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五十一章 风芷葇

第五十一章 风芷葇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练这个练这个有什么用”风若晴茫然道。

叶远耸了耸肩道:“你爱练不练。你如果这样练习阴阳分流术的话,还不如想办法提高魂力来的直接。越阶挑战这种事,不是那么好玩的。”

“嘁,这个有什么难的我现在就画给你看”风若晴不服气道。

说着,她一把推开叶远,也在纸上画了起来。

可是她画着画着,右手就变成了圆,而且还是四不像的圆。

“我还就不信了”

风若晴再画,她努力想着把右手画成方,结果右手画成了方,左手却也变成了方。

几次下来,风若晴彻底败下阵来。

“这个怎么这么难不画了”

风若晴气得将笔扔到一边,嫣然一副小女生的做派,哪有高冷女教习的风范

“因为难所以才让你画,好好练吧,等你把这个练好了,离阴阳分流术入门就不远了。好了,秘诀我已经教你了,这几天就不要我当助手了吧我先走了。”

“站住你以为弄这个东西出来就想把我糊弄过去你今天要是敢走出去,我就让院长开除你,不信你试试看”风若晴怒道。

叶远不明不白弄个东西出来,就说能练成阴阳分流术,这是在拿她的智商寻开心呢下一章节已更新

“姑姑,你在和谁吵架”就在这时,一个身着白色武服的女子推门而入。

来人同样是个绝色女子,水灵灵的丹凤眼宛若新月,苗条的蛮腰细若无骨。一头青丝披肩,提着一把剑,配上一身白色武服,显得英气十足。

仔细一看,这女子和风若晴眉宇间却是有几分相似,怪不得她开口叫“姑姑”了。

只是这对姑侄年纪相差也太小了,看起来倒像是姐妹一般。

叶远没有见过这个女子,不过他很快猜出了这白衣女子是谁。

丹武学院最受欢迎的教习是风若晴,而最受欢迎的女学员却是风芷葇。

能有如此绝色的风姓女子,不是风芷葇还能是谁

只是叶远之前没有把这两人联系到一起去,不知道这两人竟是姑侄关系。

风芷葇看到叶远,又看了看衣衫有些不整的风若晴,不禁微微一愣,旋即大怒道:“你这登徒子,竟敢轻薄我姑姑,看我不教训你”

说完,也不待叶远解释,快若闪电的一剑就已经到了叶远胸前。

叶远没想到这女人如此蛮不讲理,不分青红皂白就出剑伤人。

他有心闪避,奈何风芷葇可是武榜第三,根本不是叶远能对敌的人物。

被风芷葇剑气锁定,叶远竟是无法动弹,连瞬闪也迟滞了几分。

这可是要命的一剑。

这个变故太过突然,那边风若晴显然也是没有反应过来,想要救援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啊”风若晴尖叫一声,吓得闭上了眼睛。

危急时刻,叶远也顾不上藏拙了,仓皇间出了一指绝阳指。

“铛”地一声脆响,接着就是剑锋划破肌肤的声音。

叶远出指的同时将瞬闪运转到了极致,才险险避开了这一剑。即使如此,他还是受了伤,被剑锋划破了右臂。

“住手”风若晴被风芷葇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出声制止。

她刚才有心制止,却已经慢了许多。

练习了这么长时间的阴阳分流术,现在无论是元力还是心力都已经到了枯竭的地步,哪里制止得了风芷葇的一击

眼见风芷葇的剑直刺叶远的胸口,风若晴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谁知道叶远竟然奇迹般地躲过了致命一击。

风芷葇也没想到这一剑竟然被叶远避开了,她一眼就看穿了叶远的实力,只是元气四重罢了,一个元气四重竟然避开了她的一剑

虽然这一剑风芷葇未竟全力,只出了三成的实力,但是哪怕是三成的实力,也不该是一个元气四重能够避开的。

尤其是刚才叶远那一指,竟然震得她虎口发麻,这怎么可能

“芷葇,你在胡闹什么”风若晴恼火道。

风芷葇这才意识到好像闯祸了,俏皮地吐了下舌头:“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看到你又发脾气又衣衫不整,还以为”

风若晴被她说的满脸通红,啐道:“你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撕了你的嘴我们刚才一直在炼丹,叶远是我请来的助手你这胡闹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否则迟早会闯出大祸”

风芷葇撅起嘴委屈道:“姑姑,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下次不敢了。”

“还不去向叶远道歉”风若晴气鼓鼓道。

风芷葇还没道歉,叶远先爆发了。

他今天真是受够了被风若晴赶鸭子上架,硬逼着来当什么鸟助手,结果风若晴自己菜得他都看不下去了。

自己教风若晴一心二用的法门,结果这女人不感激不说,还不依不饶。

现在又蹦出一个蛮不讲理的风芷葇,差点一剑要了他的命

叶远这命可是好不容易捡来的,要是再死一次可就好玩了。

“道什么歉我真是受够了你们这对姑侄一个死缠烂打,一个蛮不讲理我好心来帮忙,结果差点连命都丢了,我招谁惹谁了小爷我再也不受这个窝囊气了风若晴,有本事你就把我开除好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告辞”

说完,叶远大步夺门而去。

风芷葇原本是准备道歉,却被叶远一顿抢白,不由气恼道:“这谁啊,脾气这么大刚才是我没搞清楚情况,但是他不也只是受了点轻伤吗”

风若晴这次没有阻止叶远,却又听到风芷葇抱怨,不由恼火道:“你还说你刚才那一剑差点就要了他的命,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皇兄真是把你惯坏了这次回去我一定把你在学院的劣迹都禀告皇兄,让他禁你的足”

风芷葇一听到禁足,立刻抓住风若晴的胳膊告饶道:“好姑姑,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千万不要向皇兄打小报告啊,人家可不想天天待在皇宫里。”

“哼想不被禁足也行,你回头去向叶远道歉记住,是道歉要是叶远不接受道歉,你就等着禁足吧,我会把你的事一桩一桩全部告诉皇兄”风若晴现在也是后怕不已,要是刚才叶远真的被风芷葇杀了,她这辈子恐怕都要活在内疚当中了。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