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游戏竞技小说 >火影之魔兽传说 >第二百七十六章说教失败

第二百七十六章说教失败

小说:火影之魔兽传说| 作者:御显| 类别:游戏竞技

由于被巨大手掌握着,万象天引的引力没有了作用,脱出束缚的自来也连忙循声望去。

只见他身后几米的位置,某人正带着菊花般璀璨的笑容站在那里,体表开着那个叫做须佐能乎的术,当即惊呼出声。

“是你,加藤近,你怎么来了。”

控制须佐将自来也放到地面,而后,加藤近便是将须佐散去,对其摊手说道:“过来见个熟人,不小心从她口中听说了你的行踪,觉得不放心,就过来看看,刚好赶上你差点被干掉的那一刻。怎么样,救命之恩是得涌泉相报吧?我也不多要,十亿两拿出来我们两不相欠!”

是啊,加藤近只是单纯的想要来找小南mm培养培养感情,让感情升升温神马的,可没想到居然从她口中听到了自来也的消息。又听她说自来也过来骚扰佩恩,在内心中经历了一系列的艰难抉择之后,他还是打算忍痛救次这所谓的情敌,不然这货绝对栽这了。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来也这货居然能将长门的六个佩恩全逼出来……

对于加藤近那像是玩笑般的话语,自来也稍稍愕然了一小下,接着就陷入到白目状态,这丫狮子大开口,这丫一定是狮子大开口,十亿两,你怎么不要一百亿两?你个吸血鬼!!!

不过常言道姜还是老的辣,现在的自来也可不比当初那般‘单纯’。这不?下一秒就转至一脸肉痛的表情,道:

“你知道的,我得去那种地方取材,实在拿不出多少闲钱来。这样吧,一万两,不二价,不能再多了!”

这回改换加藤近目瞪口呆了,泥煤,救你一次才一万两,还不如一次d级任务的说,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想了想,他忽然说道:“我忽然觉得,还是帮助对面那家伙干掉你比较好,最起码他会把你的尸体分给我,然后我再拿尸体去换钱所里换钱。貌似三忍之一自来也的尸体值一亿四千两,一炮下去就发家了啊!”

自来也这边正要狡辩,对面那被他们二人选择性忽略了的天道就忍不住了,向前迈出一步,冷声说道:

“加藤近,没想到你居然敢出现在我面前,那么今天就将你和入侵者一并……”

见他似乎真有和对方二人战斗的意思,待在暗处观察情况的小南差点急死,心想对方的力量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撼动的啊,略一停顿便是显出形来,半拦在天道的面前。

“佩恩,不可以。”

小南可谓是长门目前最亲近的人了,见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自己与加藤近战斗,不由得怒不可遏,但却因天道只是具尸体的缘故无法表现出来。不过,声音更加低沉那是肯定的!

“小南,我知道你还对他有着感情,可你不要忘了,究竟是谁当初一声不响的抛弃我们玩蒸发。如果不是他的离开,弥彦还会死?看着这张脸告诉我!”

看着那被说的哑口无言的小南,自来也诧异的看向加藤近,心想这小子行啊,家里一屁股女人不说,外面还有个更极品的芳心暗许,世界上所有好事都被他独占了?还要不要我们其他男人活啊!!

比之自来也,加藤近却显得忧郁许多,之前小南也曾和他说过弥彦的死因,据说是在创建组织不久后,被山椒鱼半藏伙同团藏给阴了。

一开始长门倒还没什么感觉,只是有些忧伤过度,没什么干劲而已,但在他听说加藤近曾击败过半藏并且还差点将其打的生活不能自理这个消息时,就开始纠结加藤近当初为什么没下狠手杀死对方,如果提早杀了半藏,弥彦也就不会死了……好嘛,加藤近也真是够悲剧的,这都能被人给恨上!

其实加藤近还算蛮理解长门的,他之所以会迁怒自己,无非就是找一个让他生存下去的理由罢了。

就像原著中的宇智波佐助,吃苦耐劳,一步一个脚印的修炼,为的就是杀了鼬好为族人报仇,可结果在杀了鼬之后,没有了人生目标的他反而陷入了迷茫。

而长门就比佐助复杂许多了,将杀加藤近当成人生目标和生存理由只是其一,抑制他心底的内疚感才是最重要的,或许长门一直都在怨恨的是他自己吧?怨恨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弱,为什么没有救得了自己的朋友,为什么要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

加藤近仰起头,目光似乎穿透了塔顶看到户外那蔚蓝的天空,脑中不禁回想起当初在地球时发生的某些事情,略微沉吟,他便是稍有感触的说道:

“我记得我曾经和你们说过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认不认我这个师傅无所谓,原不原谅我这个师傅也无所谓,反正我也觉得这不重要,但是我希望你记住。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的堕落,它会让你改变自己的初衷……好吧好吧,不要用这种不耐烦的眼神看着我,这算是我这个你曾经的师傅最后一次说教了!”

话音一落,天道、小南以及自来也的目光纷纷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有诧异也有沉思!

“哼,现在的你没有资格再说教什么,趁我还没改变主意,赶紧带着这个入侵者离开,否则战斗难免。”天道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加藤近垂着个脑袋,显得非常沮丧,哎,说教失败了,自己果然不具备鸣人那般ex级嘴遁的能力。摇了摇头,又抬手和小南打了声招呼,他就带着自来也离开了此地!

******

经长门那一搞,加藤近的心情也有了少许的波动,为了将那波动平复,以寻常时的状态面对众女,他罕见的没有用时空忍术返回,而是选择以徒步的方式走回去。就当是散心了,然而在回去的路上,却经常受到自来也的骚扰……

“诶诶,我说加藤啊,你说那两位是你徒弟?”

“我看不像啊!你年纪才多大?今年十七点几吧!可他们看上去虽然年轻,但年纪怎么也该有三四十左右了,那具尸体虽然年轻,可也有貌似也有二十多岁了,你怎么收他们为徒?”

“而且,那个轮回眼的家伙可是晓组织的老大,是不是搞错了啊喂喂!”

“别沉默,有事没事好歹吭一声啊……”

自来也那唐僧般的啰嗦,加藤近是一个脑袋两个大,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怒气冲冲的留下一句:“你妹,再啰嗦切了你下面那东西。”而后便是身影一闪,彻底消失在自来也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