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四章 质疑

第四章 质疑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给那小厮打手势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旁边的叶远。

见到叶远制止,那小厮很是疑惑。不过叶远可是这药香阁的少东家,而且以往名声太差,他自然不敢得罪。

“钱伯,这药不对,会害死人的。”叶远上前小声道。

叶远可不是前任那个愣头青了,毕竟是自家人,叶远自然要顾及一下对方的脸面,所以将声音压得很低。

这大师傅叫钱淼,在叶家当供奉有些年头了,资格很老,地位也很尊崇。他虽然丹道造诣不及叶航,却绝不是庸手,听到一个狗屁不通的小辈如此说,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小远,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往日胡闹也就算了,可是要砸了你老子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基业,我老钱第一个先饶不了你你须知药香阁有今天的地位,不光是因为当家的,我们这些老骨头也是出了不少力的好了,退下,还有这么多病人等着看病。”

钱淼显然对药香阁是很有感情的,不过对叶远却没什么好脾气。虎父犬子,钱淼心中也是不止一次为叶航感到惋惜。

今天这小子竟然又胡闹到自己头上来了,还危言耸听说自己害人,他哪里会有什么好脸色如果不是看在叶航的面子上,他早一巴掌把叶远给扇飞出去了。

对于钱淼的反应,叶远早有所料,对于那些讽刺的言语并不在意,毕竟前任的确是够极品的。下一章节已更新

如果不是钱淼的诊断关系到药香阁的名声,叶远也不会冒这个头,继续当他的纨绔的。

按照他的方子抓药,眼前这壮汉不但得不到救治,反而会毒上加毒,今天晚上恐怕都撑不过去。

对于药香阁来说,妖兽猎人是很重要的客源。妖兽猎人每天都和危险相伴,跌打损伤就不说了,就跟家常便饭一样,就是他们出入无边森林,伤药、回复类的丹药,乃至解毒丹都是必备之物,这也是叶家收入的重要来源。

如果这壮汉死在了药香阁,对叶家在妖兽猎人中的声望将有很大的打击,甚至一些竞争对手还有可能以此来攻讦药香阁,那损失就大了。

想到这里,叶远才不得已站出来,纠正钱淼的误诊。

叶远这边还没说什么呢,一旁的绿儿却不干了,撅着嘴对钱淼道:“少爷才不是胡说八道,他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叶远有些诧异地看了绿儿一眼,心道这小妮子竟然对自己这么信任。前任以前可没少捉弄她,而且前任的德行放在那里,绿儿竟然也信

信任归信任,不过叶远也知道绿儿的话将事情升级了。大师都是不容亵渎的,更何况这俩小辈一而再再而三地质疑他的水平。

果然,钱淼的脸色沉得快要出水来了,沉声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你倒是说说看,老夫怎么害人了这七煞流云蟒之毒,就是叶航在这里也是这么个治法,就凭你们两个乳臭未干的小辈,也敢置喙我的方子今天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你就等着挨板子吧”

钱淼平时虽然清高了些,却不屑对下人使什么手段,叶家也没人敢得罪他。但是今天这俩年轻人闹得他下不来台,不拿点威望出来,以后都无法在叶家立足了。

那壮汉也没想到闹了这么一出,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这自家人怎么先掐起来了

不过钱淼在国都的威望虽然不及叶航,却也是声名远播,在整个药香阁都是数得上号的。一边是声名在外的大师,一边是乳臭未干的小子,傻子也知道该信谁了。

壮汉原本还不知道眼前这年轻人是谁,不过钱淼刚才一通火发下来,他也回过味来了,敢情这位就是叶大师那不成器的儿子

作为妖兽猎人,对国都内的事情自然不会一无所闻。眼前这位公子哥的名气,怕是比钱大师还要大。

这样一个纨绔子弟,竟然也来置喙钱大师的诊断,这小子不是闲得无聊,来害我性命的吧

壮汉如此一想,登时火冒三丈。他没招谁没惹谁,平白无故就要被害了性命,这小子年纪轻轻,心肠何其歹毒

“这位小哥,钱大师正在给在下医治,还请你们不要打扰”壮汉语气低沉,话虽客气,赶人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也是叶家的势力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否则说话可就不怎么中听了。

“嘿,这位壮士,麻烦你稍等片刻。我钱淼一生醉心丹药之道,医治的凡人、武者不计其数,还从来没有被人污蔑成害人之人。叶远,你今天倒是说说,我怎么害他了”

钱淼的倔脾气显然上来了,非要给叶远一个教训才肯罢休。

“这钱大师,在下身上的毒,多耽误一些时间就越危险,还请大师不要置气,先帮在下驱毒吧。他们只是两个无知的年轻人,信口雌黄罢了。”壮汉没想到钱大师认真上了,只好苦心劝道。

钱淼却是满不在乎地一挥手,道:“你放心,耽搁不了多少时间。这毒老夫还有几分把握,不会让你毒发身亡的。今天这事要是不说清楚,以后老夫还怎么好意思坐在这里会诊”

说完,他又转向叶远,黑着脸道:“你且说说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不要怪我倚老卖老,到你父亲面前告状”

叶远一直在一旁没有吭声,这时见钱淼发问,才开口道:“这位壮士中的不是七煞流云蟒之毒。”

“胡说八道我两位同伴都葬身在此獠口中,我自己也险些回不来,难道我会认错黄口小儿,我本与你无冤无仇,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叶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壮汉一顿抢白。

“哈哈”钱淼一阵大笑,笑得泪水都快出来了,才道:“听到了没有简直是不知所谓无知小儿,快给我滚蛋,再在这里捣乱,我就让人把你轰出去”

钱淼能一眼诊断出壮汉所中之毒,本人就让人信服。而且壮汉蟒口脱身,怎么可能会看错

妖兽猎人整日都在跟妖兽打交道,可以说除了自己的家人,他们对妖兽是最为熟悉的,认错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快滚蛋,别耽误钱大师给我们诊治”

“这熊孩子,竟然拆自己老子的台,真是没救了”

“我要是生了这样的儿子,早一棒子把他打成烂泥了。”

这时,一旁看热闹的人们也都看不下去了,认为这不过是叶远搞出来的闹剧,纷纷出言赶人了。

此时的绿儿也没有了刚才的理直气壮,拉了拉叶远的衣角,模样有些怯生生。不过她并没有退后,反而往前上了小半步,正好护在了叶远身前,她竟是怕这些人暴起伤害叶远。

叶远心中感动,却是摇摇头平静说道:“亲眼见到的未必就是真的。这位壮士中的的确不是七煞流云蟒之毒,而是七彩流云蟒之毒。”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