫枫见到熊铁气定神闲的样子,心中不由狐疑起来。

难道得到的消息不准确,熊战根本就没有中毒?

不过他自然不会在面上带出来,大笑道:“哈哈……,贤侄这说的是哪里话?我就是最近闲得发慌,来找熊老头聊聊天来了,正好也带着一些年轻人过来,我们两族是邻居,你们也该亲近亲近,不是吗?熊老头人呢,好大的架子啊,老夫我都亲自过来了,他也不知道出来迎接一下?”

熊辉在内的一帮熊族,脸上都露出不忿之色。

这紫枫老头当真无耻,明明是不怀好意,又忌惮熊战,偏偏要装出一副老朋友的样子。

若是平时,熊铁早就一榔头抡过去了,哪里会跟他这么多废话?

熊族之人善战不善言辞,哪里懂得这般弯弯绕的东西。

但是来之前,叶远千叮咛万嘱咐,让熊铁一定要装出熊战没事的样子。

熊铁这不开窍的脑袋,终于也是全力开动了起来。

说起来,熊铁倒是不笨,比熊辉那种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强太多了。

熊铁一脸恍然大悟道:“哦,原来紫枫族长是来叙旧的啊!我们家族长正在闭关,算着这两天就该出关了吧?如果紫枫族长等得及,不如到族中稍等个一两天的时间。”

听熊铁这么一说,紫枫更是狐疑不定起来。

难道说,消息真的有误,熊战那老头真的只是在闭关?

紫枫眼珠子一转,目光却是落在熊铁身后的熊辉身上。

熊辉可没有熊铁那么淡定,那紧张的表情,几乎都写在了脸上。

紫枫一看,心中顿时明了,暗忖道:熊铁这小崽子,竟然也学会跟老子玩阴谋诡计了!可惜的是,你一个人聪明没用,其他人依旧是一群蠢熊!

熊铁原本见到紫枫的脸色,以为自己的表现已经瞒过了对方的眼睛。

可谁知道,紫枫忽然幽幽一笑道:“既然贤侄如此盛情邀请,那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走,我跟你们一起去族里,我先跟贤侄你喝两杯!”

熊铁脸色一变,却是站在那里没有动。

紫枫心中冷笑一声,口中却道:“怎么?贤侄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不欢迎老夫?”

“开……开什么玩笑?我哪里……哪里有难言之隐了?”

熊铁也只是个半拉子,哪里是紫枫这老狐狸的对手?

之前只是遵照叶远的嘱咐,想出了一些应对之策。

而此时被紫枫这么一闹,熊铁立刻露陷了。

“哼!看来熊战那老家伙这次真的着了道啊!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小崽子,敢跟老夫玩心眼,你太嫩了!我这就宰了你,再去问候问候熊老头,哈哈哈……”紫枫大笑道。

“臭蛟,你很是嚣张啊!你敢动铁儿一根汗毛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