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六百四十五章 被威胁

第六百四十五章 被威胁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哼……”

阿比盖尔冷冷地看了自己学生马可一眼,不屑一顾地转过头不再理会自己这位学生了。

阿比盖尔不傻,听自己这位学生哀求的语气,就知道这波尔多拉菲红酒绝对有问题。

阿比盖尔最痛恨的就是那些不顾酒师的职业操守,睁眼说瞎话的酒师了,阿比盖尔没有想到自己的学生,也是个不顾酒师的职业操守的人。

没有理会自己的学生,阿比盖尔来到餐桌前,用高脚杯装了一点红酒,用手摇晃下,看了看红酒的颜色,在闻了下红酒的气味,再咪了一小口后,就闭着眼睛味了。

不愧是师徒,这阿比盖尔红酒的方式,跟他的学生马可红酒的方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大概过了一分钟,阿比盖尔睁开眼睛,先冷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马可,再对着盯着自己看的大家,很肯定地说道:“这红酒确实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而不是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啊……”

“不会,这真的是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柳箐箐也太厉害的,真的被她喝出来,这是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看来这柳箐箐绝对是出生豪门的大小姐,不然怎么可能喝的出,这九二年份和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区别。”

“这咖啡厅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冒充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高价给我们。”

“是啊,一定要给个说法,这是欺诈。”

……

一听这位阿比盖尔老外说,自己喝的不是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叶荣耀这一群初中同学立即议论纷纷。

当然看向柳箐箐的眼神也变了,变的有些敬畏了,毕竟现在大家基本上可以肯定柳箐箐绝对出生豪门,要不然怎么会喝出这八二年和九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的区别呢。

当然大家更多地羡慕嫉妒叶荣耀娶了个有漂亮,又有钱的老婆。

“这……这不可能,这红酒怎么会是九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呢?”

这是那位一直没有说话的女餐厅经理不敢置信地说道。毕竟自己从酒库里拿出来的这两瓶波尔多拉菲红酒就是八二年的,这是自己老板亲自告诉自己的,还有相应的红酒身份证明呢。

“马可先生,你到hih说话啊?”餐厅女经理着急地看着马可说道。

毕竟一旦传出去自己这家咖啡厅使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冒充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的风声,对咖啡厅的影响可是非常大的。

要知道做餐饮业,这口碑可是非常重要的,口碑一旦不好,就会没有客流量,最终的结果就是咖啡厅关门,大家都会失业。

“你给老板打电话,让他来处理这时间。”

马可郁闷地对餐厅女经理说道。马可真的没有想到今天来的会是自己的老师阿比盖尔先生,这让马可连推翻自己老师的结论的勇气都没有。

“马可,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会把这事情报给酒师协会的。”阿比盖尔失望地看着马可,用法语对马可说道。

阿比盖尔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子,竟然沦落到跟奸商一起,做这种欺骗顾客的事情,这严重损害了酒师的形象,所以哪怕这个马可是自己的徒弟,阿比盖尔也要把这事情汇报给酒师协会,至于怎么处理,自然由酒师协会决定了。

“老师……”

马可哀求地看着自己老师说道。就因为自己拥有这洋酒酒师的资格证,自己才能在华夏拿如此高昂的工资。

要是自己的酒师的资格证被取缔掉的话,自己就会失去这酒师的工作,没有其它技能的马可,甚至担心自己会不会沦落到在街头乞讨。

“不要说了,这事情没有商量。”

阿比盖尔头一扭不再看自己学生了。

“喂,这事情你们咖啡厅要给我一个说话,我花钱买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你们竟然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欺骗我们,这事不给个说法,这事情没完。”

王凯火冒三丈地看着餐厅经理说道。王凯不傻,从现在的情形,他相信自己喝的根本就不是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这家“尚美咖啡厅”是把自己当成冤大头来欺骗了,要不是叶荣耀的老婆喝出来这不是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对于王凯来说,钱倒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这种被人欺骗的感觉,让王凯非常地气愤。

“这位先生,你稍等下,我们总经理马上就会赶过来的。”

餐厅女经理赶紧王凯说道。从马可的反应来看,自己酒店真的是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冒充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只是这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连自己这个餐厅经理,都不知道自己咖啡厅使用的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是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冒充的。

这完全属于欺诈顾客行为,早晚会让咖啡厅倒闭的。

……

很快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走进包厢。

“王总。”

女餐厅经理见老板过来,急忙走过去,跟老板小声地说道。

“你就是这家咖啡厅的老板,你们咖啡厅使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冒充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啊?”王凯冷冷地看着王总问道。

王凯甚至想好了,这家咖啡厅老板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