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五章 吐血

第五章 吐血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不知所云什么七彩流云蟒,根本闻所未闻。你以为这样胡诌一个妖兽出来,就能蒙混过关了吗”

钱淼在秦国丹药一道上也算是颇有造诣之人,对于妖兽自然也有所研究。什么七彩流云蟒,他压根就没听说过。

连他都没有听说过,更不用说叶远这个不学无术的小子了。

“叶少爷,你这不光是在侮辱钱大师和我,更是在侮辱我们妖兽猎人我们妖兽猎人就是成天在妖兽的魔爪之下讨生活,对妖兽再熟悉不过了。我干了这么多年的妖兽猎人,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七彩流云蟒。”

此时壮汉更加认为叶远无事生非,这是要谋害他的性命了,所以说出来的话也不再客气,甚至有些诛心了。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生活方式,这壮汉看似粗鲁,实则粗中有细。他的性命还指着钱淼来救,不想得罪钱淼,于是把他和自己绑在了一起,却又搬出了妖兽猎人这个群体,就是为了让叶远知难而退。

就算叶远不知难而退,叶家人也不会和叶远一样不懂事,得罪整个妖兽猎人这个群体。

来这里的有不少都是妖兽猎人,听了这话立即炸开了锅。

“就是什么七彩流云蟒,根本就没听说过”

“这个二世祖,真是给叶大师丢脸,我看叶家也就风光这一代了,比不上醉星楼了哦。还七彩流云蟒,我在无边森林混了快三十年了,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妖兽。”

“不看了,不看了,我们都去醉星楼那边吧。好好一个药香阁,愣是被一个二世祖弄得乌烟瘴气。”

叶远一直站在那里没有作声,这让对他很熟悉的钱淼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若是往常闹成这样,叶远这小子早就炸锅了,现在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仿佛那些病人不是在骂他一样。

不过叶远今天把他的脸面都扫光了,到哪里说理他也不怕。让这小子吃吃苦头也好,再这么下去,老叶挣下的家业,迟早要败在这小子手上。

叶远的目光慢慢转向了那些闹腾的人群,从那几个闹腾地最欢的人脸上扫了过去。那些人原本还十分得意,可是不知为什么,凡是和叶远对视过后,整个人都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而叶远的目光最终在那第一个挑动人群去醉星楼的人脸上定格了下来,那人正在一种窃喜地状态,瞬间就感觉被一道凛冽地杀机锁定了,脸上的表情僵在那里,说不出的怪异。

那是一个十分精悍的中年人,也是一个妖兽猎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叫刘安,却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是醉星楼安插在妖兽猎人当中的卧底。一旦在无边森林中发现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他就会杀人越货,再转而把这些东西交给醉星楼。

而醉星楼,正是药香阁在秦国最大的竞争对手。

骤然间,原本喧闹的大厅冷了下来,嘈杂的声音仿佛瀑布被拦腰斩断了一样,戛然而止。

一时间,大厅里安静地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声音,压抑地可怕。

刘安被叶远盯得浑身发毛,心道这是怎么了叶远这小子明明只有一重元气境的实力,他一个八重元气境,一只手就可以捏死叶远,怎么会有种面对可怕对手的压抑感,让自己连大气也不敢出

叶远的实力一目了然,这大厅里除了凡人,几乎都能一眼看出来他的境界。这样一个弱到爆的小子,怎么会给人这么强大的压迫感

刘安觉得这一定是幻觉,然而安静地大厅又在时刻提醒着他,这不是幻觉。

这种压抑感让他难受极了,让他极度想打破眼前这种状态。一个八重元气境被一个一重元气境一个眼神压迫地说不出话来,这简直是个笑话

刘安决定打破这个笑话,他强提一口真元,正要发声,叶远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了

“七彩流云蟒和七煞流云蟒一字之差,却是属性完全不同的两种妖兽”就在这时,叶远开口说话了。

“噗”

叶远话说了一半,又被一道声音打断。

众人顺着这道声音找来,发现这个声音正是刘安发出来的,而此时他一口老血喷得老远,溅了不少人一身。

他强提一口真元想要说话,却被叶远正好撤去了施展在他身上的压力,胸口仿佛被重锤击中了一般。再加上他身上本来确实是有些伤势,直接就喷了一口血出来,此时已经是伤上加伤了。

“少爷,这个人好像伤的很重,要不先让钱大师给他医治一下吧。”绿儿这时拉了拉叶远的衣角,满是同情道。

叶远脸上微微露出惊讶的表情,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心道这小妮子好懂事,补刀好厉害。

“杀鸡焉用牛刀这位壮士看起来严重,其实只是一些轻微的内伤,我们药香阁的护心丹远近闻名,拿一颗给他服下就是了。”叶远脸上带着灿烂地笑容,看着刘安说道。

绿儿见刘安的样子十分吓人,不待叶远吩咐就转身出去拿药了,不过这可把刘安给吓坏了。

“不,不用了。还还有这么多人排在我前面呢,插插队不好。”刘安心虚道。

“那哪成我知道你信不过我,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们药香阁的声誉护心丹的名声我想大家是知道的,治你这伤势绝对是药到病除。”叶远十分关切地说道。

他这一说完,连钱淼也点头道:“不错,这回小远倒是没有胡闹,你这伤势虽不重,但是再恶化下去也不是那么好玩的,护心丹治你这伤势正好。”

其实刚才叶远的目光在好几个人身上都停留了一下,只是在刘安身上停留的时间稍长一些,其他人根本无法感同身受,所以也没有发现刘安有什么不妥之处。

此时叶远关心,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救人治病倒是没有什么错的。

说话的功夫,绿儿已经带着一颗护心丹旋风般地回来了。

“少爷,给。”绿儿邀功似的将丹药递给了叶远。

叶远转身接过了丹药,摸了摸绿儿的脑袋,笑道:“辛苦了。”

“不辛苦。”绿儿使劲摇头。

叶远此时背对着众人,其他人根本就注意不到他手上的动作,绿儿也没有发现。

如果有人注意到叶远此时拿着丹药的手,就会发现那颗丹药不是被他拿在手中,而是悬空在手掌中,而叶远的手指正以一个非常高的频率晃动着。

和绿儿说完话,叶远才转过身来,走到刘安面前,将药丸递给他:“来,快点服下吧。”

刘安接过护心丹,脸色却变了数变,这小子难道真的发现了什么不管怎么样,这个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还会关心起人来了

刘安正在局促不安的时候,眼光扫到了一旁的钱淼,立刻上前义正言辞道:“钱大师,不是在下小心眼,而是叶少爷的名声实在是不怎么样。说实话,这颗丹药我不放心,请大师为我做主”

他这一说,众人都是纷纷点头,可是绿儿却不干了:“你这人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们家少爷好心救你,你却怀疑他。”

“哼你们家少爷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怀疑难道还有什么错吗”刘安此时也硬气了起来,就是不肯吃。

钱淼看了一眼叶远,发现叶远十分淡定,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心中更是狐疑。

他又看了一眼刘安手中的丹药,拿过来仔细观察了一番,又闻了一闻,开口道:“这的确是我们的护心丹,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而且这枚护心丹药香四溢,显然成色更好,品阶要好。不是我强求你吃这护心丹,而是你现在伤势不轻,弄不好会影响以后的修行,我劝你还是服下吧。”

刘安这下真的有些懵了,难道真的是自己多心了叶远这小子听说刚刚死里逃生,难道就此转性了

钱淼这老小儿最是刚正,不可能诓骗于我。想到此处,刘安道了声谢,一口将护心丹服下。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