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四百九十七章 神奇的药膏

第四百九十七章 神奇的药膏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你女婿?你什么时候多出个女婿啊?”王大山疑惑地问道。王大山是知道柳云龙家里的情况的。

柳云龙家里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女儿今年二十岁,不过早就在两年前离家出走,了无音信了,至于小女儿现在也就十五岁,离嫁人的年龄还远着呢,他柳云龙哪里来的女婿啊。

“是我那个离家出走大女儿的夫婿,昨天才到家里来的,所以你不知道。”柳云龙笑笑地说道。

“箐箐的夫婿,箐箐已经嫁人了?”

王大山疑惑地问道。两年前柳箐箐离家出走,大家都认为她肯定是遭遇不测了,毕竟那么漂亮的女孩子,独自离家出走,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啊。

要知道柳司令有个漂亮的女儿,在整个京城可是出了名的,毕竟如此美丽的女孩子,在整个京城,或者说在整个华夏,都未必能找出第二位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来,能不出名吗?

大家都在惋惜红颜薄命来的

结果没有想到再听到柳箐箐的消息,竟然她已经嫁人了,王大山有些好奇,柳司令的这位大女婿到底长啥样。

“这事情,一时也说不清楚,下次说吧,徐副官。”

柳云龙跟自己老搭档说了声,就转头对会议室外喊道,现在柳云龙腰疼的有些受不了了。脸色开始有些发白了。

“报告。”

徐副官进来报告道。

“去我办公室把我包里的药膏拿过来。”柳云龙交代道。

“是。”

徐副官应可一声,迅速地往柳云龙的办公室跑去,徐副官清楚,自家司令的腰疼毛病又犯了。

“老柳,要不今天的会议先放放,你还是去休息下。”参谋长叶长河有些担心地对柳云龙说道。

“事情,老柳你还是先休息休息。”

“今天的会议可以挪到下午开。”

其它几位京城军区的军区主要领导也纷纷劝道,希望柳云龙先休息休息。

大家在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大家都清楚柳云龙这腰疼的毛病有多严重,很多次。一个会议下来,柳云龙腰疼的直冒冷汗,脸色苍白的要死,看得大家都害怕。

“不需要。我擦我女婿给我的药膏就好了。”

柳云龙摇摇头说道。自己这腰疼的毛病,来不来就犯,总不能每次都延迟会议吧,那样事情还怎么处理啊。

尤其是军区里的事情,很多是不能耽搁的。要在常委会里讨论通过的,自己这个当家人不在,这会议也没办法开下去啊。

“老柳,就是一个人一招就把八位精英士兵全部干倒的那位女婿?”警备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大年问道。

这位军区政治部张主任,是负责军区里士兵和干部思想教育,了解军区士兵和干部的思想情况和生活情况的,所以他可以说是军区里消息最灵通的人,军区里无论大小事情,都会有人报告给他的。

军区司令家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位军区政治部主任要是不知道。那真的就太失职了。

“老张,你开玩笑吧?一个人一招打倒八位精英士兵,太夸张了吧?”叶长河不相信地说道。

“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的,我也不知道相信,不过下面的人都说的跟真的似的,还是问咱们司令好了,那可是咱们司令的女婿啊。”

张大年说道。张大年一直都在军队里工作,知道军队里一些兵王很厉害,一个人可以干倒八、九位一般的士兵。

可是要一招干倒八位士兵,军队里没有一个兵王能做到。毕竟就算一拳放倒一个,也要八拳才能把八位士兵干倒啊。

这又不是什么游戏,还有群攻的技能。

“司令,你女婿真的那么厉害?”

一位军区负责人疑惑地看着柳云龙问道。他实在是不相信柳司令的女婿有那么厉害。

“一个人干倒八位精英士兵。这倒是真的,至于一招干倒八个,那真的是夸张了点。”

被人提起自己女婿厉害的一面,柳云龙觉得脸上有光,这腰疼也觉得轻了很多。

不由地有些自得地对大家说道。军队里的人,最看重的就是个人的武力。自己女婿个人武力这么厉害,自己这个做老丈人的,也觉得自豪啊。

“老柳,你可得把你女婿带过来给大家瞧瞧啊。”王大山说道。

“是啊,老柳,你女婿这么厉害,也该让他来军区跟大家对练一下,让下面的那些士兵们,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免得生骄傲之心。”参谋长叶长河说道。

“这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柳云龙想了想说道。虽说柳云龙认可了叶荣耀这个大女婿,可是对于自己这个大女婿的本事到底怎么样,柳云龙还真的不知道,就听自己副官说自己的女婿快速地一个人把自己下面八位精英士兵全部打倒。

具体的过程,谁也说不清楚,哪怕是被打倒的吴班长他们,也是稀里糊涂的,就觉得一拳打在自己身上,自己就疼的倒地不起,其它的他自己也不清楚。

“司令,是这个药膏吗?”

徐副官拿来一个小瓷瓶问道。毕竟自家司令的文件包里,就这么一个小瓷瓶里面装的像是药膏来的。

“对,就是这个,你给我在腰上擦擦。”柳云龙对徐副官说道。

“是。”

徐副官打开瓷瓶上面的木塞子,倒出一些药膏在柳云龙的腰上来回涂了几次。

“老柳你觉的这么样?”

见自己老搭档脸上不再那么苍白,有些少许的红润,王大山关心地问道。

“很好,暖暖的,一点疼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