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六百二十五章 讨价还价

第六百二十五章 讨价还价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这是一种比较稀少的荷花类别,在别的地方不常见,我也是通过特殊的关系弄来,这个荷花叫紫色荷,是国外新出来的品种,我这里有种子也不多,这个价格也是比较高的。?”

摊位老板虽然很震惊柳箐箐的美丽,不过做生意的人,还是很注重自己的生意,见柳箐箐确实想买这种荷花种子,就开口说道。

“那要多少钱呀。”

柳箐箐问道,柳箐箐真的特别喜欢这种紫色的荷花。

“我这里只有五十颗种子。如果你们都要的话,就五千块全部给你们好了。”

地摊老板狮子大开口说道。主要是这位地摊老板刚才看到叶荣耀是开着奥迪q7进市场,属于有钱人。

遇上这样的有钱人,一般摆地摊的都会狮子大开口,因为有钱人不怎么了解市场,而且钱多,不在意。

还有一点,很多有钱人有个观念,认为便宜没有好货,同样的东西,一个卖高价,一个卖低价,很多有钱人会选择买高价的东西,因为在他们看来,这高价的东西就是比低价的东西好。

叶荣耀以前出去打工的时候,曾经在一家服装店里上过一个星期的班,老板从外地进来一批非常便宜的衣服,在店里低价买,可是几天都没有人问津,结果店老板一生气,把服装的价格翻了两翻,结果两天不到,就全部买光了。

说到底是人们的心理作用,很多人都认为便宜无好货,所以有些不良商人就抓住华夏人的这种心理,把很多便宜的东西以高价卖出去。

“老板,你这也太贵了,其它荷花种子也就几块钱一颗来的,你倒好要一百一颗,你心也太恨了吧。”

叶荣耀说道,这个地摊老板真当叶荣耀他们是外地人了,不懂玟州这一带的市场情况。开始漫天要价了。

在玟州市,只要不是在什么专卖店的。尤其在地摊上的,价格可是非常地乱的,一个成本可能才几块钱的。这些做生意的人呢,都敢喊上千块。

对叶荣耀印象最深的是,自己读初中的时候,跟自己母亲到市场上给自己买过年的衣服,一件标价五千多块钱的衣服。愣是被自己母亲讨价还价到三百多块就买到了,这中间可是相差十几倍呀。

所以在玟州那些不是专卖店的地方,人家老板都会漫天要价的,如果你不会坐地还钱的话,你就亏大了。

“我这是珍贵的稀有品种呀。”地摊老板狡辩地说道。

“我也知道是稀有品种。就是因为稀有品种,我才担心买回去能不能养的活,要是一百一颗种子的话,要是种不活,我可就亏大了。”

叶荣耀说道。这年头还价还是要讲究技巧的,不然的话。很难让人家老板降价,还有一点就是不清楚卖东西老板的底线的话,也是很吃亏的。

“这个肯定能种活的,你看这图片里的荷花,就是我在自己家里养活的?”地摊老板指着指着照片里的荷花说道。

“你是好种,我未必能种活呀,你便宜点,我都要了,要是这么贵我就不会要的。”叶荣耀说道。

“老板,你给多少的价呀。”

地摊老板问道。这些做生意的人非常狡猾,要你自己出价,因为经常有些不懂行的,直接把价格杀到一半。以为自己挣到了。

到时候地摊老板会一副心痛的样子,把东西卖给你,还会喊着自己是亏本,其实他心里偷乐死了,哪怕你杀了一半的价格,他还是挣的要死了。

“两块钱一颗吧。这样,不管能不能养活,我全要了。”

叶荣耀说道,什么叫坐地还钱,就是要把价格杀到最低,要不然怎么亏的都不知道了。

“老板,你给的价格也实在太低了吧,这都不如一瓶矿泉水的价格了。”

地摊老板郁闷地看着叶荣耀说道。这人太狠了,杀价杀的这么低,自己进货都不止两块钱啊。

“一般的荷花的种子就是这样的价格的。”叶荣耀说道。

“一般的荷花种子怎么能跟我这稀有的荷花种子比了,这样好了,八十块一颗种子好了,这可是我最低价格了。”

地摊老板咬牙说道。那个样子好像自己吃了多大亏似得。

“五块钱一颗种子,这也是我能给的最高价格了,再高我就不买了。”叶荣耀摇头说道。

“七十块,这是最低价了,我进过来都要六十五一颗种子,你总要给我挣点辛苦钱吧。”地摊老板一脸可怜地说道。

……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一颗种子二十块钱买过来了,其实叶荣耀知道这个价格人家地摊老板也能够对半赚的,不过叶荣耀也不准备再讨价还价了,毕竟到这个价位后,再讨价还价就非常困难了。

人家老板的大清早在这里摆摊也不容易的,叶荣耀也就见好就收了,自己还要陪老婆去逛街呢,可不能在这里耗太多的时间呀。

“老公,你太棒了,竟然把这荷花的种子从一百块钱说到二十块钱。”离开地摊后,柳箐箐吃惊地对自己身边男人说道。

在柳箐箐看来,讨价还价是女人最擅长的,没有想到自己男人也这么厉害,就刚才那个荷花种子,要是自己去讨价还价的话,柳箐箐觉得到五十块钱,自己就会买了。

“主要玟州这一带就这个风气,地摊上的东西,价格虚的很,尤其是衣服,买几百块钱一件的,成本价可能就十几块钱。”叶荣耀说道。

“老公,你觉得这荷花种子值多少钱啊?”柳箐箐好奇地问道。

“按照最少要挣一半的原则,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