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其他小说 >我的灵异实录 >第1568章我隐身了

第1568章我隐身了

小说:我的灵异实录| 作者:罗桥森| 类别:其他

先不要管那么多了,我想,目前的当务之急,我要去找王山。

因为,我敢肯定,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肯定是发生了,绝对不是梦游,现在我的口中,还残留着昨天晚上跟王山喝的那个黑茶的香味。

既然是这样的话,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定是真的,而王山,也一定就在这个医院里面。

于是,我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裤子上面,衣服上面的尘土,便打开房门,径直走了出去。

这里的这些病房,长的基本都是一个模样,从外面看,根本就区分不出来,如果说是通过病房号区分的话,我从来都不太在乎这些,而且昨天晚上都那么晚了,楼道里面又是那么的黑暗,王山的病房号,我连看都看不太清楚,我又怎么能记住?

这可怎么找。

“有了!!”

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当中,一闪而过。

昨天晚上,我是通过洗手间,从那里面出来之后,走到了王山的病房,那么现在我先去找那个洗手间,然后在从洗手间那里的位置,凭着自己的感觉,加上一些记忆,找起来是不是会更容易,更有线索一些?

对,就这么办,我简直是太聪明了。

走了几步,我就来到了洗手间,说到这里,我又想起来昨天晚上在这里看到的东西,以及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所以现在趁着天亮了,我很想再次进去,探个究竟,看看里面究竟是个怎么一回事?

于是,我便又走了进去。

我首先想要看的,就是那面镜子,我想看看那个人,是否还在里面。我来到那面镜子面前,发现镜子里面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这个点了,在什么样的人,他也不敢出现了,我想。

之后,我又看了看那个有趣的,昨天晚上差点就把我吓掉了魂的手掌印,看着它我就觉得好笑,这谁这么不文明,搞了这么一出在这,大半夜的还挺吓人的。

在之后,我又看了看厕所里面的那些门,这个门依然是整整齐齐的,不管里面有没有人,这些门还都是要么紧锁,要么虚掩着的。

我又来到了最里面的那个,昨晚我看到里面一个女人的那个便池,看到这个警示牌依旧是绿色的,说明里面应该没人,门是虚掩着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没有贸然就进去,而是事先敲了敲门。

“有人在里面吗?”我依旧是不怎么放心,于是便开口问了问。

许久,里面没有人应答。

我想,这下可以推门进去了,里面绝对没有人了。于是,我便直接就打开了门。

“我去你奶奶的!!”里面竟然还是那个女人蹲在那里,就连姿势都是一样的,衣服,头发,第一眼看上去,全部都是一模一样的。

我的心里面咯噔一下,破口大骂,但是声音不是很大。

“里面有人怎么不吱一声呢?”我一边埋怨着,一边就把那个门给迅速的关上了。

不过,一种奇怪的感觉,渐渐地溜进了我的脑海。

我再次打开那个门,发现那个人,一动不动,头朝下,趴在自己的腿上,那个姿势始终没变。我推了她一下,没有反应,竟然是死的!!

“天呐,死人了,有没有人!!”我一边大声喊叫着,一边跑了出去。

我在整个楼道里面,发疯了一样的喊叫,可是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出来!!我想,去护士站,去那里找护士,她们一定应该知道怎么处理,让她们联系医院去处理。

我行色匆匆的来到了护士站,这里有护士值班,还好,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

于是,我走近,连忙对护士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医院死人了!!”

小护士依旧是低着头,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喂,护士同志,我没开玩笑,厕所那里出事了,死人了,你们能不能来个人看看,处理一下!!”

可是,两个护士就如同没有听见,甚至没有看见我一样,依旧是自顾自的忙活着。

这两个护士,没有一个是我眼熟的,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见到昨天晚上到我病房里面的那个小护士。

“护士,出大事了!!”我边喊着,一边下意识的推了护士一下。

可是,这个护士却奇怪的拍了拍我推她的那个地方,自言自语道:“奇怪,什么东西。”

不过说完之后,她又自顾自的忙起了手头上面的工作,没有做过多的理会。

“这,这是什么意思?”我心里莫名其妙,搞不清楚护士为何什么会是这么个反应。

“这可怎么行,医院里面都死人了,你们几个都不知道。”我暗暗地怒骂,接着,我一把就拽住了护士的衣袖,然后拼命地把她从里面我那个外拖。

“诶?哎?”小护士一边挣扎着,一边对另一个护士说,“帮帮我,什么东西再拖我?哎,你快搭把手啊。”

而另外一个小护士,只是安静地看着她,不明真相。

我拼命地拽着那个小护士,把她从里面拽了出来。而那个小护士,却一边挣扎着,一边叫另外一个护士拉她一把,说有个什么东西在拽着自己走。

而这时候,另外那个小护士终于忍不住的笑了,笑的前仰后合,说道:“哎呀,李姐,你可真是会演戏呢,这是跳的什么舞蹈吗?太逼真了,厉害啊,哈哈。”

“你快拉我一把,有个东西一直在拽我,救我啊,快!!”

可是另外一个小护士,不但是没有救他,反而是笑的更开心了:“我记得迈克尔杰克逊,不是有个什么玻璃舞,什么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