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两千零七十章 混战

第两千零七十章 混战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快追,不要让他们跑了?”

“打伤我们家凯凯,还想跑!”

“追上这对坚夫银妇,竟然这样侮辱我们家凯凯!”

“张翰韵这个贱人,竟敢背叛我们家凯凯,想跑没有那么容易!”

“大家快追上他们,一定要给凯凯报仇!”

见叶荣耀拉着张翰韵跑走,这群疯狂的脑残粉立即纷纷嚷嚷地追了过去,一副要把叶荣耀他们千刀万剐似的。

“老板,怎么办?”

柳云山身边的几位保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景,见这么多疯狂的粉丝追赶叶荣耀和张翰韵,立即不安向柳云山问道。

“不用管他,我们走!”

柳云山摇摇头说道。

自己这个侄女婿可是刀枪不入,冲锋枪都伤不了他分毫,就这些粉丝想要伤害自己这个侄女婿,真的是开玩笑。

自己这些人还是赶紧离开吧,这些脑残粉疯狂起来可是非常可怕的,虽然身边有好几位保镖保护自己,可是那些脑残粉人数多啊,都可以碾压自己这些人了。

柳云山可不想冒那个险。

不过走之前,柳云山冷冷地看了看那个被一群粉丝包围着的李凯。

一个戏子也敢跟自己侄女婿抢女人,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走出飞机场,上了自己的豪华轿车,柳云山对自己身边的秘书赵丽娜问道:“我们集团有跟影视方面合作吗?”

“有,我们集团跟好几个影视公司合作,投资他们的影视,还有几家影视公司的部分股份。”

赵丽娜点点头说道。

“那你给那些影视公司老总打招呼,以后他们哪家公司如果用这个李凯,或者跟这个李凯合作的话,就是跟我们华阳集团作对。”

柳云山冷冷地说道。

虽然柳云山作为长辈,也不想自己侄女婿在外面养女人,可也不能看着有人打自己侄女婿在外面养的女人的主意。

“是!”

赵丽娜点点头道。

自从被打一个耳光后,赵丽娜算是明白了,那位神秘的叶先生跟自己老板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能让自己这位背景可怕的老板都对他礼让三分,这样的人物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不是自己这小小的秘书可以惹的。

……

“有点意思!”

飞机场出口,马钰看着被一群粉丝护送着离开李凯,冷笑地说道。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戏子,也敢跟叶院士抢女人,真得是找死。

“是有点意思,现在的娱乐圈里有些人有了些钱,都忘了自己是谁了。”

站在马钰身边的一位六十岁出头的黑衣老者点点头说道。

“跟下面的人交代,以后阿梨集团不允许跟这个李凯有什么合作,哪怕是沾点边都不行。”

马钰对自己身边的助理交代道。

“我马上发邮件通知下去。”

马钰身边的助理急忙点点头说道。

心里不由地为李凯惋惜,本来是娱乐圈大红大紫当红小鲜肉,得罪不该得罪的人,这次算是从娱乐圈里消失了。

“给我们集团所有分公司都交代,只要跟这李凯有关系的合作全部取消,不给一分钱的赔偿费,院线上只要跟他搭边的影片,都给我无条件地下线。”

黑衣老者对身后的几位助理交代道。

……

“不好,他们追上来了!”

张翰韵往身后看,不由地惊呼道。

“我抱你跑吧!”

主要是这张翰韵跑不快,为了摆脱身边一大群疯狂的粉丝追赶,叶荣耀一把抱起张翰韵。

施展“凌波微步”,几个闪身,就上百米开外了。

“活见鬼了!”

“天啊!”

“这……这怎么可能!”

“凌波微步?”

在叶荣耀和张翰韵身后追赶的那些李凯的疯狂粉丝,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坏了。

原本就要追上人的,只见那个长得魁梧的男子抱起张翰韵,几个闪身就几百米开外了,再一转眼人就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之外了。

这让大家想起电视剧里《天龙八部》段誉的“凌波微步”。

这世界上真的有“凌波微步”这么神奇的功夫吗?

“人呢?”

“人哪里去了?”

“你们怎么停下了了?那坚夫银妇呢?”

后面追上来的人,见追在前面的人都停下来了,不由地疑惑地问道。

“跑了!”

追在最前面的几个人郁闷地说道。

或者说是无力。

人家都会传说中的“凌波微步”了,自己这些人还怎么追啊!

根本就追不上好不!

“跑了,怎么就跑了,你们这么多大男人在追,怎么可能让那对坚夫银妇跑了呢!”

“就是,他们跑的再快,也不可能跑得没有人影啊!”

后面追上来的这些李凯的脑残粉顿时不满地嚷道。

那对“坚夫银妇”把自己心爱的凯凯给打成那样,剥他们的皮的心都有了,怎么可以就这么便宜让他们跑走了。

肯定是这几个男人没有尽全力去追。

“他们会凌波微步,我们怎么追啊!”

一位追在最前面的青年男子郁闷地说道。

作为李凯的脑残粉,这青年男子可是啃叶荣耀的骨头的心都有,这被叶荣耀给跑了,他心里也特别地郁闷。

“凌波微步?”

“开什么玩笑啊,还凌波微步,你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啊?”

“就是,肯定是你们不用心去追那对坚夫银妇,才让他们跑的。”

“肯定是这样的,还什么凌波微步,能不能找个有脑子的借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