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农家娘子喜种田 >第二百二十:大结局

第二百二十:大结局

小说:农家娘子喜种田| 作者:蟹小妞| 类别:女生

光怪陆离的梦,带着慕贞把本尊小时候和哥哥的点点滴滴,走马观花式的经历了一遍。

慕贞本就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平白多出一个这么爱她的哥哥,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再加上,凭借着慕贞的哥哥对妹妹的关爱,将来等他从沙场归来的时候,定然会来看望她这个妹妹的。

她总不可能告诉哥哥慕言,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妹子,你的亲妹子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吧。

除非她想被当成妖怪给烧死。

墨效才知晓了慕贞的心思之后,也是十分的心疼她。

但是因为她现在还怀着孩子,就算是想娘家了,也没办法。

思及此,心里对慕贞的疼惜又多了一份。

轻轻的伸手,把慕贞搂进自己的怀里,劝慰道:“为夫晓得你想念娘家人了,不过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就算是回娘家,也要等到孩子落地之后再说,那个时候,为夫再陪你回去可好?”

慕贞舒服的靠在墨效才的怀里,道:“到不少想娘家人,只是想哥哥了。当年他为了我远走他乡,奔赴沙场,这么多年了,也不晓得是个什么样的光景了。”

想起墨效才说的那句娘家人,慕贞嗤笑道:“至于娘家人,除了哥哥一个,也没得其他的人值得我惦记了。”

想起慕贞当时和自己成亲的原因,墨效才的心不由得像针扎似得。

“这辈子,为夫终究是亏欠你了。”

夫妻两人,现在说是心意相通,也丝毫不夸张。

听到墨效才这语气,慕贞便猜到了,他所指的是何事。

嘴角勾起一个满足的笑意,慵懒的往墨效才怀里钻了钻,“相公可不要这么说,只要是能和你结为夫妻,哪怕吃再多的苦,我都愿意。”

看着慕贞懒猫似的动作,真的是软化的墨效才心,笑了笑,却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本来在收到哥哥莫凡这封信的时候,慕贞还以为,和哥哥哥的重逢,还不晓得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没想到世事变幻无常,计划赶不上变化。

转眼到了金秋时节,对于平遥村这个季节分明的地方来说,八月十五刚一过完,眼见着树上的叶子,一天比一天黄了。

屋子的背后,有一棵糖李子树,从搬家到新房子,发现这颗树起,慕贞就眼馋了好久。

顾名思义,既然叫糖李子,就说明这种李子,和一般的比起来,要甜很多。

很小的时候,慕贞也是吃过这种糖李子的。

**月的天气,树上的叶子差不多都开始掉了。

等叶子掉的差不多的时候,书上就剩下一个个酒盅大的糖李子了。

这李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甜,但凡是从树上自己掉下来的,差不多都加蜜蜂给蜇过。

来到这异世之后,除了当季的果木,比如说苹果,桃子,核桃,板栗,柿子之外,一般是很难吃到的。

所以,当看的这颗糖李子树之后,慕贞就动了心思。

反正是秋冬季的东西,离的又近。

每天摘几个解解馋,其他的熟了的,就摘下来,做成果脯,冬天没得什么搭嘴零食,这东西就是人间美味啊。

这天,在慕贞继续乐此不疲的守着糖李子树时,又一封书信送到了慕贞的手上。

不晓得为什么,接到这封信,看到熟悉的名字,却不是同一种字迹的时候,慕贞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个把月之前,哥哥才给过她的信,为何这次又送来了呢?按道理说,这么远的路途,她之前回的那一封,还没有收到,这次又送信,这是为什么呢?

索性,慕贞也不是那种畏畏缩缩的人,虽说感觉不太对,她还是把信给拆开了。

信越看,慕贞心里的这股火就越大。

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真的再次向慕贞证实了这句话。

慕贞之前就一直很奇怪,本尊的父亲这么宠幸那位姨娘和她的子女,那为什么本尊的娘死了这么多年了,他却还不把姨娘给扶正。

原来,因为本尊的爹,是一个上门女婿,而娘亲,根本就是被那位姨娘给害死的,而这一切,都是在本尊的亲爹纵容下进行的。

然而两人不晓得的是,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被慕言给晓得了。

然而,这个时候,母亲已经回天乏术了。

想着孩子还小,将死的母亲,就苦苦哀求着儿子,在自己还没有能力的时候,就装作不晓得这件事。

但是现在,那些人仗着把自己远嫁,把哥哥支走,开始霸占属于娘亲的家产不说,还差点谋害了哥哥。

对于慕贞来说,她有头脑,有方法,所以,这些家产,对她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她不能忍受的是,这些人想要把他们兄妹里往死里逼。

明着开始霸占家产不说,他们还买通了人,在战场上差点谋害了哥哥。

难怪她说,这字迹不是哥哥的呢,原来在上次的战役中,哥哥被人给出卖,差点全军覆没。

最后虽然死里逃生,但是,却也是身负重伤。

哥哥在信里恳求她,无论如何也要把娘亲的东西给保护了下来,不能叫那些人给霸占了。

和墨效才商量了这件事之后,墨效才道:“娘子,若是你放心,这件事就交给为夫来办如何。毕竟你现在有孕,长途跋涉对你来说,并不合适。”

看着自家相公小心翼翼的模样,慕贞笑了笑,“相公,在你眼里,你家娘子我就只这么的不懂事吗?不说你的能力是我比不上的,在加上我肚子里的这个,我也不会去冒这个险。”

更何况,上次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