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绝世药神 >第一章 这玩意也能吃?

第一章 这玩意也能吃?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类别:玄幻奇幻

“咳咳咳”

一张古色古香的檀木床上,一个病殃殃地少年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那样子,似乎不把肺叶咳出来誓不罢休。

少年嘴唇发紫,脸色苍白,显然是命不久矣地征兆。

然而他这剧烈地咳嗽声却让身旁的少妇欣喜若狂。

那少妇三十余岁年纪,虽不是风华正茂,却也是风韵犹存。此时她的一直紧皱地眉头终于稍稍舒展开来,连忙拉住床上那个病殃殃少年的手。

“远儿,你终于醒了,可吓坏为娘了啊快去把家主叫回来,远儿已经醒过来了,当务之急是将远儿治好,万家的账以后再算”

下人听了少妇的吩咐连忙去了。

而少年此时对这一些都视而不见,只是自顾自专心地咳嗽着。

忽然他“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黑血。黑血很快将床榻腐蚀出一个大洞,这黑血赫然是有剧毒。

吐出了这口血,少年似乎整个人都轻松了。

少年看了看一脸紧张的少妇,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从心头涌起。

他努力想了想这女人是谁,只感到一阵头痛欲裂。

“远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断肠草的毒又发作了快拿上品解毒丹来给少爷服下”少妇一脸关切地问道。

又有一名下人领命而去。

少年乘这会功夫整理了一下脑海中驳杂地记忆,终于记起眼前这个女人是谁了。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生母任红菱,而自己,或者说这具身躯的原主人名叫叶远。

叶远出生的叶家是秦国数一数二的丹药世家。家主叶航,也就是叶远的父亲是下品大丹师,秦国举足轻重的存在。

可惜叶航虎父犬子,生了个纨绔不堪的儿子叶远,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祸害良家妇女,到现在连个丹徒都没混上,实在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不过叶航对这些并不在意,他对儿子从来没有要求,听之任之,而且护短到了极致。叶远在外面惹的事,最后都是他来擦屁股。

不过当老子的总是希望儿子能出息,后来叶航花了大代价,将叶远加塞进了丹武学院,也是希望他能学点东西。谁知道叶远这小子在学校跟人家争风吃醋,还不自量力跟人家比斗解毒,结果把自己给毒死了

想到这里,叶远微微叹了口气,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算是个极品了,居然能把自己给玩死,这得多大的勇气和多高的智商啊

“罢了罢了,想不到我青云子堂堂丹帝传人,竟然有一天沦落到重生在一个纨绔身上。不过既然老天眷顾,让我青云子重生一回,怎么也要替父亲,替自己报仇雪恨,手刃那个狼子野心的叛徒”

想到这里,叶远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眼中充满了杀意。

任红菱显然也注意到叶远的眼神,还以为他对万家那个小子害他耿耿于怀,连忙劝慰道:“儿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笔账咱们叶家一定要讨回来的。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养好你的身子,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见到任红菱那满满的母爱,叶远也是心中感动。

他继承了这个身体,当然也继承了这个身体的情感。哪怕叶远在外面再混蛋,他对深爱自己的父母还是非常有感情的。

“娘,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任红菱听到儿子的话不由一愣,这小子成天在外面惹是生非,她心都操碎了也没见这小子说过一句软话,今天这是怎么了

难道远儿经过这一事,幡然醒悟了

稍一愣神之后,任红菱旋即大喜,眼中噙着泪道:“只要你没事就好。”

就在这时,“哐当”一声,房门被一脚踢开。

“你这小子居然没死可担心死老子了”

一声咆哮传来,震得叶远耳膜生疼。话虽然不太中听,但是任谁都能听到这话语里的高兴和关爱。不用说,自然是叶家家主叶航到了。

叶航生的有些粗犷,让人根本无法将他和身份高贵的丹药师联系在一起,到像是个山野粗汉。

任红菱听了夫君的话,不由转过头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远儿刚刚死里逃生,你就不能说点中听的”

叶航也不在意,扫了一眼地上的黑血,顿时放下心来,嘿嘿笑道:“看来我叶航的儿子就是福大命大,这样都死不了,哈哈哈。来,快把这颗解毒丹吃了,把体内残余的毒素化解掉,应该就没有大碍了。”

叶航随手摸出一颗药丸,就要往叶远嘴巴里塞。

叶远见状吓了一跳,连忙往床里缩了进去。

“这玩意也能吃”叶远惊叫道。

叶航虎目一瞪,怒道:“你这混小子,不是中毒把脑子烧坏了吧你难道忘了你爹是什么身份”

任红菱也以为叶远出了什么问题,连忙道:“远儿,你爹可是大丹师,就算陛下见了他都客气三分,况且他是你爹,还能害你不成”

叶远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他当然知道这颗药丸是解毒丹,只是品质太差了些。他的前世青云子的父亲可是丹帝,他从小吃丹药就跟吃糖豆似的,又怎么可能连最普通的解毒丹都不认识

这玩意吃下去虽然能够克制体内的毒素,但是效果真心不咋地,根本无法将自己身体内的余毒彻底清除。

这些毒素一般水平的丹药师根本就看不出来,也不会对叶远以后的生活造成太大的影响,但是这些毒素却会潜伏在身体里面,也一直会成为身体的负担,甚至对影响以后武道的精进。

断肠草的毒在叶远眼里自然算不得什么,甚至在叶航眼中也算不得什么。只是叶远被送回来的时候中毒已深,只有进气没有出气,连解毒丹药也吃不下去了,所以叶航才会束手无策,准备带人去拼命。

青云子在临死之前也已经是丹帝水准,对这些药理再清楚不过,眼界自然不是叶航这样的大丹师能够比拟的。

见到儿子的眼神,叶航被深深地刺激坏了。

“你这小子,居然质疑你爹的炼丹水平”

叶远无辜地看了眼老子手中灰不溜秋的药丸,又看了看他那怒火中烧的眼神,开口道:“赤渊草多了两分,青蛇胆又少了一分,应该是成丹的时候操作不当造成的。最失败的就是在解毒丹中加入了青矾,不但对药性没有半点帮助,反而破坏了这枚解毒丹的结构。我说老爹,既然你炼三阶丹药够呛,就把标准定低一点嘛。”

叶航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他先是愤怒,接着是惊讶,最后更是目瞪口呆。

他是这枚丹药的炼制者,自然知道这枚丹药的优劣。叶远的分析就像是他亲眼所见一样,而且就算是亲眼所见,也不见得能分析地那么准确。

这小子真是自己的儿子

叶航不禁有些怀疑起来,仔细打量了几眼,才确定这的确是自己的儿子。

“别看了,我真是你的儿子,如假包换。”叶远见到叶航的眼神,不由有些心虚,连忙辩解道。

“嘿,你小子以前不会是扮猪吃虎吧不对啊,如果真的是扮猪吃虎,怎么连断肠草的毒都解不了”叶航百思不得其解。

叶远翻了个白眼,一把抢过叶航手中的解毒丹吞了下去。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