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两千零八十四章 诡异的摔倒

第两千零八十四章 诡异的摔倒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警察同志,这几个人打伤我兄弟,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见警察过来,南哥脸色一变,立即指着叶荣耀他们说道。

听到这南哥的话,很多围观的群众不由地为之一乐。

刚才这群人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警察,还执行公务呢?

这真警察来了,他们变脸也太快了吧!

“对,就是他们打我们兄弟的!”

“我看到了,就是他打的,不信可以查监控。”

“快……快叫救护车,救人啊!”

这群刚才假冒警察的纷纷说道。

“叶……叶先生?”

这时候,两位警察目光看向叶荣耀,顿时愣住了。

“立正,敬礼!”

两位警察认清楚眼前的人是叶荣耀后,立即对叶荣耀敬礼。

现在整个阳平县警察部门的人,除了一些新进的人员外,基本上没有人不认识叶荣耀。

要知道王大富可是没少在大会小会上给警察机关的人看叶荣耀的照片,让大家眼睛放亮点,可不要得罪叶荣耀而不知。

“他们冒充警察,把他们带到警察局好好地查一遍。”

叶荣耀指着南哥他们对这两名警察交代道。

“快,快跑!”

南哥不傻,看这情况,就知道坏了,立即大喊一声,转身就跑。

“想跑,哪里有那么容易啊!”

叶荣耀冷笑地看着这些逃跑的大汉。

想在自己眼皮底下跑走,那是不可能的。

“哎呦!”

原本拼命往停车场跑去的南哥突然感觉自己脚被什么东西绊到,身体不可控地往前倒去,脑袋直接碰到石阶上。

“血……血……”

男哥忍着痛往头上一摸,脸色苍白地喊了声就晕死过去了。

一位手臂纹身的男子还没有跑多远,脚一软,整个人狗趴食一样跟水泥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顿时门牙都被这水泥地给磕掉几颗牙齿,疼得在地上打滚。

很快这群大汉接二连三地倒下,每一个都摔了很惨,基本上不是头破血流,就是门牙都被水泥地给磕断好几颗,都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这……这怎么回事啊?”

“好邪门啊!”

“这些人尼玛的是不是霉运附身啊!”

“报应,这是报应啊!”

看到这一幕,很多围观的群众顿时都瞪大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这种情况,如果一个人摔倒很正常,两个人摔倒也能说的过去,三个人摔倒可以说运气不好,可是这一群十几个人在短短两分钟不到的时间里都摔倒,各个还摔得不轻。

这真得活见鬼了。

“这……怎么会这样?”

两个警察叶傻眼了。

自己俩什么都还没有做,这群人逃跑的人呢,就这么全趴下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

“不要傻愣着了,赶紧叫人把这些人带走审讯,我估摸着这些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案底。”

叶荣耀见这两个年轻的警察还处于傻愣状态,就开口提醒他们。

毕竟这些人看似摔得不轻,一时半会从地上起不来,可等他们在地上缓过劲来,他们还是能逃跑的。

“是!”

被叶荣耀这一提醒,这两位警察回过神来,急忙给所里打电话请求支援。

“我们走吧!”

叶荣耀对被吓得不轻的任海泉和占莹莹说道。

“嗯!”

占莹莹脸红红地应道。

刚才自己一时冲动,竟然抱着叶校长哭泣,现在想起占莹莹脸红的厉害,都不敢直视叶校长了。

不过叶校长的怀抱真的好有安全感啊!

占莹莹心里暗暗想着。

……

“爸爸,妈妈!”

见自己爸爸、妈妈从车上下来,任宁宁激动地跑过去紧紧地抱着自己的爸爸妈妈。

校长他没有骗自己,他真的把自己爸爸妈妈给带回来了。

“宁宁,呜呜呜……”

占莹莹激动地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宝贝女儿。

两个人在外面逃难的日子,最放心不下,最让自己思念的人,就是自己这个宝贝闺女。

现在终于可以回来见自己女儿了,占莹莹心里激动啊!

“爸爸,妈妈……呜呜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抛下宁宁……呜呜呜……”

任宁宁伤心地哭泣道。

自从爸爸妈妈离家出走,任宁宁真的好伤心,好伤心。

“是爸爸妈妈的不对,爸爸妈妈错了,爸爸妈妈错了。”

任海泉抱着老婆和女儿激动地说道。

就这样,任宁宁一家三口紧紧地抱在一起哭泣着。

“只有失去过,才知道团圆的宝贵。”

看到这一幕,回想起自己父母,叶荣耀心中不由地有些感触。

……

“好了,一家人都团聚了,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大家该开心才对。”

见任宁宁一家人抱在一起哭泣的差不多了,叶荣耀开口说道。

“校长,谢谢你,我长大一定会报答你的。”

这时候哭得眼睛红红的任宁宁对着叶荣耀说道。

“好,希望你长大了,还记得我这个校长。”

叶荣耀笑道。

这是叶荣耀第二次听任宁宁说这样的话。

不过叶荣耀没有放在心里。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话是这么说,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这尊师重道的理念反而越来越淡了。

基本上大部分学生毕业后,就把自己的老师给忘记了,现在这个社会又有几个人都还记得自己的小学老师、初中老师、高中老师,大学老师的名字呢。

可以说根本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