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两千一百一十一章 茹毛饮血

第两千一百一十一章 茹毛饮血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这是吸毒草!”

叶荣耀一眼认出这是难得一见的“吸毒草”,没有想到这部落周围种植这么多的“吸毒草”。

吸毒草别名蜂香脂、蜜蜂花多年生宿根草本,耐寒耐阴耐干旱,也耐修剪。冬季能耐低于0°c的低温,夏季30°c以上的高温生长受限,最适宜的生长温度在10-20°c之间。

株高50厘米左右,茎叶具有雕牌肥皂香味,轮伞型花序,唇形淡粉紫色花,花期7-8月,香蜂草繁殖容易,可以播种,扦插和分株繁殖。

吸毒草能够吸收室内的有害气体,具有净化空气的作用。

吸毒草植株生长旺盛时会释放出一种清新的香气,对于甲醛、苯气、异味等具有强大的吸收能力,起到美化环境的作用,对于新装修好的房子来说,非常适合摆上一盆吸毒草。

吸毒草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有很强的杀空气中的病菌的作用,可以有效地灭杀一些空气中的病菌。

看到这些“吸毒草”,叶荣耀明白了,禁不住感叹这些部落土著的聪明。

要知道在非州在这片在陆地上,最可怕的不是自然灾害和野兽,也不是战争,而是疾病。

在非州这个医疗水平非常低下的地方,也许一个感冒就可以要了你的命,也许一个不留心染上传染病,在短时间内会让整个村子的人口都消失。

在部落周边种植“吸毒草”,具有很强的预防疾病的作用。

出了部落营地不远向东一拐,吸毒草稀疏了许多,这里是部落的牲口圈。在剑麻和木栅围成的空场上,散养着几十头牛,几个身形高大的部落居民在放牛。

见叶荣耀走过来,这些部落居民急忙对叶荣耀行礼。

现在叶荣耀是安尔拉村最尊贵的客人,这个部落的人只要见到叶荣耀都会对待长老一样对待叶荣耀。

叶荣耀可以感受到这些人出自内心的对自己的敬重。

很明显自己答应每年送十名部落孩子到华夏读书的事情,让这些部落的居民非常开心,也非常感激叶荣耀。

“叶大哥,你出来散步啊!”

艾穹鹰也在这里,看到叶荣耀,急忙走过来,对叶荣耀恭敬地叫道。

别看这艾穹鹰看起来很成熟,看起来三十五左右的眼前,其实他比叶荣耀的年龄还小,才十九岁。

不过这部落的男人都长的有些着急,二十出头的男人,看起来跟华夏三、四十岁的男人差多。

这跟非州部落里人的生活习性有关系,造成这里的男人普遍长的有些苍老。

叶荣耀在这部落里已经两天了,跟艾穹鹰也熟悉了,这艾穹鹰就跟他妹妹一样,称呼叶荣耀“叶大哥”。

“你好!”

叶荣耀对艾穹鹰点点头说道。

“叶大哥,我跟你说这里的牛有一半是我们家的。”

艾穹鹰自得地指着前面的一群牛,对叶荣耀说道。

在这部落里,牛羊的数量,代表着一个家庭的财富,作为这个部落的酋长,艾凯伦家是整个部落最富有的人。

“很不错。”

叶荣耀点点头道。

在这里已经好多天了,对这部落也有一定的了解。

一头牛就可以就可以去别的部落换取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女人在部落里属于财富的存在,是没有多少地位的。

最让叶荣耀有些受不了的是,这部落里对女孩子实行割礼,目的是免除女人在那方面的快感,并且确保女孩在结婚前仍是初女,即使结婚后也会对丈夫忠贞。

这是非常残忍的手术。

叶荣耀在这里才短短两天,就有好几位五、六岁的女孩子被进行割礼。

听到那些女孩子痛苦的惨叫,让叶荣耀心都碎了。

叶荣耀想去阻止,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因为这是不是一、两个人的事情,这是流行于中东及非洲地区的一种古老风俗,不是叶荣耀一个人想改变就能改变的。

这涉及到宗教信仰,叶荣耀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就算叶荣耀能阻止一时,但也不能阻止一世。

全世界有将近1.5亿的女性被割礼过,她们大部分都集中在非州和中东地带,这是一个很难纠正的极其残酷的习俗。

在割礼盛行的许多地方,女孩没有进行割礼会遭受男人以及其他妇女所鄙夷,会被社会排挤,也不能捧水款待客人,最重要的是没有进行割礼的女孩会嫁不出去的。

叶荣耀觉得自己能做的就是多送一些安尔拉村的年轻一代人去华夏读书,学习先进的文化,慢慢地改变这一个种极其残酷的习俗。

当然,叶荣耀也明白,这不是一代人两代人能改变的,或许要很多代入才能改变的。

毕竟思想传统的改变是最难的。

“¥@¥……”

艾穹鹰对不远处的一群部落青年喊道。

很快,几位部落青年合力从牛群里拽出一头黑牛,三个身材高瘦的青年,一个抓着牛角,控制着牛头,另两个用力压住牛身。

好在这头牛不大,不然三个身材高瘦的青年还控制不住它,当几个人把这牛稳住后,一个拿弓箭的部民凑上前来。

“这是要干嘛?”

叶荣耀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些部落青年的行动。

这是要杀牛吗?

就算要杀牛,也不用这么费事啊?

叶荣耀暗想。

就在这时候,一个部落青年拿出一把小刀,对着牛的大腿的静脉血管扎去……

“嗖”地一声,小刀在黑牛静脉血管上扎出了个小孔,一股血线从血管里激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