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神迹

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神迹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你一个人会不会太辛苦了,也不方便,让小赵上去帮你吧!”

张参赞指着她身后的一位强壮的人员说道。

“不用,不用,你们只管在这里把人给接下去就可以。”

叶荣耀摇摇头,拒绝张参赞的好意。

这“安全号”随时都可以把内部空间给改变,可是现在这空间里有二十几具尸体,如果变成空间狭小的直升飞机的样子,挤下这么多具尸体,里面应该拥挤到根本就没有活动空间了。

这些人只要进去看一眼,就会发现异常,所以叶荣耀是不会让他们进“安全号”的。

“那辛苦你了!”

见叶荣耀不同意别人上去帮忙,张参赞也只能放弃这个打算了。

很快,叶荣耀抱出一具战士的尸体,两位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立即过来把这战士的尸体接了过去。

两具尸体!

五具尸体!

很快,这些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都开始忙不过来了,实在是叶荣耀的速度太快了,大家都还没有把尸体妥善放好,叶荣耀就从飞机上抱出一具尸体。

还好,当地保护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外国警卫们也过来帮忙。

花了一个多小时的司机,安全号里的尸体全部都搬了出来。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我走了!”

叶荣耀对柳亦菲说了一声,还不等许大使开口说话,飞机的舱门就关上了,“安全号”直接往天空飞去。

在“安全号”上,叶荣耀就跟柳亦菲商量好了,自己飞过来就她的事情需要保密,毕竟如果被人知道是叶荣耀在万里之遥的华夏开着飞机到这里救柳亦菲的话,会给叶荣耀带来很多麻烦。

毕竟有很多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用常理去解释。

叶荣耀这个人怕麻烦,所以不想让别人知道救柳亦菲的人是自己。

“你这位朋友怎么就这么走了?我们都还没有来得及跟他道谢呢。”

许大使看着已经远处的飞机,郁闷地对柳亦菲说道。

“他身份有些特殊,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谁。”

柳亦菲说道。

这是大实话,没有撒谎,所以柳亦菲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叶荣耀的身份确实很特殊,他也确实不想别人知道他跟这件事情有关系。

“哦!”

听柳亦菲这么说,许大使也就不再问下去了。

在非州这片土地上,战乱不断,在这里除了非州本土的武装人员外,还有很多外国的雇佣兵。

这些外国的雇佣兵非常强大,他们武器先进,作战能力都非常的强大,基本上都是一些国家特种兵退伍的军人组成的雇佣兵。

或许是柳亦菲运气好,遇上了一种在非州活动的雇佣兵,万幸的是柳亦菲认识这只雇佣兵的首领,才让柳亦菲活着回来,也带回了其他人员的尸骨。

在许大使看来,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明白。

“柳参赞,这直升飞机挤得下这么多士兵的尸体啊?”

张参赞好奇地问道。

“是很挤,不过再挤也要把他们全部带回来,要不是为了保护我,他们也不会牺牲了。”

柳亦菲伤心地说道。

“先不说这些了,小柳现在肯定很疲惫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还需要跟国内汇报情况,请求安排转机把这些烈士们运回国。”

许大使说道。

……

“安全号”没有往华夏方向飞去,而是隐身状态飞往塔斯肯国首都。

现在叶荣耀火气上来了,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这些叛军了。

很快,“安全号”飞到了塔斯肯国国家首都上空,从上空往下来,整个城市就像一座屠宰场,不断地有平民和被俘虏的士兵被杀害。

最为悲惨的就是这城市里的女人,被这些野蛮的叛军摧残。

看到这样的情景,叶荣耀不由地眉毛皱的起来。

战争往往伴随这罪恶的发生,可是真的看到这样的情景,叶荣耀却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都给我住手!”

叶荣耀从“安全号”里飞出来,对着这座大城市一声大喝。

顿时如同雷鸣声般的巨响在这城市每一个角落响起,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什么声音?”

“这是神的声音吗?”

“是神在发怒吗?”

一些行凶的叛军都吓得停止手上的动作,实在是这声音太大了,从空中传来,犹如神在发怒。

“你们这些畜生,你们的恶行已经让神愤怒了,神发怒了,你们会被神惩罚的。”

一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妻女被这些叛军摧残的中年男人愤怒地指着这些叛军喊道。

发怒完后,这位中年男子跪在地上,看着天空祈祷道:“无所不在的神呀,请降下愤怒的火焰灭了这些恶魔吧!”

被这中年男子这么一喊,这些叛军们顿时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其中一位叛军更是马上把枪拔了出来,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冷笑,举起对准了中年男子的脑袋。

“不要!”

“不要杀我爸爸!”

那两名被摧残过的女子惊恐地大喊起来。

“就是神也救不了他,呵呵呵!”

不过这名叛军根本就不会理会这两个被自己这些人欺凌过的女子,大笑地着手指勾动了扣板。

不过很快,这位叛军笑声嘎然而止,仿若鸭子被骤然间抓住了脖子一般。

他的眼珠子凸了出来,露出惊恐万分的目光,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指竟然无法勾动扣板。

跟他同样情况的还有这个房子里的其他叛军,他们发觉自己被一股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