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四百三十三章 身份暴露!

第四百三十三章 身份暴露!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萧如烟迟疑着接过了玉简,脸上有些茫然。

她答应拜叶远为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并不是真的为了学什么东西。

她倒是没想到,叶远真的为她准备了拜师礼。

“看看,为师为你准备了一套修魂法诀和两套炼制术法,你以后要好好参悟。”叶远淡笑道。

萧如烟依言将神识沉入玉简当中,开始浏览起来。

这一幕,在众人看来极为滑稽。

叶远的神魂境界和萧如烟相仿,都是高级大丹师。现在叶远却要收一个和自己实力相当的女子做徒弟,怎么看都有些怪异。

“你们说,姬青这到底玩的是哪一出萧如烟可是王城双绝之一啊,而且你们看姬青刚才受伤的时候,萧如烟那担心的样子,明显就是钟情于他,他竟然只是收她当徒弟”

“气死我了萧如烟可是我的女神,姬青现在已经是王城第一,竟然敢践踏我女神的尊严我我要找他决斗”

“拉倒你就你那实力,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还决斗不过姬青的举动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啊,他自己只是高级大丹师,怎么教徒弟”

“依我看,这姬青就是口味重他虽然是星渊皇者的徒弟,但是要说在炼丹上指点同为大丹师的萧如烟,怕是还不够资格我倒是很好奇,他的玉简里都有些什么东西。”

“嘿嘿,能有什么东西,无非就是他自己修炼的功法和炼制术法。只是这些东西,他的领悟比萧如烟也强的有限”

师傅教徒弟,并不是说简单的传授功法,更是要给徒弟释疑解惑,指点修炼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尤其是炼药术,博大精深,难学难精。

大家都知道叶远炼丹厉害,但是再厉害也只是大丹师,对于更高境界的东西,他又能领悟多少

传授了一下修魂法诀和炼制术法,就当人家的师傅,未免也太过儿戏了。

而此时,萧如烟却是黛眉微蹙,脸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姬姬”萧如烟显然还不习惯喊叶远师傅。

“叫师傅”叶远淡淡道。

萧如烟深吸了一口气,喊道:“师傅,这这拜师礼太贵重了我”

“呵呵,你是我的徒儿,指点你的修炼乃是为师分内之事,谈何贵重从今日开始,你就修炼玉简上的修魂功法,但是你必须答应为师,这门功法绝对不能外传,只能你一人修炼否则就是背叛师门,为师会清理门户的”说到后来,叶远的声音变得极为严厉。

其实叶远给萧如烟的,就是千衍魂诀以及阴阳分流术和三才轮回术的修炼法门。

不过,他给萧如烟的只是千衍魂诀的前五层,足够她修炼到丹皇巅峰了

而且玉简之中对千衍魂诀和两种术法都有着非常详细的注解,都是叶远修炼的心得。

有了这些东西,哪怕资质再差,修炼到丹王境界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以萧如烟的资质,修炼到丹皇巅峰,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其实这个见面礼,叶远也是仔细考量过。

就资质而言,萧如烟虽然算不上绝顶,但是已经十分不错了。

萧如烟的心意,叶远自然是十分了解,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叶远对萧如烟的人品也是信得过的。

既然如此,他何不大方一点,将自己的衣钵传承下去

杀姬沧澜是一项九死一生的任务,即便是叶远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成功。

而且,叶远马上就要离开狂风界,对于自己这个大弟子,怎么也不能寒酸了。

所以他将这三样东西,交给了萧如烟。

想来有了这些东西,萧如烟将来飞升神域当是不成问题的。

听了叶远的警告,萧如烟也是面一变,知道手里这枚玉简的分量有多重了。

萧如烟也是行家,将玉简里的内容扫了一遍,就知道这玉简的价值了。

她拜师是为了接近叶远,然而叶远真的把她当成衣钵传人了。

思忖之后,萧如烟重重地点头道:“师师傅放心,徒儿会将玉简里的内容拓印入神魂之中慢慢参悟,绝不透露与第三人知道”

叶远点头道:“好,此间事情已了,为师伤的不轻,还需回去调理一番,你就跟我回栖霞山。”

萧如烟微微点头,竟是真的如徒儿一般扶着叶远离开。

叶远冲着施浩然微微点头,一行人正要离开,忽然十几道人影从天而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当先一人是一名老者,年纪和星渊相仿。

而从这人身上传出的气息来看,他竟是一名神游境武者

“丁良你来做什么”施浩然见到来人,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叫丁良的老者并没有理会施浩然,淡淡道:“暗影卫办事,无关人等速速离开否则,杀无赦”

丁良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如洪钟一般传了出去,广场上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暗影卫竟然是风皇麾下最神秘的暗影卫”

“这这就是皇级强者的威势吗好好强”

“还愣着干什么不想死的话,赶快走听说暗影卫办事具有极高的自主权,可以先斩后奏再不走,我们死了也白死”

广场上有数万人,此时却是如潮水般退却。

很快,偌大一个广场,就只剩下了叶远和丁良等人

“丁良,你搞什么鬼”施浩然再次不悦道。

他虽然比丁良低一个大境界,但是论地位并不比丁良差,所以才敢直呼其名。

施浩然是星渊之下第一人,除了面对风皇需要执弟子礼,其他人都可以直接无视。

丁良还是没有回答,他看了一眼不远处人事不知的赵承乾,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对叶远问道:“七皇子殿下败在了你的手上”

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叶远就一直眼皮直跳,有种不安的感觉。

他有种感觉,这丁良来者不善。

见丁良发问,叶远道:“是又如何,莫非你想替他报仇”

“呵呵,报仇自然轮不到老夫叶远,跟我走一趟”丁良淡淡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