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两千一百零八章 分糖

第两千一百零八章 分糖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我们回去吧!”

叶荣耀尴尬地说道。

现在叶荣耀真的是囧大了,这脸丢得让叶荣耀特别郁闷啊!

要是前面有个地洞的话,叶荣耀现在真的想直接钻进去。

“嗯!”

艾尔莫也感觉到叶荣耀的不开心,不敢多说话,跟艾德玛扶着叶荣耀往回走。

现在两个人扶着叶荣耀,轻松很多,这回去的速度比来时的快很多了。

“谢谢你们!”

叶荣耀在艾尔莫她们的服侍下在那张所谓的床上躺好。

“大叔,刚才我……”

艾尔莫还为刚才的事情感到不安,怕叶荣耀生气。

“没什么,这给你们!”

叶荣耀打断艾尔莫的话,凭空拿出两包小白兔牛奶糖给对艾尔莫和爱德玛说道。

“大叔,这是什么啊?”

原本还好奇叶大叔凭空变出东西的爱尔莫和艾德玛立即被叶荣耀手上包装精致的小白兔牛奶糖给吸引住了。

对于生活在这么落后的部落里的艾尔莫和艾德玛可没有见过包装这么精致的糖果。

就算是那位嫁给外国人的姐姐回来,也只是给大家发那种很散的糖。

大家都舍不得吃,都被长辈给珍藏起来,只有家里来了重要的客人,才拿出几颗给大家尝尝鲜。

“这是大白兔糖,是华夏的特产,味道很好的,拿着。”

叶荣耀对艾德玛和艾尔莫说道。

让两个还没有婚嫁的小女孩扶着自己去方便,叶荣耀也很惭愧。

送给这两个丫头一人一包小白兔糖,算是对她们的感激。

“真的送给我们?”

艾德玛惊喜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在部落里,一年到头都吃不上几次糖,所以这糖在部落里是很珍贵的,平时大家也就是眼馋,却不敢吃。

这糖果都是招待尊贵的客人的。

“送给你们,拿去吃吧!”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对于生活在富裕国家像艾尔莫这么大的孩子,都已经过了喜欢吃糖的年龄,她们有着更高的追求。

可是对于非州这种非常贫穷国家的人们来说,一颗糖果,不但对小孩子很有诱惑力,就是对大人也很有诱惑力。

“谢谢大叔!”

艾尔莫和艾德玛开心地对叶荣耀说道。

对于生活在部落里的孩子,一颗糖对她们来说,都是一种恩赐。

“好了,谢谢你们,我要休息了!”

叶荣耀对两个非州女孩子说道。

现在叶荣耀要做的是尽快地恢复体力,最起码得也得要把身体恢复到可以自个儿上厕所的程度。

刚才真的是很尴尬,很丢人啊!

等艾尔莫和艾德玛两个小丫头走出茅草屋,叶荣耀就坐起来,调起体内所剩无几的内力,运起《九阳真经》。

这《九阳真经》对恢复体内的真气,恢复身体机能是最有效果的。

这比躺在这床上静养的效率高太多了。

……

“艾尔莫,大叔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走出茅草屋,艾德玛不安地看着艾尔莫问道。

“我不知道!”

艾尔莫摇摇头说道。

对于艾尔莫来说,现在最关心的是大叔说会送自己去华夏读书。

要是叶大叔真的愿意送自己去华夏读书的话,想想艾尔莫就激动。

“艾尔莫姐姐,艾德玛姐姐,你们手上什么东西啊?”

见艾尔莫和艾德玛从屋里出来,立即有一群小孩子围过来。

这些小孩子年龄跟艾尔莫相近,有的比艾尔莫小很多,他们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艾尔莫和艾德玛手上的小白兔奶糖。

“这是大叔给我的奶糖!”

艾德玛得意地扬扬手上的奶糖说道。

“奶糖!”

“什么是奶糖啊?”

“肯定很好吃!”

“糖很好吃,这奶糖肯定更加地好吃!”

“这奶糖看起来好漂亮,肯定很好吃!”

这些孩子眼睛发光地看着艾尔莫和艾德玛手上的牛奶糖。

对于这些小孩子来说,艾尔莫和艾德玛手上的牛奶糖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

不少孩子不断地流着口水地看着艾尔莫和艾德玛手上的牛奶糖。

大家都羡慕地看着艾尔莫和艾德玛,因为她们有机会接触外国人,所以她们可以拿到糖果。

要是外国人看上她们的话,她们就开心了,可以在国外过上令人羡慕富裕的生活。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羡慕艾尔莫和艾德玛,其中几个跟艾尔莫差不多年龄的男孩子,甚至眼力流露出悲伤的神情。

不管艾尔莫,还是艾德玛,她们都是部落里最美丽的女孩子,是部落里很多男人追逐的对象。

这一下子她们可能要嫁给外国人,这些男人心里非常地不舒服。

不过这事情由不得他们,对于部落来说,部落里的主事人都希望把部门里的年轻女孩子嫁给外国人。

倒不是为了这些年轻女孩子的幸福,而是外国人有钱,随便给点美金,对于部落来说都是难得的财富。

而且谁家都以自己女儿可以嫁给外国男人为荣。

就像艾凯深长老,就是因为外国人看上了他的女儿,他女儿嫁给了外国人,他才在部落里的地位上升,成为部落里的长老。

要知道在部落里,这长老的地位可是仅次于酋长的存在,在部落里可是很有话语权的。

就连他们家住的房子,也会是部落里最好的一些房子。

“艾尔莫姐姐,这糖好吃吗?”

一个小女孩子眼睛盯着艾尔莫手上的牛奶糖,奶声奶气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