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心痛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心痛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谢谢你!”

躺在病床上的潘诚晨情绪有些复杂地看着小肆儿说道。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小肆儿摇摇头说道。

说实在话,小肆儿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再次见到潘诚晨的时候,会是在病房里,看她现在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看着小肆儿心疼啊!

如果……如果她不跟自己离婚的话,自己这辈子都不会让她这样的受苦。

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

虽然小肆儿心疼,可他也明白,自己跟潘诚晨已经是过去式了,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可能跟潘诚晨复婚了。

不管是自己父母,还是自己,小肆儿发觉自己虽然还对潘诚晨有感情,可是还是无法再接受她。

毕竟现在大半年过去了,如论是她,还是自己都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了。

“小肆,你快坐,快坐!”

潘诚晨的嫂子急忙搬来一张椅子过来,对小肆儿说道。

还是这个前妹夫给力啊,这一出马就把自己老公和公公给救出来了。

自己这个小姑子真的瞎了眼了,以为嫁给项家就了不起了。

一点都不知道这位低调的前妹夫才是真正的厉害,这项家不是在警察局里有人吗,不是要把自己丈夫和公公弄到坐牢吗?

这小肆儿一出马,还不是把自己老公和公公从派出所里保释出来了吗!

这才是真正有本事的男人啊!

也不知道潘诚晨怎么就那么瞎,自己守着一座宝山不知,竟然还嫌弃他!

“不了,我还有事要先回去了。”

小肆儿摇摇头说道。

“小肆,这次真的麻烦你了,要不是你,我们爷俩都要在派出所里待着了。”

潘诚晨的父亲感激地对小肆儿说道。

对于小肆儿这个女婿,潘诚晨的父亲是非常满意的,可惜了自己女儿不懂得好好珍惜。

现在后悔都已经晚了!

“爸,这是我应该做的。”

小肆儿说道。

“小肆,潘宇和他爸不用再回派出所了吧?”

潘诚晨的母亲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放心,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对方也就算皮肉伤,我已经给派出所交了两千块的罚款,这个事情也就结束了。”

小肆儿说道。

“这就好,这就好,我怕项家还会来找事,人家有钱有势,我们普通老百姓斗不过他们。”

潘诚晨的母亲担心地说道。

“妈,你放心好了,项家人不敢胡闹的,我已经通过人警告他们家了,如果敢再伤害你们家的话,我会对他们不客气的。”

小肆儿霸气地说道。

自从当上桃源医院的副院长,这眼界广了,认识的人也多了,小肆儿说话也霸气起来了。

这让潘诚晨有些看呆了!

小肆儿还是很有男子汉的气质,只是被自己忽视了。

可惜明白这一点,已经太晚了!

“谢谢,谢谢!”

听到小肆儿的话,潘诚晨一家都感激地道。

毕竟现在小肆儿已经不是自己家的女婿了,他也没有义务帮助自己家,可现在他还是出手帮助自己家,这是人家有情有义啊!

多好的男人啊!

可惜了!

潘诚晨一家人不由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诚晨,我……我先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小肆儿有些不忍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潘诚晨,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向她说道。

“谢谢你!”

潘诚晨情绪低落地说道。

“那……我走了!”

小肆儿说了声,毅然转头往病房外走去。

“等……等……”

不知道为什么,潘诚晨忍不住喊住小肆儿。

“还有事?”

小肆儿回过头看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潘诚晨问道。

“她……她是你现在的妻子吗?”

潘诚晨指着挽着小肆儿手臂的年轻女子对小肆儿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肆儿身边这个年轻女子,潘诚晨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如果……如果自己没有跟小肆儿离婚的话,现在挽着小肆儿手臂的人绝对是自己。

只是……

潘诚晨不由地有些苦涩!

“她是我女朋友芳芳。”

说道这里,小肆儿犹豫了下,继续说道:“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潘诚晨沉默地看了一眼小肆儿的女朋友芳芳,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她很漂亮,祝你们幸福。”

“谢谢!”

小肆儿有些心痛,不过还是忍着心痛说道。

这是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可现在却成了往事!

“我们走吧!”

米芳芳挽着小肆儿说道。

“嗯!”

小肆儿点点头,就被米芳芳挽着手臂走出病房。

“呜呜呜……”

身后传来潘诚晨痛哭声,小肆儿想回头,跟以前一样哄着她开心,不过看看自己身边的芳芳,小肆儿明白,再也回不过去了。

咬着牙,小肆儿带着芳芳离开了。

……

四月八日。

今天是小肆儿和芳芳的结婚的日子,他们的婚礼在叶荣耀家的大院子里举行,来了很多客人,有商界名流、有政府官员,也有一些明星。

潘诚晨也在人群里,看着这么多客人对小肆儿的祝福,潘诚晨心里不由地特别地酸楚。

自己一直以来都瞧不起小肆儿,觉得他没有什么本事,现在才明白自己错了,自己真的错了。

小肆儿能跟在叶大哥的身边做事,哪怕是打杂,也比那些大公司、大集团的老总强,比他们都有号召力。

可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