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四百八十章 不要让他老人家久等

第四百八十章 不要让他老人家久等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大哥,荣耀都被几个混混带走了,怎么叫不会有事呢?”

柳小凤郁闷地说道。自己这个大哥就算再不知道喜欢他这个大女婿,也不能这样无所谓啊,万一叶荣耀有个三长两短的,最后受苦的是他大女儿柳箐箐。

“荣耀身手厉害着呢,几个混混根本伤不到他,不过我会派人去查查的,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欺负到我们柳家头上了,老虎不发威,还真的以为咱们柳家好欺负了。”

柳云龙说道。虽说柳云龙对自己这个女婿非常有信心,相信他不会有事情的,但是柳云龙还是要把这个事情当作自己柳家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处理。

自己这个大女婿刚刚上门,就有人要对付他,这是在打自己柳家的脸啊,不回击的话,以后柳家在京城还有什么脸面可言啊。

柳云龙准备把这个事情当大事处理,给京城的其它世家看看,柳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

叶荣耀坐在车里,闭目养神,脑海里把自己在认识的京城人都梳理了一遍,发现除了那个陈海峰外,自己真的没有得罪过任何人。

怎么就会有人指名道姓地找自己的麻烦呢,而且还知道自己跟柳小凤在一起,还知道在这里守着自己。

在这一点事,叶荣耀认为陈海峰是不可能的,要知道陈海峰只是一个导演,一个有些名气的导演,哪里敢得罪柳家这样的大家族啊。

更何况,一个张万三已经把他吓的屁~股尿流了,他哪里还敢再找人报复自己来的。

不是他,又是谁呢?

叶荣耀越想越迷惑,越想越头疼,于是干脆不想了,反正等会儿就知道到底是谁跟自己过不去了。

面包车并没有开出太远的距离,大概十几分钟后。面包车七拐八扭在一个偏僻的胡同。

车上除了叶荣耀外,还有四个混混,还有一个司机,总共五个人。一路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警惕地看着叶荣耀。

当然更多地是不解,要知道一般人被自己这些人拉到车上,还不吓的要死,不是哭泣。就是哀求,甚至有些被吓得大小便不禁了。

可是这个叶荣耀完全不一样,不但他自己主动上车,在车上还老神在在地睡觉,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车上的混混都在怀疑叶荣耀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很快,小面包车在胡同的一间四合院门前停下。

“到了,下车。”

那位被称为“马哥”的男子对叶荣耀说道。

“这么快就到了?”

叶荣耀挣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道。刚才叶荣耀还真的睡着了,真是心宽的很,要不是“铁布衫”练到大成境界。刀枪不入,叶荣耀也不敢这么托大。

不得不是这人本事大了,这胆子也跟着大了。

“快下车。”

“马哥”有些地看着叶荣耀说道。这个时候,还能这么镇定,不是本领大,就是傻子。

“马哥”怎么看这个叶荣耀后者的可能性大些。

“这地方不错。”

叶荣耀看看四合院,不由地说道。

虽然叶荣耀以前没有来过京城,可是没少在电视上看过四合院,要知道现在的京城最贵的房子,不是那些高档的别墅。而是这种历史传承下来的四合院。

现在京城的四合院,小一点的都需要上亿华夏币,关键是你有钱还没地买啊,现在在京城。国家是不允许私人再建四合院了,剩下的是卖掉一栋,就少一栋,华夏的有钱人和权贵那么多,京城就这么多四合院,哪里够啊。

关键还有很多四合院的主人舍不得卖掉祖上留下来的产业。

房子在华夏人的心里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尤其是祖上留下来的房产,更是舍不得卖掉,毕竟在华夏人看来,变卖祖业的话,就是不孝的行为。

京城的四合院都是由东、西、南、北四面房子围合起来形成的内院式住宅,四合院的大门一般开在东南角或西北角,院中的北房是正房,正房建在砖石砌成的台基上,比其他房屋的规模大,是院主人的住室。

院子的两边建有东西厢房,是晚辈们居住的地方。在正房和厢房之间建有走廊,可以供人行走和休息。四合院的围墙和临街的房屋一般不对外开窗,院中的环境封闭而幽静。

京城有各种规模的四合院,但不论大小,都是由一个个四面房屋围合的庭院组成的。最简单的四合院只有一个院子,比较复杂的有两三个院子,富贵人家居住的深宅大院,通常是由好几座四合院并列组成的,中间还有一道隔墙。

“里面更好,跟我们进去吧。”

“马哥”对自己下面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后,对叶荣耀说道。

“你们放心,就算你们不请我进去,我现在也要进去看看。”叶荣耀说道。既然来了,叶荣耀可不会这么简单地回去。

“哥们,你的胆子挺大的,可惜在京城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们老大可是亲自发话了,要好好地教训你一顿后,再把你带到院子里去。”

见叶荣耀下车了,“马哥”从车子拿出一根钢管,其它几个光头青年也纷纷从车里拿出武器。

不过倒是没有砍刀之类的利器,五根钢管被五人拎着,很是悠闲的将叶荣耀围在了中间。

这种事情他们早已经轻车熟路,也非常清楚到底应该怎么打才能让人在承受巨大痛苦的同时,又不会弄出人命。

毕竟在华夏,只要不是人命案,基本上找关系能把事情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