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六十一章 对手?

第六十一章 对手?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随着风若晴婉婉道来,风芷葇的内心越来越震撼。

叶远刚才所说,竟然和风若晴所言丝毫不差

要知道,光幕上只有库房的大景,那些药材只能看出个大概,甚至有些根本看不出来,至少风芷葇是看不出来的。

可是叶远竟然只看着光幕,就将这二女要炼制的丹药猜出来了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风姑娘不必怕得罪我们俩老头,有什么说什么,我们的气量还没有小到这种程度。既然和老孙头比上一比,自然要分出个高下来。凤儿和可芸炼制的丹药,总也有个优劣之分,风姑娘不必顾忌,只管说出来。”

王金福知道风若晴想两边都不得罪,所以才说的好像二女打成了平手。

而事实上,不管两个人的丹道实力如何接近,最后炼制出的丹药也不可能一模一样,因为影响成丹的因素太多了。

风若晴浅浅一笑,才说道:“那王会长和孙会长可不要怪罪小女子哦。”

“哪里哪里,既然请你当这个评判,自然没有怪罪你的道理。”一直默不作声的孙见铭也出声道。

“其实凤儿姑娘和可芸姑娘都非常出色,二人的实力不相伯仲,只是凤儿姑娘在炼制的过程中有一些小小的瑕疵,才导致丹药的品质略差一筹。我观这颗猛虎丹色泽略显黯淡,当是在第一步淬火的过程中有一个小失误导致。”风若晴恰到好处地说道。

“哈哈哈”王金福一阵爽朗大笑,脸上倒没有什么不虞之色:“没想到老孙头你培养弟子的本事也如此了得,看来你是后继有人了凤儿,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回去可要更加用心,切莫因为是我的弟子就生出傲慢之心,懂了吗”

“凤儿懂了。”徐凤儿盈盈一福,看样子也是颇为郁闷。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下一批开始吧。”王金福吩咐道。

其他人炼制的丹药自然有人评判,王、孙两位长老身份高贵,自然不会屈尊做这种事情。

这一批人当中,最受瞩目的自然要属万渊。

不得不说,万渊在丹道上有着骄傲的资本。

他只比叶远大几个月,却已经有高级丹徒的实力,绝对是笑傲同龄之人,将来的成就恐怕不下于乃父。

“哼风若晴、风芷葇,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丹道天才那叶远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等我进阶丹师的那一天,害怕你风芷葇不动心”万渊暗道。

他也是攒足了劲,想在风芷葇面前表现一番,让她对自己刮目相看。

看着风芷葇和叶远眉来眼去,万渊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进入药库,万渊以最快的速度选取了药材,直到他出药库后一刻钟的时间,才有其他学员从里面出来。

如此一来,高下立判。

万渊存心炫技,后面的环节几乎都是一气呵成。

尤其是他开始炼制之后,他的手法看得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老孙啊,看来万老弟培养出了个好儿子啊,把我们两个的后辈都给比下去喽。”

王金福是老牌大丹师了,眼力自然是有的。见到万渊炼制丹药的表现,他就知道万渊的实力比徐凤儿和孙可芸都要强。

“是啊,万东海那小子的确是有两把刷子,这些年一直都将叶航压得死死的,没想到教出来的儿子也这般厉害。照这样下去,万渊恐怕会青出于蓝啊。”

孙见铭向来话少,能给出这般评价,显然万渊的表现已经征服了他。

“的确如此。依我看,万渊的流云散手怕是已经有了万东海的七成火候,欠缺的只是经验和境界,此子将来必成大器哼哪像叶航的儿子,哗众取宠,不知所谓”

王金福对万渊给出极高评价的同时,还顺道鄙视了一下叶远,显然他对叶远今天来搅局很不爽。

每位炼药师都有自己的独门炼制手法,而流云散手正是万东海的成名绝技。

王金福和孙见铭的对话并没有刻意掩饰,自然传进了风芷葇和叶远的耳中。

叶远面色平静,并没有多少表示。

反倒是风芷葇一脸地幸灾乐祸,又传音道:“喂,他们如此夸赞你的对手,你也能这么淡定吗”

经历了最初的震撼,风芷葇也只能用“变态”两个字来解释叶远刚才的表现。

不过内心深处,风芷葇对叶远一会的表现隐隐有了一些期待。

也许,他真的可以吧

听到风芷葇传音,叶远仍旧面无表情道:“对手我从来没有将他当成对手。”

如果是以前,风芷葇肯定会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不过现在,风芷葇却觉得叶远心里可能真是这么想的。

要知道,刚才徐凤儿那一点点小失误,连在座的两位大丹师和姑姑都没有看出来,否则他们也不会搞什么比赛了。

可是叶远却早就看出来,而且徐凤儿和孙可芸在炼制的过程中,叶远就已经判断出她们丹药的品级,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风芷葇相信,就算叶远通过不了丹师考核,他的眼界也不是那两位大丹师可比的。

难道说,叶远的理论水平,竟然已经可以和丹王相媲美了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拥有丹王的水平风芷葇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嘁,真能装。”虽然心中已经认同了叶远的话,风芷葇却仍表现出不屑。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叶远很可气。

也许是她从小到大都被人追捧,从来没有一个男人会对她如此不屑的原因吧

见叶远没有反应,风芷葇又说道:“喂,叶远,你说我这次考核还是通不过,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我和你还没熟到开玩笑的地步。”叶远淡淡道。

“喂,你这人怎么说话呢”风芷葇又被噎到了。

“难道我和你很熟”叶远看了风芷葇一眼,说道。

“这个”风芷葇想起和叶远见面也不过才第二次,好像真的谈不上熟。

“不但不熟,我们应该还算是仇人吧”

风芷葇脸上一红,知道叶远还在为那一剑耿耿于怀:“叶远,你是不是男人,这么点小事怎么总挂在嘴边”

“小事你那一剑差点就要了我的命我们之间是有多大的仇恨啊”叶远没好气道。

“”风芷葇自知理亏,气鼓鼓地不做声了。~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