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五百二十七章 行刑

第五百二十七章 行刑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这一次,任红菱强忍着没有晕厥过去。

因为她知道,叶航现在命悬一线,她必须要去救叶航。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任红菱一把拨开任昱杰,夺门而出。

“啊叶远不是参加无边会晤的那个幽云宗的少年吗难道妹妹的儿子,真是他可是这怎么可能”

任昱杰忽然灵光一现,终于想起了叶远是谁。

昨天会晤之后,无边联盟成立,叶远在北域高层之中,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

这样的妖孽天才,难道竟然是自己的外甥

他身形一动,很快追上了任红菱,一把拉住她。

“你放开我,我要去救夫君”任红菱拼命地挣扎道。

“你等等你说你的儿子叫叶远,他是不是来自一个叫幽云宗的小宗门”任昱杰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任红菱一僵,也停止了挣扎,心中更是砰砰地跳了起来,任昱杰怎么会知道的

他们不会

见到任红菱的表情,任昱杰知道她误会了,连忙道:“你放心,外甥他不但没事,而且现在威风八面。即便是三宗,现在对他也多有仰仗之处。如果外甥真是幽云宗那个叫叶远的少年,妹夫说不定还有救只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任昱杰知道时间紧迫,只好长话短说。

任红菱一惊,连忙道:“那你还等什么,快带我去找远儿啊”

任昱杰又是一脸纠结,任星淳在他心中的积威太盛,他根本就不敢有所忤逆。

今天来通知任红菱,已经是一个极大的突破了。

“你要是不去,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任红菱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小刀,就要往自己的心脏扎去。

只是她在任昱杰这样的魂海境武者面前,又怎么可能有自杀的机会

任昱杰劈手夺过了任红菱手中的小刀,面阴晴不定道:“好,我带你去”

任红菱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任昱杰,脸上露出了狂喜之。

其实最终打动任昱杰的,还是任红菱之前说的人伦惨剧那句话。

之前任昱杰并没有在意,但是在知道了叶远就是自己的外甥之后,他就知道这并非是什么可笑的笑话。

幽云宗的那个叶远,将来绝对有实力颠覆无方城,甚至灭杀他的亲外公

而任星淳有本事杀了叶远吗

答案是否定的

叶远现在身后可是站着七海,任星淳就是再狂妄,也不敢在七海面前撒野啊

也就是说,将来等叶远成长起来,无方城将会真正地遭受任红菱预料的人伦惨剧。

“师傅,五玄大师,你们喝茶。这是我从城主府带来的极品灵茶,不但清醇甘甜,而且有增加元力的功效。”任东一脸恭敬地向叶远解释道。

五玄现在可是风雅阁的常客,没事干就会往这里跑。

这些天他和叶远天南海北的谈心,却是受益匪浅。

三句话不离本行,五玄和叶远聊的最多的,自然还是炼丹。不过叶远的一些见解和见识,对五玄有着极大的启发。

这样一来,五玄更是喜欢天天泡在风雅阁了。

五玄笑道:“你这小子一向眼高于顶,没想到竟然有一天也会对别人彻底服气。城主大人那个脾气,如果知道你偷了他的灵茶,估计要大发雷霆了。”

叶远喝了口灵茶,笑道:“嘿嘿,城主大人那个脾气,还真的是牛气冲天呐”

他想起在琳琅阁里跟任星淳的冲突,也是一阵无语。

任星淳明显是来劝架的,结果和自己却吵了起来。这脾气,也是没谁了。

“呵呵,城主大人如果没有这等气魄,又怎能将曹家压服,将这无方城经营地如铁桶一般”五玄笑道。

三人正说着话,下人进来通报道:“叶公子,城主府任昱杰大人带着一名女子来求见。”

任东闻言一愣:“嗯父亲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找我有什么事情”

叶远恍然,点头道:“请他们进来”

不多时,任昱杰领着任红菱进来,叶远和五玄正聊得投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二人。

叶远也以为任昱杰是来找儿子的,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自然也不会关心。

而任红菱在看到那张熟悉脸庞的时候,激动地浑身颤抖,泪水止不住夺眶而出。

任昱杰见到任东也是一愣:“东儿,你怎么也在这里”

任东同样是一愣:“咦,父亲、姑姑,难道你们不是来找我的吗”

任昱杰摇头,指着叶远道:“我们是来找他的。”

“啊你们找师傅做什么”任东疑惑道。

“师傅”任昱杰同样疑惑。

叶远听到这边的对话,不由把头偏了过来。

这一偏,他整个人顿时定住,旋即脸上露出了狂喜之。

“母亲,你怎么会在这里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还让子辉兄去找你和父亲,没想到你竟然自己找来了”叶远一个闪身来到任红菱面前,拉住她的手亲切道。

任红菱却是脸大变,一把抓住叶远的手道:“快快去救你的父亲,再晚就来不及了”

城外一处密林之中,叶航被几名武者押解到一片空地上。

为首一名武者,赫然是一名魂海九重的强者

如果叶远在这里,会立即认出来,这主持对叶航行刑之人,竟是徐子辉

徐子辉今天早上接到任星淳的命令,让他带几个人将一名犯人押解到城外执行死刑。

徐子辉也没当回事,带了几个人就过来了。

至于这犯人犯了什么罪,徐子辉却是根本就不知道。

当然,他也没兴趣知道。

一个凝晶后期武者而已,根本就入不了徐子辉的法眼。

他心中还有些怨怼,城主还真是杀鸡用牛刀,对一个凝晶境后期行刑,竟然还要让他这个魂海九重来压阵。

真当自己吃饱了没事干啊

他哪里知道,任星淳这是不希望家丑外扬,所以连罪名都没有给他。

即便是当年任红菱和叶航私奔,任星淳也是封锁了所有的消息,徐子辉只知道任红菱得病而死。

“好了,就在这里动手,干净利落一点。”徐子辉有些不耐烦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