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三百五十七章 让他们不爽!(九

第三百五十七章 让他们不爽!(九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怎么样怎么样少族长醒过来没有”

“没有啊,我还是没有感知到他的气息看这小子煞有介事的样子,不会是耍我们玩”

“唉少族长人那么好,实力又那么强,是下一任族长的不二之选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希望这小子能把他救活的,看来”

“是啊真是天妒英才少族长这样的天之骄子,竟然英年早逝”

族人们议论纷纷,不过大多数人宁愿自己的想法是错的,希望叶远真的能复活黎阳。

从他们的议论声可以看出,黎阳在腾云部落里的人缘真的很好。

只是从黎阳身上的气息来看,叶远果然还是欺骗了大家啊

之前和叶远斗嘴的那个老者正是道元大师,他刚才也是暗暗捏了把汗,毕竟叶远“表演”的太逼真了,连他这样的大师都给吓唬住了。

现在见到虚惊一场,道元大师更是将叶远恨透了。

副族长见状,看着叶远冷笑一声道:“小子,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的小阳已经归天,你居然还要亵渎他的遗体,真是罪大恶极”

族长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叶远,浑身发抖,任谁也能看出他此时的愤怒。

“小子,你是在找死”族长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他已经怒发冲冠了

自己的儿子死了,还要被叶远在尸体上摆弄半天,这种事情谁碰上也会发狂的

族长一步一步向着叶远挪了过去,每走一步,他的气势就会攀升一截

蓝风见状,也是面沉重。以他的实力对上化海九重巅峰,也是有死无生的下场。

不过就算他自己死,也不能让叶远受到一点伤害

倒是叶远,好整以暇地拍了拍手,一副很累的样子,对于族长的愤怒无动于衷,好像族长发怒的对象根本不是他一样。

见到叶远的模样,族长更是愤怒。他的身形骤然消失,排山倒海的一掌就到了叶远面前。

“咳咳”

就在这时,灵柩里传出了一阵猛烈地咳嗽声,族长猛地一个激灵,停下了这一掌

而此时,他的手掌距离叶远,只有三寸的距离

叶远依旧面不改,淡淡对族长道:“黎阳醒了,你不去跟他打个招呼”

族长一愣,这才猛然醒悟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撇开叶远跑到黎阳身边。

这一看,族长不由老泪纵横,黎阳他竟然真的苏醒了过来

黎阳有些吃力地睁开双眼,眼前的景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父父亲”黎阳十分虚弱地喊道。

“小小阳,你真的真的醒过来了为父为父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一刻,族长觉得全世界都回来了。

爱子失而复得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而另一边,黎洪见到叶远没事,整个人都虚脱了。

族长那一掌落下的那一刻,他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黎阳因为他没有及时赶到而死,现在叶远又因他而死,黎洪真的觉得没有必要再活在这个世上了

族长一走,黎洪连忙跑到叶远面前:“姬公子,你你你没事”

黎洪的紧张感到现在还没有消失,说话嘴巴都打着结。

叶远微微一笑道:“又没打到我,没事的。”

得到叶远肯定的答复,黎洪才真的放心下来:“那就好那就好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对了你到底是施了什么魔法,竟然让黎阳死而复生”

叶远没好气道:“复生个屁啊他本来就没有死,我只是帮他打通了闭塞的经脉,让他喘口气而已”

“没没死怎么可能连道元大师和族长、副族长都确认黎阳已经死了,我也确实感觉不到他的气机,怎么可能没死”黎洪诧异道。

叶远撇撇嘴道:“跟你说了你也不懂,人生来有气,看一个人死没死,不能光看气机和呼吸,还要望气黎阳昨天刚死,气还没有断,所以并不算真正死亡。再晚一些的话,就连我也没有办法了。”

黎洪一脸茫然,根本听不懂叶远在说什么。

他长这么大,根本就没听说过什么叫做“气”。气机倒是知道,但是和叶远说的“气”显然不是一个概念。

黎洪不懂也是正常的,因为这“望气”之说,下界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只有成就极高的炼药师,并修炼相关的神魂秘技,才能看到“气”。

对于炼药师来说,死亡与否并不是看气机、呼吸、心跳这些东西,而是要看“气”。

叶远进来时,看到黎阳身上仍存有一些微薄的气,就知道还有救活的希望。

而他刚才施展的指法,叫做百炼玄金指,比当初万东海施展的那个什么玄冥指要高端太多了。

叶远曾经用这套指法救人无数,而今天又添了一个黎阳。

这套指法共有九重,分别对应九大境界。叶远此时已经是凝晶二重,施展这套指法第三重,并不会太过吃力。

“那黎阳很快就会好了吗”黎洪很懵懂地问道。

原以为会得到肯定的答复,孰料叶远却是摇头道:“好还早呢我只是帮他梳理了一下闭塞的经脉,但是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要不了几天,他还是会死的”

“啊那那怎么办”黎洪惊讶道。

叶远没好气道:“怎么办凉拌黎阳是死是活关我屁事我只是看那几个老头不爽,让他们也不爽一下而已”

好巧不巧,族长也听到了叶远的话,连忙让人将黎阳从棺椁里扶出,来到叶远面前施了一个大礼,满脸歉意道:“这位小兄弟,老夫刚才一时鲁莽,险些伤了小兄弟,真是该死老夫向小兄弟赔罪,还望小兄弟海涵”

叶远翻了个白眼道:“你那是要伤我吗如果你儿子没咳嗽那几下,现在我已经横尸当场,给你儿子陪葬了”

族长老脸一红,不过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连忙道:“都是老夫的不是,都是老夫的不是小兄弟看在老夫爱子心切的份上,就不要计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