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不难治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不难治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他说马上会让人过来接我们进去。,”

叶天涯说道。在叶天涯看来,叶荣耀口里的“小白”应该是一个人来的。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一只大狗从里面跑出来,对着拦路的大野猪“汪汪”地叫了几声。

只见大野猪就慢悠悠地从路中间走开,在门边上趴下,不再理会王志国他们了。

“汪汪”

“小白”对着商务车里的王志国他们叫了几声,就转身往回跑了。

“这这什么意思”

王志国有些疑惑地问道。这么这只大狗过来叫几声,这大野猪就不拦路了,这也太奇怪了吧。

“或许我侄儿说的小白就是这只狗吧”

叶天涯有些吃惊地看着离去的大狗后,对王志强他们说道。

毕竟除了这样,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自己给叶荣耀打电话后,就从里面跑出来一只大狗,对着大野猪王叫了几声,这大野猪王就让路了。

看来自己理解错误了,自己侄儿口里的那个“小白”,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这只大狗的名字。

“这狗和这野猪也太聪明了吧”王志强吃惊地说道。

“我听我女儿说,我这侄儿家里养的动物都聪明的很,人说的话,它们都能听的懂。”

叶天涯说道。原本叶天涯不怎么相信叶荣耀家的这些动物,像自己女儿说的那么神奇,那么地聪明。

不过刚才的一幕,让叶天涯不由地相信自己女儿的话了,叶荣耀家里养的这些动物,实在是太聪明了。

“看来,你这位侄儿是位奇人啊”

王志强想了想说道。能让这么大的野猪王守大门,养这么聪明的一群动物,这家主人应该是一位奇人。

突然间,王志强对叶天涯的侄儿能治好自己父亲的病多了几分信心。

“我侄儿他确实算得上是位奇人了。”

叶天涯说道。现在叶天涯也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这位侄儿了。已经完全颠覆了自己以前对他的印象了。

无论是他的医术,还是他的厨艺,或许他现在养的这群聪明的动物,都彰显着自己这位侄儿越来越神秘了。

用“奇人”来形容他。在叶天涯看来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天涯,我突然觉得找你侄儿给我父亲治病,是来对了。”

王志强说道。甚至王志强在想,最近省城里传的神乎其神的那位叶姓神医,或许就是叶天涯这位神秘的侄儿。

“呵呵。那也不一定的,不过我侄儿曾经治好过剑南省首富的病。”叶天涯得意地说道。

“你以前怎么不早说啊”

王志国吃惊地看着叶天涯问道。一省的首富找叶天涯侄儿治病,可见叶天涯侄儿的医术了得啊。

“你们给我机会说吗我说让我侄儿给老领导治病,你们就立马说要到京城治病,要到国外治病,我还怎么开口啊。”叶天涯说道。

“这都是我们的错,要是我们早点听你的话,找你这位侄儿给我父亲治病的话,我父亲就不用遭那么多罪,现在或许早就好了。”

王志强有些自责、有些后悔地对叶天涯说道。

“不说这些了。赶紧开车进去吧。”

叶天涯觉得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思了,还是赶紧进去,让自己侄儿把王老的病治好了,自己能不能再进一步,王老真的很关键的。

要是王老身体健康了,以他的关系网和能量,帮自己一把,自己就能在官场上进一步。

很快车迎着水泥路开到叶荣耀的院子外,叶荣耀就在院子外面等着。

“荣耀,没有想到你这里都大变样了。我都快认不得了。”叶天涯下车对叶荣耀说道。

“呵呵,以后三叔你多走动,就不会不认得了。”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会的,荣耀。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王老的大儿子王志强王总,可是省城的大富豪啊。”叶天涯指着下车的王志强对叶荣耀介绍道。

“王总你好。”

叶荣耀伸出手跟王志强握握手说道。叶荣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习惯了跟人第一次见面要握手来的。

算起来,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吧。

“叶先生你好。”

王志强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称呼叶荣耀,只好称叶荣耀为“叶先生”。这是对不熟悉的男士的一种礼貌称呼。

“这位是王老的二儿子王志国王局长。”

叶天涯指着从驾驶座位上下来的王志国,给叶荣耀介绍道。

“王局长你好。”

叶荣耀跟王志国握手问好道。毕竟都是自己三叔带来的人,来者是客,最起码的礼节叶荣耀还是懂的。

要是那种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自己找上门的人,叶荣耀可是不会理会的。

“叶先生你好。”

王志国一边跟叶荣耀握手,一边打量着叶荣耀,实在是叶荣耀太年轻了,这让王志国对他的医术有些怀疑。

毕竟农村里的那些乡下医生,基本上都是些中医,甚至很多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

中医讲究的是经验,所以中医方面有大成的,基本上都是一些五十岁以上的老头、老太太们。

可自己眼前这位叶天涯的侄儿,顶多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怎么会有那样厉害的医术呢。

至于自己大哥说的,这位叶天涯的侄儿或许就是省城里那位神秘的神医,王志国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这世界这么大,怎么会有那么巧的时候。

这位叶天涯侄儿怎么会那么巧,就是省城里的那位神医呢。

“两位,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我的侄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