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四百章 认错!

第四百章 认错!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是日夜间,疾风卫几大高级统领聚于一堂,个个愁眉不展。

“老金,你说炼药师公会这帮人是抽了什么风了白花花的上品元晶不赚,这是要跟我们撕破脸皮了”一位统领抱怨道。

金焕真也是铁青着脸,郁郁不欢。

“是啊,老金,我们当中你的资历最老,你得拿个主意啊这眼看着咱们就要出发了,要是没有这批丹药的保障,拿什么和无边界的武者们斗啊”又一位统领说道。

“老金,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嫌弃咱们的元晶给少了,想要借此机会狠狠敲诈咱们一笔”

金焕真心中一阵烦躁,一挥手道:“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明天一早,我去探探杨修的底我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大家还是稍安勿躁,都回去歇着,明天等我消息。”

第二天一早,金焕真直接在杨修的住处将他堵住了。

“杨长老,咱们合作这么多年了,你也知道这批丹药关系着兄弟们的生死,可不能撒手不管啊”金焕真一脸苦相道。

“哎呀,老弟怎么又是你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最近真的是太忙了,真没有时间帮你们炼制丹药啊”杨修同样一脸苦相。

金焕真一把抓住杨修的袖子,竟是直接跪了下来

“老弟,你这是做什么”杨修一脸讶异道。

“老哥,我金焕真今天就豁出去这张老脸了这批丹药拿不到,风皇陛下追究下来,我老金还是一个死字老哥,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金焕真就差痛哭流涕了。

杨修叹了口气道:“老弟啊,真不是老哥不帮你,而是帮不了你啊”

金焕真心中一动,仍旧哭丧着脸问道:“老哥,弟弟我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您尽管说出来但是无论如何,你也不能撒手不管啊”

杨修眉毛动了动,又叹了口气道:“金老弟,咱俩的交情就不用我多说了,你心里清楚。但是这一次,老哥我真的帮不了你我跟你交个底,你可千万不要把我卖了啊”

金焕真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连忙应道:“老哥尽管说,我若是出卖老哥,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杨修点点头,缓缓道:“其实这是的意思。”

杨修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上。

金焕真面一变,虽然杨修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杨修之上还有谁

只能是星渊皇者啊

这样的话,问题可就大了

星渊皇者和风皇陛下虽然实力不在一个等级上,但是地位却是差不了太多。

“这这老哥,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那位大人做出这等决定”金焕真诧异道。

杨修叹息道:“能让那位大人做出这等决定,自然是因为有人触了他的逆鳞,得罪了他老人家好了,话我只能说到这里了,再多的我就不能说了。那位大人一旦发起脾气来,谁也扛不住的”

金焕真似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面露惊恐之。

“哎还有这种事那老头看起来还是比较和蔼的,没想到发起飙来这么可怕”叶远颇为惊讶道。

三师兄尤广一脸向往道:“可不是当年连大师兄都还没有入门,不过这件事情整个王城无人不知的,只是没人敢说罢了。师尊那叫一个威风,直接飞上皇宫临空而立,和风皇陛下叫板,三皇子愣是被师尊大人逼得自我了断自始至终,风皇陛下都没有露面。其实,那已经是一种退让了”

叶远点点头,这么丢人的事情,风皇怎么可能露面

三皇子出来自我了断,平息了星渊的怒火,又全了皇室的面子,算是一个比较好的结局了。

当年施浩然还没有入门,星渊就收过一名弟子,结果和三皇子发生了冲突,被三皇子杀死。

星渊闻讯大怒,直接杀上了皇宫城头,逼得三皇子自杀。

自那以后,星渊护短的名头彻底在皇城响亮了起来。

这两日,叶远一直在调教几位师兄,倒是颇为清闲起来。

当然,这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几位师兄当中,最不服气的就是三师兄尤广。他以交流为名前来挑战叶远,结果输的心服口服。

自那以后,众师兄再不怀疑星渊的话了。

这两日不少师兄都来到叶远这里,向他请教一些问题。叶远自然也不会让他们失望,给出的答复都十分精妙。

师兄们回去细细体会,竟然觉得比师尊星渊讲的还要精妙,还要深入浅出

星渊收的这几个徒弟,虽然性格上颇有不同,但都是耿直之人。不但没有嫉妒叶远,反而将他当成了良师益友。

说起来,倒是和李道珩那个家伙是一脉相承的。

和叶远这边的惬意不同,七皇子这边却是陷入了极端地惶恐之中

这几日王城里风起云涌,全都乱了套了,在查星渊为什么会针对皇室的事情。

别人不知道为了什么,他却是太清楚了

原以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最终他也没有杀了叶远,施浩然不会将他怎么样。

然而他却是忘记了,施浩然上面还有一个更恐怖的星渊皇者

事实上,赵承乾真的已经忘记了三皇子的事情,那时候他还没有出生呢

后来虽然有所耳闻,却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炼药师公会制裁皇室的消息传来,赵承乾才悚然而惊,想起了三皇子被逼自尽的事情。

这两天,他惶惶不可终日。

思来想去,赵承乾最终还是决定去找风皇陛下认错

幽深地宫殿之中,空无一人。

赵承乾站在大殿之中,却是感到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孩儿赵承乾,求见父皇”赵承乾强抑住内心的恐惧,说道。

“何事”宫殿深处一个声音幽幽传来,仿佛地狱之中传出。

“孩儿孩儿”赵承乾“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紧张道:“孩儿该死,炼药师公会的事情,是孩儿惹出来的求求父皇责罚”

没有回应,整个大殿之中只剩下赵承乾的呼吸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