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十七章 信任和选择

第十七章 信任和选择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叶兄,我父亲的伤势怎么样了”唐宇有些忐忑地问道。

唐宇是个半吊子,对自己的诊断实在是没多少信心。而叶远展现出来的丹道水平远在他之上,这也让他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叶远身上了。

叶远皱了皱眉头,让唐宇的心猛地一沉。

“巨风犀力道奇大,速度极快,伯父能从它手中逃得性命已经算是侥幸了。伯父的伤势十分严重,肺叶已经破碎,心脉也已经趋于崩断,随时都有性命之危。”叶远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凝重。

随着叶远的话语说出,唐宇的心情渐渐沉到了谷底,倒是唐宗怀脸上有种勘破生死的平静。他受的伤有多重他自己当然知道,所以他刚才才会那么决绝。此时听到叶远的诊断,只是印证了他的猜测而已。

“叶兄,难道说”唐宇不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了,只这几个字,叶远就能感受到他内心的绝望。

不过,叶远并没有回答唐宇的问题,而是紧皱着眉头,似乎自己在思考问题。

一时间屋内诡异地宁静,唐宇实在受不了此时的煎熬,鼓起勇气对叶远道:“叶兄,我知道有些冒昧,能不能请令尊出手”

叶远抬起头看着唐宇,面色平静,却仍旧没有说话。

唐宇被叶远看得有些不自然,尴尬道:“对不起,叶兄,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下一章节已更新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父亲来了也没用。不光是我父亲,就是万东海,亦或是吴道锋也不行。”叶远很坚定地说道。

叶远口中的吴道锋,乃是秦国炼药师公会的会长。在整个秦国,丹道水平最高的不是万东海,也不是叶航,更不是皇室的那位皇叔,而是这位会长大人。叶远说连他都不行,基本上等于宣判了唐宗怀的死刑。

只是这话听在唐宇耳中,却是有些狡辩的味道。你叶远的确是露了两手,但是难道以为这样就能超越秦国丹道第一人吗

叶远推三阻四,终于让唐宇心中生出了一丝不满。若是其他事,他自然不会计较什么,可是现在叶远当着他的面宣判了父亲的死刑,这让他不能没有想法。叶远是什么人一个纨绔子弟而已

“叶兄,你”

“宇儿,让叶公子把话说完。”唐宇的话说了一半,却被唐宗怀打断了。

唐宇有些愕然,叶远却点头道:“我说他们不行,不代表伯父的伤势就完全没有希望了。”

唐宇闻言大喜,也顾不上怪叶远说话大喘气,说道:“叶兄说的希望是”

“我说的希望其实在唐兄你自己的身上。”

“我”唐宇被叶远绕得稀里糊涂,而事实上叶远也不知道该如何启口,所以才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

叶远点点头道:“唐兄也知道我以前的名声不大好,不知道唐兄信不信得过我”

唐宇此时也有些回过味来了,他本就是聪明之人,叶远话里有话,他若是再听不出来就是蠢材了。

“叶兄的意思是六叶草”唐宇迟疑道。

“不错。”叶远没有否认,直接承认道。

其实,下界的丹药分级和神域是有所不同的。虽然神域的一阶丹药同样分为上中下三品,但是秦国所谓的上品丹药,放在神域不过是下品丹药而已。神域丹方的种类、品质,都不是下界一个凡人国度能比拟的。

按照常理,叶远的实力是根本炼制不出一阶上品丹药的,他的元力根本就无法支撑炼制一阶上品丹药。他之所以能炼制出来,是因为他曾经是丹帝,在炼药时分配的元力已经合理细致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才能以可怜的元力炼制超越实力的丹药。

而这些所谓的一阶上品丹药,在叶远眼中不过是些不入流的下品丹药罢了。

可是要治疗唐宗怀的伤势,一阶上品就有些不够用了,而要用到神域的一阶中品丹药,可是叶远现在的实力太弱了,根本炼制不出这等丹药。

所以,他在给唐宇一个选择,若是唐宇选择不相信自己,那么他和唐宇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唐宗怀的伤他也无能为力。

“这这怎么行万一万一”唐宇变得有些心乱如麻。

潜意识里,唐宇觉得叶远其实是可信的。然而在如此残酷的现实下,唐宇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了。他的意思是,万一叶远真的救不了父亲,大还丹就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叶兄,我不是不信你,只是只是”唐宇不知道该如何措辞了。

“宇儿,给他吧。”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唐宗怀弱弱出声道。

唐宇转过头和父亲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读取了很多信息。最终,唐宇紧咬住牙关将装着六叶草的盒子递给叶远道:“叶兄,拜托了。”

叶远没有推辞,平静接过了盒子,开口道:“给我一天的时间,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准时过来。不过,伯父的伤势现在很不稳定,不处理一下是很难坚持到明天的,我先给他施一套针法,稳定住他的伤势不再恶化。”

唐宇冲叶远作了一揖:“麻烦叶兄了。”

叶远自然没有随身携带金针,此时返回药香阁去取针。

叶远走后,唐宇有些不安地对父亲道:“父亲,孩儿知道叶兄是有真才实学之人,可是他以往的名声实在是太差了,我总觉得这次是在赌博。”

一阵剧烈地咳嗽过后,唐宗怀惨笑道:“为父的伤势自己焉能不知叶公子他说的不错,就是吴道锋来了也没用的。就算是赌博,我们也没什么输不起了。”

“父亲,真有如此严重”唐宇显然没想到父亲的伤势竟然已经恶化到这等地步了。

唐宗怀只是摇摇头,说道:“此子非池中之物,宇儿不管结果如何,往后都要和他多亲近亲近。”

唐宇没想到父亲对叶远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不过他对叶远的偏见,从进了这个屋子开始,就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了,当下点头应是:“父亲放心,孩儿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只要叶兄他全力医治父亲,我这条命算是卖给他了。”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