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四百三十章 王萌被欺负了

第四百三十章 王萌被欺负了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叶荣耀把电动三轮车停好后,就走进县二中的门卫室,像这类学校的门卫室,基本上都是请有点文化的老头当门卫的。

“你找谁?”

门卫老头看了一眼叶荣耀问道。

“我侄女在这里上学,我来看看她。”叶荣耀说道。

“现在学校在上课,你不能进去,等下课了,你让你的侄女来门卫室见你吧。”门卫老头说道。

中小学校对外来人员管理很严格的,不是学校内部人员,哪怕是家长,也不允许随意进入学校内部的。

“我知道,我就在门卫室的门口等总可以吧。”叶荣耀说道。

“可以,可不要走进去,不然就违反学校的规定了。”

门卫老头看叶荣耀也不是什么坏人,加上叶荣耀一米八几的身高,整个人看上去人高马大的,门卫老头还真的不敢对叶荣耀说狠话。

只要叶荣耀不进学校里面,在自己门卫室门口站着等,也不违反规定,门卫老头也就不多说了。

毕竟这年头年轻人比较容易冲动,门卫老头也怕自己说多了,这个长的人高马大的年轻人打自己。

这时候,一个身影磨磨蹭蹭地从宿舍楼出来,慢腾腾地往门卫室走过来。

站在门卫室门口的叶荣耀一眼就看出了,走过来的是王萌这小丫头。

这时候王萌也发现站在门卫室门口的叶荣耀,王萌立刻用手捂脸,咬咬嘴唇,停下步伐,有些不敢走过来了。

好像怕被叶荣耀发现什么似的。

叶荣耀也发现王萌的异样了,就大步地往王萌走去。

“喂。你不能擅自进入学校里面的。”

门卫老头,见叶荣耀直接往学校里面走去,立即从保安室里出来说道。

不过这个时候。叶荣耀根本就不理会他。

“大叔!”

见叶荣耀走近自己,王萌低着头。沙哑地叫道。

“你脸怎么了?”

叶荣耀见王萌捂住脸,就盯着她问道。

“没,没什么!”

王萌有些逃避叶荣耀的眼光说道。王萌不敢给“大叔”看自己的脸,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很丑,王萌不想让叶荣耀看到。

“把手拿开。”

叶荣耀严肃地说道。叶荣耀明白到王萌肯定是出事情了,不然也不会捂住脸,不让自己看的。

“不要。”

王萌闻言,急忙把脸捂得更紧了。生怕被叶荣耀看到自己脸上的痕迹。

“给我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叶荣耀直接动手把王萌的手拿开。

只见王萌的右侧的半边脸整个红肿了起来,上面明显有一块手掌大小的红印,嘴角上也青紫了一块,左侧的脸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的。

“疼吗?”

叶荣耀心疼地摸摸王萌红肿的脸,还好自己过来了,要不然真的不知道,王萌受这么大的委屈,这整个脸都被人打肿了。这下多大的狠手啊。

以前叶荣耀在学校的时候,也经常跟人打架,可是从来没有在别人的脸上扫巴掌。至于打女人,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男人打女人是要被人看不起的。

可是现在叶荣耀看到王萌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被脸被打出这样,叶荣耀整个人心里冒火啊。

“疼……”

被叶荣耀摸着脸,王萌忍不住喊疼,刚刚被人打成这样,都还没有消肿呢,轻轻一碰就火辣辣地疼。

“到底怎么回事,告诉我!”

叶荣耀憋着气问道。这么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脸被打成这样红肿,叶荣耀真的火冒三丈。

什么人这么狠。竟然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下手。

叶荣耀有些庆幸自己今天有些不放心过来看看,要不然。还不知道这个事情,会对王萌的心灵造成多大的伤害。

要知道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心理很不稳定,很容易受到刺激,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我……我,是我不小心自己摔的。”王萌紧张地说道。

“还自己摔的?自己能摔出来这种伤吗?你当你大叔眼睛瞎了不成。”叶荣耀怒不可遏地说道。

脸上这么明显的巴掌印,叶荣耀还看不出来的话,叶荣耀自己都可以找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我…我…”

王萌有些不知所措,想把自己委屈告诉自己的“大叔”,有怕给他添麻烦,毕竟自己跟他非亲非故的。

要是自己是“大叔”的情~人该多好啊,那样的话,王萌就可以什么都毫无顾虑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大叔”。

王萌相信“大叔”会为自己出头的,可是自己现在根本不是“大叔”的情~人,王萌担心“大叔”会因为事情辣手,就不会帮自己。

别看这里是学校,可是现在的学生都很现实的,家里有权,有钱的,在学校里,就可以称王称霸,大家都不敢惹,生怕给自己家里添麻烦。

就是学校里的老师和领导,都很偏袒这些家里有权势的学生。当然相对于家里有钱的,家里有权的学生,在学校里更加吃香。

“没事,告诉大叔,大叔会为你出头的。”

叶荣耀温柔地望着王萌说道。多么可爱的小姑娘,看被欺负成这样,叶荣耀心疼啊!无论是谁,叶荣耀都要找他讨个说法。

“大叔,呜呜……”

王萌楞楞地看着叶荣耀,眼里的眼泪在也忍不住了,哗哗地往下流,整个人扑倒叶荣耀的怀里,大声地哭泣起来。

这时候,王萌觉得自己找到了安全的港湾了,紧紧地搂着叶荣耀的腰,在叶荣耀的怀里哭泣着。

“那个,这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