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五百九十九章 要下暴雨了

第五百九十九章 要下暴雨了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阵阵的肉香味从地面下的泥土中传出来。??.??`

“姐夫,好香呀!”柳兮兮嗅着香味,吃惊地说道。

“呵呵,等会你吃吃,就知道味道绝对比你闻起来更好。”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老公,好了没有!”柳箐箐咽咽口水说道。

“快了!”叶荣耀说道。

过了五、六分钟,叶荣耀用把燃烧的柴火熄灭,把“叫化鸡”从地里给扒出来时,用棍子轻轻一敲,泥土就裂开了缝隙,一股极为奇特的香味从里面散出来。

关于“叫化鸡”的来历,还有一段传说。相传在明末清初,常!熟虞山麓有一叫花子,某天偶得一鸡,却苦无炊具调料,无奈之中,便将鸡宰杀去除内脏,带毛涂上泥巴,取枯枝树叶堆成火堆,将鸡放入火中烧烤。

待泥干成熟,敲去泥壳,鸡毛随壳而脱,香气四溢,叫化子大喜过望,遂抱鸡狼吞虎咽起来,正好隐居在虞山的大学士钱牧斋路过,闻到香味就尝了一下,觉得味道独特,回家命其家人稍加调味如法炮制,味道更是鲜美无比。

后来,这种烹制方法就在民间流传开来,大家把这种烹制出来的鸡叫“叫化鸡”。再以后,这种做法被菜馆中的人学去,对其制法亦精益求精,并增添了多种调味辅料,因此赢得了众多食者的赞赏,名声远扬,慕名品尝者,常年络绎不绝。

“姐夫,快给我!”

柳兮兮闻着香味,忍不住对自己姐夫撒娇地说道,这个香味实在太美妙了,柳兮兮忍不住马上把这只“叫化鸡”给吞到肚子里。

柳箐箐也两眼汪汪地看着叶荣耀,这个“叫化鸡”和“叫化兔”闻起来真的太香了,柳箐箐肚子都忍不住咕咕嗲叫起来了。

“呵呵,现在有些热。等凉一会儿才能吃呀!”

叶荣耀说道,毕竟刚刚出土的“叫化鸡”温度高的很,这时候吃的话,很容易烫伤的。

过五、六分钟。叶荣耀把“叫化鸡”身上的荷叶打开,撕了已经鸡腿给柳兮兮,另一只鸡腿给柳箐箐,鸡翅膀给自己的丈母娘。??.??`?

“你们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叶荣耀说道。

柳兮兮拿着鸡腿在嘴变轻轻地吹了下。就迫不及待地放就嘴里,很快就整个人都愣住了。

“柳兮兮,你怎么了?”

柳箐箐有些担心地向坐在自己对面柳兮兮问道,现在柳兮兮的样子,让人看起来有些奇怪。

“太……太……太美味了!”柳兮兮回过神来,兴奋地说道,说完就拼命地啃着她手上的鸡腿。

“有那么夸张吗?”

欧阳丽珠有些怀疑地看了看狼吞虎咽的小女儿,也把自己手里的鸡翅膀放到自己嘴里。

不过很快她也像柳兮兮一样,整个人愣了一下,不过比柳兮兮反应快。立马也和柳兮兮一样狼吞虎咽起来了。

“你们慢点吃,小心咽着!”

叶荣耀看着狼吞虎咽的三女说道,这三女手上、嘴边都是油水,仍然拼命地往嘴里塞鸡肉。

“姐夫,我还要!”

柳兮兮很快就把手上的鸡腿给吃干净了,伸手向叶荣耀手上的整只鸡抓去。

“老公,我也要!”

柳箐箐看着自己的老公说道,这“叫化鸡”实在是太好吃了。

“荣耀,再给我一个鸡翅膀吧!”连稳重的丈母娘欧阳丽珠也开口向叶荣耀要吃的了。

“给!”

叶荣耀直接把一整只“叫化鸡”给分成三份给她们,自己拿起整只“叫化兔”吃起来。毕竟叶荣耀的胃口大,就早饭那一点点东西,根本没有填饱肚子。

很快两只“叫化鸡”、一只“叫化兔”都没吃的干干净净的,可怜“小白”、“旺财”它们家伙。??.??`只能抢到一些骨头吃,不过就这样,两只狗都兴奋得摇头摆尾。

至于“黑妞”,它吃素的,自己在山林里找吃的。

“姐夫,这个叫化鸡做的实在太好吃了。绝对是我吃过最美味的菜肴了。”柳兮兮吞下最后一块肉后,抹抹嘴说道。

“还行吧。”

叶荣耀说道。这“叫花鸡”如果做的好的话,那个味道绝对不是盖的。

……

休息了半个小时的时候,四人继续往山顶而去。

快到山顶的时候,山路开始绕弯,明明快要登顶了,却开始往下盘旋,沿着羊肠小道,渐行渐下,脚下的石头渐多。溪水流动的声音,像铃声一般。清脆悦耳。

“老公,我走不动了,我们休息下吧。”柳箐箐毕竟是怀孕的女人,爬了这么久的山,累的快走不动了。

“前面有个平坦的地方,还靠近小溪,我们在那里休息吧。”叶荣耀扶着自己的老婆,对她说道。

“嗯。”

被自己男人扶着走路,柳箐箐觉得轻松很多。

前面平坦的地方就在小溪边上,不远,走了十分钟不到的路,就到了。

在这小溪边,“小白”这几个小家伙一看到水,就兴奋得撒欢,连续打几个滚,然后跳起来摇头晃脑,把水珠溅得到处都是。

“小白”好像看到一条巴掌大的鱼,扑通一声,跳进一个稍深的池子里胡乱扑腾,可惜什么也没抓到。

倒是“旺财“经验老道,路过一块褐色的岩石时,突然兴奋的大叫几声,一下子捕过去,从那石头上咬起一团乌黑的怪鱼,像一个大号的壁虎,有四脚,有筷子般的长尾巴,黏糊糊,滑溜溜。

“咦?是娃娃鱼吗?这可不能乱咬,这可是保护动物。”柳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