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六百八十五章 你敢打我?

第六百八十五章 你敢打我?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小刘,你怎么了?”

马所长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痛苦地蹲在地上,摸着自己的拳头的年轻警察问道。√∟,

叫小刘打人,被打的人倒是一点事情都没有,怎么他自己反而像是被人打的惨样呀。

“队长,我的手疼,手快断的感觉!”

年轻警察痛苦地说道,刚才小竟然一拳打在叶荣耀的肚子上,就像是打在铁板上,直接震的年轻警察的手像要断了一样。

这个年轻警察运气还算好了,叶荣耀控制了《铁布衫》的反震的力度,要不然就这《铁布衫》的反震力,就能让这个年轻警察的手震断了。

“这是怎么回事?”

马所长有些摸不到头脑地问道。

这个被打的人,一点事情都没有,反而动手打人的人,把自己的手搞的像要断的似的,这叫什么事情呀,简直活见鬼了。

“我拳头打在他的肚子上,就感觉打到铁板上,震的我手要断了似的。”

年轻警察忍住痛说道。这也只能怪这个年轻警察自己,要是他打叶荣耀的拳头,力气小点,也不会被震的怎么厉害,手都有点要断的感觉。

要知道《铁布衫》练到最高境界,可以让敌人的劲道百分之九十,反震会敌人的身上的。

“是这样啊!”

马所长有些吃惊地看着叶荣耀,原来这个人是个练家子呀,怪不得一个人能干倒一群混混,面对自己这些警察有恃无恐呀。

可是现在不是古代,拳脚、横断功夫再厉害也没有用,再厉害能厉害过自己腰上的手枪吗?

“所长!”

年轻警察痛苦地看着马所长,想要所长给自己出头。

“小子,你有点本事呀。”

马所长看着叶荣耀冷冷地说道。

“呵呵,还好了,我想告诉你,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的。”

叶荣耀冷冷地看着马所长说道,叶荣耀已经在心里给马所长判了死刑了。

马所长心里极度不舒服,有一种挫折感,还有一种莫名的危险,皱着眉头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嘛,有点火气很正常,小刘啊,我提醒你很多次,我们要严格执法,不能做知法犯法的事情!老王,,这里的路不好,开稳点,注意点路。”

开车的老王心领神会:“是,所长!”

小刘听到马所长的话,忍住疼痛,狠狠地看着叶荣耀,臭小子跟我们马所长玩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接下来十几分钟,警车在姓王的手里,挑着最不好的路面前行,每一次颠簸都让叶荣耀的手腕被死死勒紧,等到警车在区派出所门口停下来的时候,叶荣耀两只手的手腕上都多了一条浅浅的印痕。

让马所长他们真的很郁闷,竟然没有对叶荣耀造成任何大的伤痛,一路上叶荣耀都面带微笑,只是那个笑容让马所长他们看到有些心凉。

“所长,怎么收拾他?”

车停进院子,年轻警察小刘露出阴狠的笑容向马所长请示道。

“先把他关到小黑屋吧!”

马所长想了想说道。有些事情,还是要请示下林少和赵少他们。

“是,小子,你跟我来吧!”

小刘露出狰狞的表情,刚才自己的疼痛,自己要百倍偿还给他,只要进了警察局,自己有的是法子炮制他。

叶荣耀对此也早有心理准备,这也是他路上不说话的原因,无论自己表现的怎么样,这些警察都不会公正地对待自己的!

小刘狞笑着将叶荣耀关进小黑屋里,这个除了门上有个非常小的窗户外,四周就没有透光的地方,这个房间很小,很矮,这是设计好的高度,人站起来伸不开腰,整个空间也就三、四个平方左右。

人关进去,会觉得很压抑,手脚都伸不开来,是专门用来折磨人的,这种折磨人的方式,不会有任何伤痕的,让你没有证据告警察折磨你。

“小子,你慢慢享受吧,天气这么热,我帮你把冷气给开起来吧!”小刘警官对着叶荣耀冷笑道。

你不是很厉害吗?我就把冷气开到最低,我冻死你!

叶荣耀回头冲小刘警官咧嘴一笑:“谢谢刘警官,我也会好好报答你的!”

“呵呵,你就皮吧,有你受的。”

刘警官说完,直接到控制室把冷气开的零度,准备先冻叶荣耀几个小时,反正零度几个小时也冻不死人。

刘警官走的时候,把小窗户的铁皮窗也关了起来,整个房间里一团黑暗,给叶荣耀的感觉时间仿佛都停滞不前,无法睡觉、无法休息、没有光线,灵魂都仿佛凝固,身体跟精神都在遭受着最为残酷的折磨!

怪不得军队里对犯错的士兵,都是关禁闭处理的,这种环境待着真的会让人感觉崩溃,比严刑拷打还让人难受。

闲的非常无聊的叶荣耀,从自己的乾坤戒里取出手机。

这个手机是叶荣耀上警车前收进乾坤戒里去的,谁都知道被带进警察局都会把手机这些东西给没收的。

所以叶荣耀提前把它放进储物空间里,这样的话,警察怎么检查,都查不出来自己身上带手机。

现在在这个房间里太压抑了,叶荣耀拿起手机给自己的老婆打起电话。

“老婆,现在在干啥呀?”叶荣耀说道。

“在看着潘诚晨给金刚它们洗澡了,这些家伙不讲卫生,两、三天不给它洗澡的话,它身上就有股臭味,难闻死了。”柳箐箐说道。

“呵呵,那你有没有想老公我呀?”叶荣耀问道。

“想呀,老公,你现在在干嘛啊?”柳箐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