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十六章 言语相激

第十六章 言语相激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想不到叶兄家学渊源,在丹道上的造诣竟然能达到如此程度。唐宇轻信传言,以致怠慢了叶兄,实在是汗颜。”只这一手,唐宇也知道叶远绝对是名不副实,于是赶紧道歉。

叶远心中暗赞,这唐宇出身贫寒,却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倒是值得一交。

在来的路上,唐宇也自报了家门,叶远才知道这唐宇竟然也是丹武学院的学员,怪不得说他是吊车尾。

叶远笑道:“唐兄不必如此,我以前名声的确不好,怪不得唐兄。这丹道造诣嘛,倒是谈不上多高,只是幼时常被父亲逼着学习辨识一些药材,倒是能够认出来一些而已。”

唐宇此时再不敢小觑叶远,连忙道:“叶兄谦虚了,请。”

唐宇领着叶远进了里屋,一阵咳嗽声从床上传来,显得有气无力。不用说,躺在床上那位就是唐宇的父亲唐宗怀了。

“宇儿咳咳是你咳咳回来了吗”唐宗怀的情况似乎不太好,一说话就咳嗽的厉害,还挣扎着要坐起来。

唐宇见到此景,连忙上去扶住唐宗怀:“父亲,都说让你不要乱动了。”

“呵呵咳咳父亲这次怕是咳咳挺不过去了,以后以后你要咳咳好好照顾自己。”唐宗怀显然已经存了死志。:.

唐宇的泪水刷地一下就出来了,哽咽道:“父亲,你不要说话了,孩儿孩儿一定会医好你的孩儿已经将六叶草带回来了,这就给你炼制大还丹去。”

唐宇正要起身,却被唐宗怀一把抓住:“不不用了咳咳没用的。”

倒不是说唐宗怀说大还丹没用,而是他知道儿子是不可能炼制出大还丹的。把药材就这么浪费掉,还不如留给儿子。

“咳咳宇儿,原来咳咳原来有客人,怎么不请进来坐”唐宗怀这时才发现房门口还站着一个人。

提到叶远,唐宇精神一振,对叶远道:“叶兄,求求你救救我父亲只要能医好他,我这辈子给你做牛做马都行”

看得出来,唐宇的出身虽然不好,却是十分有傲气之人。能说出这番话来,说明他们父子二人的感情真的很深。以己度人,叶远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根心弦也是被触动了。

“你我兄弟算是投缘,说什么做牛做马快让伯父躺下,我来诊断一下。”叶远也不矫情,直接坐在了床边,唐宇给他让出了位置。

叶远正要抓唐宗怀的手腕,谁知他却是抽了出来:“不用了这位小兄弟谢谢你。”

“父亲”唐宇见父亲如此,顿时急了。

叶远知道唐宗怀是为了不给儿子添麻烦,一心寻死了。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叶远太年轻了,他根本不相信叶远能做什么。

叶远也不恼火,以手势制止了唐宇,开口道:“伯父,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被巨风犀所伤吧”

唐宇听了顿时激动了起来:“叶兄真是好眼力,竟然看一眼就猜出来了。”

唐宗怀却是不为所动,咳嗽了几声,断断续续道:“是宇儿告诉你的吧不用费心了。”

“父亲,我真的没有告诉叶兄,是他自己看出来的”眼见父亲心存死志,唐宇是心急如焚。

见到这种情况,叶远的眉头皱了起来。医人先医心,唐宗怀自己都不想活了,即使给他吃灵丹妙药,也不一定能将他救回来。

以叶远的眼力,他能看出来唐宗怀伤的的确很重,恐怕是活不过明天了。再这样耽搁下去,就是他重回丹帝,也救不活唐宗怀了。即使现在这样,也不是一枚大还丹能救得回来的。

叶远决定下猛药:“罢了,唐兄,此等无情无义之人,救他作甚既然他自己要死,就让他死去吧。”

唐宇不明所以,见叶远如此贬低自己的父亲,顿时怒道:“叶远,你说什么我父亲伤成这样都是为了我,你怎说他是无情无义之人”

“哼此等幼稚的激将法没用的。”唐宇听不出来,唐宗怀可是老江湖,怎听不出来

叶远自然没想这么简单就成功,冷笑道:“是么你就当是激将法好了,以后唐兄横死街头的时候,会去地府找你问罪的,到时候看你如何应对。”

唐宗怀波澜不惊的心情终于泛起了一丝涟漪,他转过身问道:“此话怎讲”

“你不说我是激将法吗又问那么多干什么我是看在唐兄一片孝心的份上才答应来救你,想不到他孝顺之人竟如此不堪,不救也罢,告辞。”说完,叶远真的转身欲走。

“慢着”唐宗怀和唐宇异口同声道。

“伯父还有何事”叶远不理唐宇,冷漠道。

“我想知道小兄弟刚才所言到底为何”叶远说唐宇横死街头真的刺激到他了。

“你一个将死之人,知道那么多干什么自己儿子的死活都不关心,只顾着自己寻死,你不是无情无义又是什么”叶远冷笑道。

“只只要小兄弟说清楚我愿意医治。”似乎是话说的有些多了,唐宗怀的咳嗽更加厉害了。

叶远却仍旧是一脸的鄙夷,冷笑道:“你以为唐宇进了丹武学院,以后就会前途无量了”

“难难道不是”唐宗怀疑惑道。

“当然不是丹武学院不但不是你想象中的圣地,相反是个异常残酷的地方。当然,我相信唐兄一定没有跟你提过这些事情,是也不是”叶远说着,却是看向了唐宇。

唐宇面露尴尬,却仍旧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唐宗怀对自己的儿子最是熟悉,自然之道他不是在骗自己,不由心中一紧。

叶远继续道:“丹武学院的确是天才汇聚的地方,但也是竞争最激烈的地方,甚至比起外面还要残酷一个天才的诞生,往往要踩着其他天才的尸骨。唐兄资质虽然不错,却算不上绝顶,更何况他只是一介平民,没有资源的支撑,他注定只是别人的踏脚石将来有一天他被淘汰,即使活了下来,也不过是靠着成为妖兽猎人过活,这样的人在丹武学院不在少数。你觉得,妖兽猎人有几人能够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的”

唐宗怀自己就是妖兽猎人,自然知道妖兽猎人的处境。想起自己的儿子将来可能步自己的后尘,唐宗怀觉得死也死不安稳了。

“小小兄弟,刚才咳咳是我不对,麻烦你治好我的伤,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唐宗怀原本是不想给儿子添麻烦了,现在发现他死了之后儿子的麻烦可能会更多,这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去死了。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