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揍他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揍他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小子,诚晨是你叫的吗?”

一听电话里的话,小肆儿顿时怒气冲天了。

“你是谁?”

电话里的男人声音,把项少瑜吓了一跳。

“我是潘诚晨的老公,我告诉你,你以后不许再骚扰我老婆,否则我揍死你。”

小肆儿怒道。

“原来是诚晨的老公啊,我看上你老婆了,开个价吧?”

项少瑜一点都不担心潘诚晨的老公发现自己在追求潘诚晨。

在追求潘诚晨之前,项少瑜可是把潘诚晨的家庭的基本情况都调查清楚了,潘诚晨的老公不过是一个桃源村的农民。

唯一让项少瑜忌讳的是,潘诚晨的老公跟叶荣耀是同村的,小肆儿还在叶荣耀家打杂,或多或少都跟叶荣耀有些关系。

不过现在被这潘诚晨老公发现了,项少瑜反而没有什么顾忌了。

在项少瑜看来,如果这潘诚晨的老公跟叶荣耀关系好的话,也不可能还是一个打杂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潘诚晨的老公跟叶荣耀的关系一般。

只要是自己不要做的太过分,只要这潘诚晨自愿跟自己好上,这叶荣耀肯定不会插手的。

至于潘诚晨,说实在话,这些日子接触下来,以项少瑜多年追求女孩子的经验,这潘诚晨虽然一而再地拒绝自己的追求,可项少瑜可以看出来,潘诚晨对自己有好感,她拒绝自己的态度的越来越无力了。

只要自己再加一把火,自己肯定能睡上潘诚晨。

可惜项少瑜不知道,潘诚晨经历过那样的一场梦,现在厌恶他厉害,绝对不会再让他靠近了。

“无耻!”

因为手机现在开免提,潘诚晨自然也听到项少瑜那无耻的话,顿时心里暗骂项少瑜无耻。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来自己以前看到的这个项少瑜原来都是表象,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太无耻了。

还好,还好,自己经历那样的一场梦。

要不然自己真的掉入狼坑都不知道的。

现在潘诚晨不由地想起箐箐嫂子对自己说的话,“遵守本份的女人才是最幸福的。”

真的是太对了!

“你有病!”

小肆儿顿时火冒三丈,竟然有这么无耻的男人。

这人现在不在自己跟前,要是在自己跟前,小肆儿绝对把他打的爹娘都认不出来。

“一百万怎么样?只要你把潘诚晨让给我,我就给你一百万?”

项少瑜说道。

对于项少瑜来说,最不缺的就是钱,以前项少瑜都花几百万包女明星玩,只不过玩久了,项少瑜对女明星没有兴趣了,反而喜欢潘诚晨这样的有妇之夫。

不得不说有些男人有钱了,这心态也不正常了。

“你……”

小肆儿怒得都说不出话了,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男人。

“怎么一百万不够啊,那两百万怎么样?”

项少瑜无耻地说道。

“好,你在哪来?”

小肆儿强忍怒气地问道。

“这就对了,钱可是好东西,有两百万你可以找个更加漂亮的黄花大闺女,下午一点钟我在县城的蓝月咖啡厅等你。”

项少瑜得意地说道。

在项少瑜看来,这年头不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太少了。

什么海誓山盟,什么至死不渝的婚姻,在金钱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好,我会准时去的。”

小肆儿说了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老公,你……”

潘诚晨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小肆儿说道。

怎么也没有想到小肆儿会为了两百万把自己让给别的男人,这让潘诚晨绝望了。

“老婆,你想什么啊,别说两百万,就是两个亿,哦……不……不论多少钱,我都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的,你是我的老婆,这辈子都是我的老婆,谁都别想沾染你。”

小肆儿明白自己老婆误会了,急忙解释。

“可你刚才……?”

潘诚晨不解地看着小肆儿问道。

“这个人太无耻了,竟然这样侮辱我和你,我这是要把他约出来,不把他揍一顿,难解我心头之恨。”

小肆儿解释道。

这个项少瑜竟敢打自己老婆的主意,还经常骚扰自己的老婆,不暴揍他一顿,小肆儿晚上都睡不着觉。

小肆儿可没有那么好的心里素质,能把这事情给忍住。

“你要打他?”

潘诚晨吓了一大跳。

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老公是想要把项少瑜约出来是要揍他。

潘诚晨又是感动,又是担心。

“对!”

小肆儿点点头说道。

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坐视自己妻子被别的男人骚扰。

“老公,我们还是算了吧,这项少瑜可是项氏集团的总裁,有钱有势,咱们斗不过他的。”

虽然潘诚晨很感动,不过还是不想自己老公去冒险。

打项少瑜一顿容易,可是这项家可不是普通家庭,那是整个玟州市排行前五的富豪家族。

更何况这项少瑜是项家的继承人,要是被打的话,这事情真的闹大了。

潘诚晨可不想自己老公出事。

“不管他是谁,就是天王老子,敢骚扰我老婆,我都要揍他!”

小肆儿怒道。

“可是我不想你出手,老公,我们算了吧,以后我离他远点就是了。”

潘诚晨对小肆儿劝道。

“这是我们男人间的事情,你们女人不要管。”

小肆儿霸气地说道。

对于这个事情,小肆儿真的不能忍。

在小肆儿看来,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欺负、骚扰,自己都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