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两千零三十一章 黄脸婆?

第两千零三十一章 黄脸婆?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不错,很漂亮!”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不管怎么说,人家姑娘家能看上自己,那也是看得起自己,叶荣耀也不能打击对方自信啊!

“那还犹豫什么啊,赶紧跟我三妹交换手机号码,加微信啊!”

红衣服的年轻女子开心地说道。

“我……”

叶荣耀想给这三位年轻的女子说明自己已经结婚,不过还不等叶荣耀开口说话,就被对方给打断了。

“我什么我啊,我们女人都不害羞,你一个大男人还害羞吗?”

急性子的红衣服年轻女子看着叶荣耀说道。

这赵老公就是要找身体强壮的,像自己那个在政斧部门当主任的老公,文文弱弱的,晚上跟他出去玩,都不敢去人少的地方,怕遇上坏人。

像眼前这位男人就不一样,长得特别地高大威猛,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跟他出去绝对有安全感。

自己和二妹的对象都是文文弱弱的男人,这三妹就应该找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

这样别人也不敢小视自己家,就眼前这妹夫的身段,往那一站,都能吓住对方。

还好叶荣耀不知道这红衣女子的想法,要不然真的要吓一大跳。

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她的妹夫了?

自己可是有家室的人。

“就是,我跟你说,追求我三妹的人可多了,要不是家里规定了,她只能找医生和大学老师,哪里还轮的上你啊,所以你一个大男人就该主动点。”

白色外衣的年轻女子也对叶荣耀说道。

这两个年轻女子都是急性子的,都不给叶荣耀开口说话的机会。

“爸爸,爸爸!”

就在叶荣耀要向这三位年轻女子说明自己已经结婚的时候,嘟嘟就跑过来,抱着叶荣耀腿喊道。

“我的宝贝闺女!”

叶荣耀一把抱起嘟嘟,高兴地说道。

“你有女儿了?”

一直没有跟叶荣耀说话的那个穿蓝色外衣的年轻女子盯着叶荣耀问道。

弄了半天,这个男人都有女儿了,有女儿肯定是有老婆了。

想想自己两个姐姐愣是要自己跟这么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交往,蓝色外衣年轻女子都快疯了。

这叫什么事情啊!

现在这地上要是有一个洞的话,蓝色外衣年轻女子恨不得钻进去。

“对啊,这是我女儿。”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你骗我们?”

穿红色衣服年轻女子愤怒地看着叶荣耀说话。

这好不容易遇上一个挺适合自己三妹的男人,怎么就已经有老婆了,竟然还有孩子了。

“我什么时候骗你们了,只是你们一直都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啊!”

叶荣耀有些好笑地说道。

有时候,跟女人是没有办法说清楚的。

“哼,你干嘛那么早就结婚了?”

那穿白色衣服年轻女子不满地看着叶荣耀说话。

太可恶了,这男人简直是浪费自己三姐妹的表情。

亏自己还那么希望他做自己的妹夫呢。

“这怨我吗?”

叶荣耀顿时无语了,哪有这样的,自己现在都三十说了,还结婚早吗?

在农村里像自己这样岁数还没有结婚的,父母可真的着急死了。

合着在她们眼里,自己还属于早婚不成!

“你要是现在还没有结婚的话,就能娶到像我妹妹这么如花似玉的漂亮媳妇了,哪里像你这样,只能娶个黄脸婆。”

红色外衣年轻女子不满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黄脸婆?”

叶荣耀顿时傻眼了。

这三个年轻女子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

自己的老婆要是是黄脸婆的话,这世界上还有美女吗?

“我妈妈才不是黄脸婆呢。”

虽然嘟嘟不明白什么叫“黄脸婆”,不过嘟嘟明白,这红衣服阿姨肯定是在说自己妈妈的坏话。

嘟嘟才不会让别人说妈妈的坏话的。

“难不成你妈妈会比我三妹更漂亮不成?”

红衣服年轻女子看着嘟嘟问道。

“那个……我就是你们嘴里的那个黄脸婆,”

被人说成黄脸婆,柳箐箐再好的脾气也有些生气了,忍不住走过来,站在叶荣耀身边看着这三个年轻女子说道。

“你……你是他妻子?”

“这……这怎么可能呢?”

“你……”

柳箐箐的出现,顿时吓到了这三位年轻女子。

这女人长的也太漂亮了吧?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啊?

这让自己这些女人还怎么活啊?

“我给你们介绍下,这就是我的妻子,真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她不是什么黄脸婆。”

叶荣耀搂住柳箐箐微笑地对这三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年轻女子说道。

“我们走!”

回过神来,红衣女子对自己两姐妹说了一声,转头就走了。

真的没有脸在这里待下去了。

这男人有这么绝色的妻子,哪里还会看上自己的三妹啊!

“姐……”

穿蓝色衣服年轻女子急忙追上红衣服女子喊道。

“妹妹,算了,这好男人太抢手了,咱们下手晚了。”

红衣服年轻女子回过头安慰自己的妹妹说道。

“是啊,三妹你要想开点,那个女人长的太美了,咱们竞争不过她啊,天涯何处无芳草,我们肯定能帮你找一个更好的男人。”

白色衣服的年轻女子也对自己妹妹劝道。

“姐,你们说什么啊,弄得我好像是嫁不出去的女人似的。”

蓝色衣服年轻女子郁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