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两千零四十章 “血光之灾?”

第两千零四十章 “血光之灾?”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进去吧,外面怪冷的。”

叶荣耀笑了笑对大家说道。

这京城的气温比南方低很多,这冷不丁地一下子从南方来到北方,温差如此之大,叶荣耀倒是没有问题,可嘟嘟她们明显感到冷,身体都有些瑟瑟发抖了。

……

“荣耀来了!”

“呵呵呵,刚才老爷子还念叨你们怎么还没有来呢,我上楼告诉老爷子你们来了。”

“嘟嘟又长高了!”

见叶荣耀一家人进屋里,原本在屋里的柳家人都纷纷向叶荣耀他们打招呼。

现在整个柳家都非常认可叶荣耀这个女婿。

“外公新年好!”

“外婆新年好!”

“二舅姥爷新年好!”

“三舅姥爷新年好!”

……

小嘟嘟的嘴很甜,一进屋就对各个长辈喊起来,让这些长辈们很开心,这红包自然也少不了了,基本上每人都给嘟嘟一个大红包。

看那个红包厚度,里面的钱肯定不少于两千块钱。

看来今天嘟嘟这丫头是要发大财了。

“姑婆新年好!”

嘟嘟跑到柳小凤前面对她喊道。

“我都成姑婆了!”

柳小凤有些郁闷啊,自己都还是闺中待嫁的黄花闺女,这都成婆婆级别的人了。

“那你还不赶紧找人嫁了!”

柳老爷子这时候刚好下楼,听到自己小女儿的话,立即说道。

现在最让柳老爷子头疼的就是自己这小女儿的婚事,三十多岁的女人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倒不是没有人追求柳小凤,以她的容貌和柳家的家世,追求柳小凤的男孩子多得去了。

可惜这丫头眼高于顶,都看不上那些男孩子。

现在倒是有一个入她眼的,可惜那是自己的孙女婿,跟这丫头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柳老爷子最头疼的事情。

柳老爷子又不眼瞎,哪里看不出来自己小女儿对叶荣耀的情絮啊!

只是这事情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不是古代还可以……

“爸,你瞎说什么啊!”

柳小凤不满地打断柳老爷子的思绪说道。

“哎……”

柳老爷子叹了声,什么都不说了。

女儿都这么大了,自己做父亲的也管不了她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随她吧!

到了柳老爷子这个岁数,很多事情都想得比较开。

“祖姥爷新年好!”

见柳老爷子从楼梯上下来,嘟嘟马上跑过去对他喊道。

每次来京城,柳老爷子都很疼嘟嘟,这丫头也特别喜欢她这位祖姥爷。

“我的宝贝曾外孙女来了,快到祖姥爷这来,祖姥爷给你大红包。”

柳老爷子宠爱地对嘟嘟招手。

现在自己家也是四世同堂了,这让柳老爷子特别地开心。

……

今天是家宴,除了自己家里人,柳家今天是不接待外人来拜年。

当然那些柳老爷子的老部下和一些柳家旁系的晚辈也晓得,不会在大年初二上门拜年的。

一般都是大年初三开始上门给老领导拜年的。

中午饭过后,女人们都坐在一起聊她们感兴趣的事情,而男人们在一起,自然讨论这国家大事了。

这柳家的男人大部分都是在国家单位上班,还都身处要职。

叶荣耀对这些不感兴趣,可也不好走开,就无聊地坐在沙发上听他们聊国家大事。

很多都是政策性的东西,挺复杂的,叶荣耀听着有些云里雾里的,不太懂。

当然不懂,叶荣耀也不关心。

“咦……”

叶荣耀刚把目光看向柳家三叔柳云山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隐隐约约叶荣耀看到火光、枪声、女人的哭泣声,地上流着鲜血……

不过很快,这些场景在叶荣耀脑海地消失了。

叶荣耀明白,这是自己的“天眼”提前预知了一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这三叔身上的事情。

看来,这位柳家三叔这几天可能有大麻烦了。

“三叔,你最近要出远门吗?”

叶荣耀打断柳家这些男人谈论国家大事问道。

“是啊,明天就要去缅国参加一个亚洲企业国际高峰论坛。”

作为华阳集团总裁,柳云山属于华夏的顶级企业家之一,这次亚洲企业国际高峰论坛,自然会邀请他参加了。

毕竟柳云山是整个世界都是很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之一。

“如果可以的话,三叔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不管怎么说,这次柳家三叔去缅国参加这亚洲企业国际高峰论坛,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从叶荣耀刚才隐隐约约看到的情景说,就一个字“惨”。

仔细打量柳家三叔的面相,他不是什么短命像,他这次去缅国虽然有血光之灾,却没有什么性命之忧。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命运是存在变数的。

就算是柳家三叔这次没有性命之忧,这血光之灾也是很危险的,一句话,就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来。

“怎么了?荣耀你听到什么风声?”

柳云山疑惑地看着叶荣耀,有些不明白叶荣耀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劝自己不要去缅国参加这亚洲企业国际高峰论坛。

“没有,只不过我觉得这几天是咱们国家的传统春节,大家都休息不干活了,在家里陪陪老人、陪陪小孩,欢度春节,三叔你明天就出国不太好吧。”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毕竟这天机不可泄露,叶荣耀能通过“天眼”看到,能感知到一些人未来发生事情,可这些绝对不能跟第二个人讲。

倒不是担心别人不相信,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