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五百三十章 你在后悔!

第五百三十章 你在后悔!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任星淳这一喊,所有人都是悚然而惊。

无量境是什么样的境界,在场的人都太清楚了。

这是不属于无边界的力量,怎么可能在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子身上出现

但是以任星淳的境界,又怎么可能认错

这一下,众人看向叶远的目光,再次发生了变化。

一个无量境强者,竟然甘愿追随在叶远左右,这是什么样的概念

任东最先反应过来,对叶远央求道:“师傅,爷爷他虽然为人有些霸道,但是他罪不至死啊你你放过他”

任星淳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最终却是没有说出口。

面对一个无量境强者,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底气再嚣张下去。

见到任星淳吃瘪的表情,叶远心中不由暗爽。

月梦璃不能真正出手,但是用来威慑一下还是很给力的。

这样搅动天地元力,对于月梦璃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在神游境的眼中,却是神一般的境界。

无量境强者在下界,就代表着无敌

即便以任星淳的强势,也不敢在月梦璃面前造次。

“罢了罢了,璃儿,收了。谁让我收了这么一个徒儿,若是我杀了他的亲爷爷,以后这师徒,也不好做了。”叶远故作感慨地说道。

月梦璃点点头,气势一收,又变成了人畜无害的小姑娘,站到了叶远身后。

任东不知不觉间被叶远卖了却不自知,见月梦璃收手,不由大喜过望道:“谢谢师傅谢谢师傅”

任星淳这时也回过味来了,听任东一口一个师傅的叫着,忍不住怒道:“东儿,你叫他什么他一个化海境的小子,凭什么当你的师傅”

任东摇头道:“他不是我武道上的师傅,而是我丹道上的师傅”

任星淳一愣,刚压下去的火焰又“噌”地一下上来了。

“有爷爷教你炼药术,你竟然还拜其他人为师你拜师也就算了,叶远充其量也就是个准丹王,他凭什么当你的师傅你昏了头了”

“爷爷,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师傅他虽然只能炼制准四阶丹药,但是他丹道知识的渊博远胜于你所谓达者为师,他自然能当我的师傅”任东道。

任星淳这才想起来叶远在千问墙的表现,当时他阻止了叶远继续挑战,如果真的继续下去的话,叶远能回答出多少问题,还真的不好说呢。

这样看来,叶远的丹道水平,其实远胜于他现在的境界。

只要他的境界达到了,炼制丹药的水平会远胜同阶。

这样的话,叶远当任东的师傅,似乎也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

任星淳发现,他根本拿眼前这个少年一点脾气也没有。

人家有一个疑似无量境的打手,自己的丹道知识又十分逆天。

武道和丹道上,他竟然都比不过一个臭未干的小子,这让心高气傲的任星淳感到十分憋屈。

“臭小子,赶快把叶航和我女儿交出来这是我的家事,轮不到你来管”

任星淳现在说话,底气都没有刚才足了,连威胁的话都不敢说。

叶远却是淡淡道:“他们就在我身后这间屋子里,有本事,你自己去将他们带出来。”

“你”

任星淳看了叶远身后的月梦璃一眼,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我如果能打得过她,早就将他们带出来了,又岂会跟你废话

任星淳深吸了一口气,耐着性子问叶远道:“好,那我问你,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救他们”

叶远却是没有回答,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此话一出,任星淳自己也是愣了一下。

他原本是怒火中烧,没有深思这中间的关系。

现在自己一问,却是想到了一种可能。

叶远姓叶,叶航也姓叶,而且按照时间来算的话,叶航和任红菱离开北域也有十年的时间了,正好和叶远的年纪吻合了。

该不会

任星淳忽然想起了什么,猛然转头问任昱杰道:“你们早就知道了”

任昱杰苦笑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是妹妹一句话将我彻底惊醒了,我才冒着被父亲降罪的危险,带她来找叶远的。”

任星淳一愣,问道:“红菱他说了什么”

“他说,如果妹夫死了,她绝不独活而叶远如果知道了他们是死在你的手中,将来必然会来找你报仇她不想看到这种人伦惨剧,发生在我任家当我知道妹妹的儿子就是叶远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将来完全有这个能力来找你报仇”任昱杰道。

听了这话,任星淳心中一惊。

需要等到将来么

叶远身边现在就有一个疑似无量境的高手,他要杀自己,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啊

就算不仰仗这个无量境,以叶远的妖孽程度,也许不出五年,自己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自己有这样一个逆天的外孙,却差点杀了女婿。这种事情,怎么看起来这么荒唐

只是任星淳做梦也没想到,叶远这个冉冉升起的天才武者,竟然是自己的外孙

这个外孙本应该是整个无方城的骄傲,可是现在

生平第一次,任星淳感到有些后悔了。

这么多年来,他说一不二,他要整个无方城都听他的。

女儿喜欢上了一个底层的炼药师,他就要以强硬的手段拆散他们。

如今那个炼药师带着诚意,带着自己的妻子来向他道歉,他却要杀了那个炼药师。

“你在后悔”叶远的声音忽然响起。

任星淳一惊,这个小子竟然看穿了自己的想法

“你在后悔一个连海老都重视的后辈,竟然是自己的外孙,而你却不知道”

“你在后悔这个外孙能给你无方城,能给你任家带来无数的敬仰和利益,可是你却要杀了他的父亲”

“你在后悔这样出的外孙,你却将他彻底得罪了”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还会不会为你以前做下的事情后悔”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现在怕是已经横尸在这个院子里了”

“所以你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自私鬼在你的眼里,只有你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才是最重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