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三百九十二章 惩罚超市

第三百九十二章 惩罚超市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

cpa300_4“我孩子没有偷东西?”

女子很不高兴地说道。看书阁ansHhug最新更新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说自己才五岁大的孩子偷东西,女子真的很生气,这是对孩子的伤害。

“有没有偷东西的话,我们会查监控的,请你和你的孩子先到前台办公室,不要影响其他人的结算。”超市的管理人员说道。

“我说了我孩子没有偷东西,他只是五岁的孩子,懂什么啊,我家也不缺钱,几颗糖我们还至于偷吗?”

女子整个人怒了,这个超市的管理人员也是把自己的儿子当小偷处理,这让女子无法接受。

“对啊,不就几个糖的事情吗?人家小孩子才几岁啊,懂什么啊,拿几颗糖放在口袋里正常的很,有必要这样为了小孩子吗?开口闭口一个偷字,你们不觉的害臊吗?”

叶舒婷有些看不下去了,就站出来说话。毕竟小孩子才五、六岁大,什么屁事都不懂的年龄,看到好吃的东西,往自己的口袋里放,也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个超市的人员做法实在让人生厌,竟然开口闭口说孩子偷东西,这对小孩子幼小的心灵的一种伤害啊。

“是啊,小孩子这么小懂什么啊?干嘛为难人家小孩子。”

“谁家都有小孩子,你家的孩子拿了别人的东西,别人开口闭口说你孩子偷东西,你会怎么想啊。”

“对啊,不就几颗糖吗,算起来,也不值几块钱,有必要那么说人家小孩子吗?”

“太不像话了,这是对孩子的伤害。”

见有人出头了,超市收银台位置的人们也跟着纷纷指着超市的人员。

毕竟这事情超市方面做的实在太不地道了。人家五岁的小孩子懂什么啊,人家拿几颗糖果放到口袋里被发现了,你也不能说人家小孩子偷啊,最多说拿,要人家家长付钱就好了。

干嘛不依不饶地说人家小孩子偷东西啊,这对小孩子伤害多大啊。

现在哪个家庭的孩子不是家里的宝啊,怎么受的了自己家的孩子被人说成小偷来的。

“算了。你们走吧。”

超市管理人员见这么多人站出来指责自己这边,也有些恐慌了,就不再追究小孩子的事情了。

“不行,她必须先我孩子道歉!”

女人坚定地说道。作为一个母亲,必须捍卫自己孩子的尊严。刚才这个女服务员一而再地说自己孩子偷东西,这严重伤害了自己孩子的自尊心。会给孩子的幼小心灵留下伤害的。

她必须给自己孩子道歉。

“我为什么道歉,我说的是事实。”女服务员不高兴地说道。

“我孩子拿了超市的东西是不对,可以教育他,可是你这样反复地说我孩子偷东西,这么小的孩子,你不知道这样会对造成多大的伤害吗?”女子说道。

“我说的是事实,我不会道歉的。更不会跟一个小屁孩道歉的。”女服务员说道。

“道歉!”

马琳喊道。

“道歉!”

叶舒婷喊道。

“道歉!”

“道歉!”

在马琳和叶舒婷的带头下,整个超市想起络绎不绝的“道歉”的声音。

很快这个声音也惊动了超市的总经理下来。

了解了情况后,总经理强制要求女服务员向小孩子道歉。

……

“荣耀哥,我们厉害吧。”等事情处理好后。叶舒婷和马琳跑到叶荣耀身边邀功地说道。

“厉害。”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荣耀哥,我们换一边付款吧,我看到那个女服务员,心里不舒服。”叶舒婷说道。

“好。”

叶荣耀推着车往另一队上排。

“系统任务,宿主在二十四小时内盗取超市里部分值钱的东西,作为对超市的惩罚,任务完成奖励荣耀值100点。”

就在叶荣耀在收银台前排队的时候。“懒人系统”的电子合成声音在叶荣耀的脑海里响起。

“盗取东西?”

叶荣耀心里不由地一紧,叶荣耀实在没有想到“懒人系统”会出这样的任务,实在是太出叶荣耀意料之外的。

毕竟偷窃东西可是犯法的。

“荣耀哥。你怎么了?”

前面的人都走了,自己荣耀哥还楞在原地。叶舒婷就对叶荣耀问道。

“没什么。”

叶荣耀回过神来说道。

“荣耀哥,咱们快跟上去啊,要不然被人插队了。”马琳说道。

“好的。”

叶荣耀推着着跟着前面的人。

……

把叶舒婷和马琳送回浙南大学外语学院后,叶荣耀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

走出浙南大学的校门,叶荣耀招来一辆出租车,直接坐出租车去刚才去的那个世纪联华超市。

在超市门口看了看,叶荣耀就转身离开了。

叶荣耀突然想起来,超市里还有监控系统,如果自己就这样进去的话,就会被超市里的监控系统记录下自己的容貌。

这是叶荣耀不愿意的,毕竟今天叶荣耀要出做的是不光彩的事情,也就是盗窃,这还是不露出自己的真实相貌为好。

叶荣耀在离超市比较远的地方,买了一副墨镜,有到化妆店,买了一套化妆用的化妆道具,再去一个毕竟偏僻的店里,买了个帽子。

随便找了一家酒店,要了一个房间后,叶荣耀在房间里用化妆工具对自己稍微化妆了下,然后把帽子戴道头上。

整个人在镜子照了照,发现只要不是对自己很熟悉,或许靠近自己,很难再从相貌里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