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五百五十七章 开始义诊

第五百五十七章 开始义诊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开始吧!”叶荣耀在椅子上坐好后,对王所长点点头说道。`

“浙南大学医学院叶教授义诊开始了,大家按顺序排队看病,任何出现插队行为的人员一律取消看病资格,小伟、小张、小李你们维持秩序。”

听叶荣耀说开始,王所长就拿出小喇叭开始喊道。

对于叶荣耀的医术,王所长昨天可是见识过厉害的,在王所长看来,这位叶教授说他能治好癌症,王所长也相信。

这喇叭的声音挺大,王所长这么一喊,立即吸引了围观的人们注意力,甚至旁边经过的路人也不自觉的朝这看了几眼。

“原来是搞义诊啊,弄的神神秘秘的,害得我在这里瞎等了半天,以为有什么大派送呢。”

一位在排队的群众,一听王所长这话,已经后悔起来了,一脸郁闷地站起来走人了。

“这义诊搞的生怕别人知道似的,这些人是不是没见过义诊啊?”在广场上围观的人们开始讨论起来。

“那个什么叶教授的,我看最多也就三十出头左右,能有什么医术啊,还敢出来弄义诊。”

“是啊,这年头医院里医术厉害的医生,哪个不是五六十岁甚至年龄更大的呢?像这种小年轻能懂什么医术啊?”

“医术高明的医生,医院里都忙不过来了,谁会跑出来义诊啊,出来义诊的都是医术一般般的,又治不了什么病,就是给你诊断一下,没病说成有病,小病说成大病,让你去医院进行一大堆检查,花一大笔的冤枉钱。”

很多人一看是搞义诊,都纷纷走了,这年头义诊很多医院都有举办,对大家来说也没有吸引力。很多人还吃过义诊的亏,所以人们不怎么看好这义诊。

“也不知道怎么这些人这么早就来。”

不是所有的人都走了,还是有不少人留下来看热闹的。

“你说会不会是医院的托啊?”

“不像,要是医院的托的话。不会这么多老人、小孩、妇女的,你看那些排队看病的人,很多人看上去就是有病的样子。”

“你说的也对,这位年轻的医生,要没有几分的本事。`这警察怎么会出来帮忙维持秩序了,还称他是医学院的教授,这教授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称的上的,都是有大本事的人。”

“要不,我们也去排队,我最近老是冒冷汗,看了好几个医生都没有见效,倒是可以试试。”

“好,我这老风湿痛也让这位教授瞧瞧。”

……

围观的人群中,有些加入了排队的行列。但大部分人都还是在围观中。

“不是我们的老师义诊吗?怎么会是这位叶教授义诊啊?”王燕小声地对站在自己边上的赵晓东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不要说话了,就要开始了,我们看看就行。”赵晓东小声地说道。

“叶教授,我是第一位,你给我治治。”王所长把喇叭一放,第一个坐到叶荣耀对面的椅子上说道。

“你是第一位?”

叶荣耀有些好笑地看着王所长说道。

“叶教授,我早上四点钟就过来了,这现场就我最早,不信你问问这些排在前面的人。他们也就五点钟左右就来了。”王所长见叶荣耀不相信自己的话,急忙说道。

要知道自从昨天晚上见识过叶荣耀的神奇医术后,王所长那个兴奋啊,为了怕自己起来晚。排不到第一位,王所长昨天根本就没有回去睡觉,就在派出所睡觉,还把手机闹钟排到四点钟,生怕自己起来的迟,让别人排到前面去了。

“对。王所长是最早的。”

排队的人们基本上都是这个派出所的家属,很多都认识王所长,知道他是最早来的。

“那就从你开始吧。”叶荣耀无所谓地说道。

“谢谢。”

王所长开心地说道。

“在桌上躺好。”叶荣耀对王所长说道。

“哦。”

王所长听话地在桌子上躺好。

叶荣耀拿出一根银针,飞快在王所长身上扎了几针,然后收回银针。`

“好了,下一位。”叶荣耀说道。

“这就好了?”

王所长不敢置信地问道。要知道为了治自己这病,王所长不知道跑断了多少医院,看了多少医生,吃了多少的苦头,就是没有治好自己的这毛病,可是这位叶教授就这么一针下去,自己都还没有什么感觉,就说自己好了。

王所长难以置信啊,这也太简单,太马虎了吧!

到底行不行啊?

“说你好了,就好了,不要影响我给后面的人看病。”

叶荣耀不高兴地对王所长说道。合着对自己医术还怀疑,早知道就不给他治了。

“不会吧,连什么病都不问,就这么一针下去,就说别人好了,这也太儿戏了吧?”

“这玩假的,也不能这样玩啊,真当大家是傻子啊。”

“弄不好这警察也是个托,专门为了骗我们这些老百姓来的。”

……

见叶荣耀就这么不问不看,一针下去,就说把人的病给治好了,不说围观的群众,就是杨纯洁身后的五位博士,都暗自摇头,根本就不相信这位叶教授会治病。

也不知道自己老师为什么让自己几个人过来,难道是要我们过来看这位叶教授耍把戏的吗?

“下一位。”

叶荣耀不理会王所长的震惊,直接对排队的人喊道。

“叶教授,咳咳……你看看我这哮喘,都好些年了,看了很多医生都不见效,咳咳,说两句话,就咳咳……咳嗽。”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赶紧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