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两千零四十一章 “保镖”

第两千零四十一章 “保镖”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那怎么办啊?”

柳箐箐不安地问道。

毕竟是自己的亲叔叔啊,这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一家人都要伤心死了。

“我……我暂时也没有办法。”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如果这柳家三叔留在家里,有自己在,叶荣耀相信能保住三叔,可是他要去缅国,叶荣耀也是鞭长莫及啊!

毕竟缅国离华夏京城相隔万里,要是柳家三叔遇到危险,打电话给叶荣耀,叶荣耀就是开着“安全号”,也要几分钟时间才能到。

要知道有时候,几分钟时间就很轻松干掉一个人的性命啊!

“要不……要不,我把这护身符给三叔。”

柳箐箐想了想说道。

“不行!”

叶荣耀直接给否定了。

要知道这护身符是叶荣耀送给自己老婆的,自己老婆贴身挂在身上的,这么贴身的东西,怎么可以送给别的男人呢。

就算是柳箐箐的三叔,也不行!

叶荣耀这是吃醋啊!

“为什么啊?”

柳箐箐不解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这个……”

叶荣耀一时语塞,毕竟总不能跟自己妻子解释是因为自己吃醋,所以不能把这“护身符”给柳家三叔挂。

不过很快,叶荣耀反应过来了,“三叔是无神主义者,你把这护身符给他,他肯定不信这东西,肯定不会随身携带,这护身符也就没有用了,再说了,这护身符只是一次性,只能保护三叔一次,不可能一直保护三叔的。”

“这倒是!”

柳箐箐点点头,毕竟自己三叔是怎么样的人,柳箐箐可是比叶荣耀更加了解,自己真的把这“护身符”送给三叔的话,他弄不好转身就把这“护身符”给扔到垃圾桶里。

“好了,睡觉吧!”

叶荣耀搂着柳箐箐说道。

现在都凌晨一点多了,经历三场剧烈的夫妻运动,叶荣耀现在困意上来厉害。

“我睡不着!”

柳箐箐摇摇头。

一听自己三叔有“血光之灾”,柳箐箐现在什么困意都没有了。

现在想着怎么办自己叔叔躲避这“血光之灾。”

“那我先睡了!”

叶荣耀真的很困,闭上眼睛就想睡觉。

“你先睡吧!”

柳箐箐点点说道。

现在柳箐箐脑子不断地想着办法。

“让三叔多带些保镖过去?”

柳箐箐想到一个办法。

像柳家三叔这么有钱的人,身边是有武功高强的保镖保护他的。

就柳箐箐所知,自己三叔身边最少有三个退伍的特种兵在保护他。

不过很快,柳箐箐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毕竟这些保镖再厉害,也只是凡人,做不到万无一失。

万一对方的人数多,还有武器怎么办。

再说那边是缅国,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很不利啊!

除非找一个非常厉害的非人类一样的高手保护自己的叔叔。

想到这里,柳箐箐不由地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熟睡的,还打着呼噜熟睡的男人。

自己老公不就是一个这样存在吗?

刀枪不入,还会飞,甚至柳箐箐知道自己老公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厉害本领。

要是自己老公出马的话,三叔肯定不会有事的。

虽然柳箐箐决定了一个不做烂好人,让自己老公做危险的事情,可是这是自己的亲三叔,这让柳箐箐不由地打起自己男人的主意了。

想着想着,柳箐箐很快就睡着了……

……

“柳总,这位是?”

赵丽娜疑惑地看着柳云山身后带着墨镜的男子,疑惑地对柳云山问道。

毕竟这次参加“亚洲企业国际高峰论坛”人员名单都定下来,自己作为柳总的秘书肯定是要陪同他去的,还有就是柳总的三位保镖也是要跟着保护柳总的安全。

这突然出现的这么一位带着墨镜的男子,让赵丽娜很疑惑,这不是名单里的人,自己也没有给他购置飞机票啊。

“你叫我叶先生就好了。”

没有等柳家三叔给自己介绍,叶荣耀冷冷地看着赵丽娜说道。

还好叶荣耀是带着墨镜,要不是这冰冷的目光,肯定会把赵丽娜给吓坏了。

赵丽娜目光看向柳云山,见他对自己点点头,就淡淡地应了声,就不再理会叶荣耀。

在赵丽娜看来,这人长的这么魁梧,肯定是柳总新找来的保镖。

这位保镖这么吊,跟自己说话还这么冰冷,还自称“叶先生”,柳总竟然还默许了。

这说明一点,这位保镖很有本事。

不过在有本事的保镖,也就是个保镖,现在他估计不知道自己跟柳总的关系,不然肯定不敢用这个态度对待自己。

赵丽娜心里想着。

“怪不得三叔一再不想让自己跟着过来,原来是有猫腻啊!”

叶荣耀目光在这赵丽娜身上转了一圈后,心里暗暗地想着。

很明显,这赵丽娜跟自己三叔有一腿。

不过这是长辈的事情,叶荣耀这做晚辈的,也不好多说什么。

说实在话,这次要不是自己老婆求着自己跟柳家三叔一起去缅国,保护柳家三叔的安全,叶荣耀根本就不想来。

更加不想知道这位三叔乱七八糟的事情。

其实叶荣耀不知道,这位柳家三叔柳云山现在的心情也很不好。

刚才一到飞机场,自己的秘书赵丽娜就跑过来,不等自己开口说话,就给自己一个热吻。

一下子把自己跟赵丽娜的关系暴露在自己这个侄女婿叶荣耀的面前。

虽然说自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