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悲催的潘诚晨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悲催的潘诚晨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很快,电话接通了。

“我离婚了!”

潘诚晨对着电话那边人说道。

“你现在在哪来?”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

“呜呜呜……我在民政局!”

潘诚晨再也忍不住了,哭泣地说道。

事情到了这一步,潘诚晨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现在能做的就是按着自己想法继续做下去。

“你等我,我马上就到民政局!”

电话那头青年男子说道。

挂断电话后,潘诚晨一个人坐在民政局外面的广场的一个石椅上。

……

十几分钟后,一辆保时捷轿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后,从驾驶座位置走出一位三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

这个青年男子穿着非常高档,打扮的也很洋气,给人的感觉,就是有钱的成功男士,加上帅气的面孔,路上不少年轻女子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诚晨!”

项少瑜走到潘诚晨身边温柔地说道。

“少瑜,你来了!”

潘诚晨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项少瑜。

这个项少瑜是项式集团执行总裁,是玟州非常有名的青年企业家,其个人资产都已经有十几亿美金,其整个家族的资产都达到上百亿美金,哪怕是在富裕的玟州,项家都是有数的有钱家族。

潘诚晨跟这位项少瑜认识是在一次慈善宴会上,年轻漂亮的潘诚晨,自然吸引了项少瑜目光。

从那时开始,这项少瑜就对潘诚晨穷追不舍,哪怕是知道潘诚晨已经嫁人了,已有老公了,这项少瑜还是一如既往地追求着潘诚晨,这份情谊让潘诚晨很感动。

上次潘诚晨去医院打胎,就是让项少瑜陪着去的,这项少瑜的温柔体贴,让潘诚晨很感动。

自然而然潘诚晨对这项少瑜有好感,甚至可以说喜欢上了项少瑜。

这次跟小肆儿离婚,潘诚晨就是准备接受项少瑜的追求。

“我来了!”

项少瑜一把抱住潘诚晨。

“呜呜呜……”

潘诚晨再也忍不住了,紧紧地抱着项少瑜,靠在他的怀里哭泣。

“哭吧,哭一下心里会好受些。”

项少瑜拍拍潘诚晨的后背说道。

就这样,潘诚晨在项少瑜的怀里哭泣了十几分钟才结束。

“我不能在他家住了!”

潘诚晨说道。

“没事,我给你找地方住。”

项少瑜安慰地说道。

“嗯!”

潘诚晨点点头应了声。

……

这一离婚,也没有什么约束,潘诚晨很快地跟项少瑜同居起来了。

自然而然,潘诚晨也没有脸面在“箐耀慈善基金会”上班了,很快就辞去了在“箐耀慈善基金会”的职位,开始追逐自己的新的恋情。

项少瑜确实对潘诚晨很好,两人同居一段时间后,项少瑜也兑现诺言要娶潘诚晨了。

这让潘诚晨很开心,打扮的漂漂亮亮,陪项少瑜到他家见他的父母,也是自己的未来公婆。

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潘诚晨自然让项少瑜的父母很满意,这让潘诚晨很高兴。

当然也有让潘诚晨不高兴的地方,就是这项少瑜离过婚,还有一个十岁大和十二岁大的儿女。

这些,项少瑜都没有跟自己交代过。

不过想想自己也是离婚的人,潘诚晨也就释然了。

肯定是项少瑜太爱自己了,怕告诉自己他有两个这么大的孩子,会吓到自己,不嫁给他。

这样一想,潘诚晨心里也释然了。

能嫁到项家这样的豪门,做一个豪门阔妇,这不是自己的想要的吗?

……

没有多久,潘诚晨如愿以偿地嫁人了项家,当上了项家的少奶奶。

只是原本想象美好生活还没有开始,潘诚晨就开始悲剧了。

以前看起来非常慈祥的婆婆,变成了恶妇,每天让潘诚晨干佣人干的活,稍微没有做好,就对潘诚晨打骂。

骂潘诚晨是“破鞋”,说如果早知道潘诚晨是嫁过人的“破鞋”话,绝对不会让她进项家的家门,觉得潘诚晨丢项家的脸。

不但婆婆对潘诚晨不好,就是项少瑜的一对儿女也跟潘诚晨这个后妈关系也非常,来不来给潘诚晨弄出一些恶作剧。

不是把潘诚晨漂亮衣服剪坏掉,就是在潘诚晨的衣服里放各种恐怖的小动物,什么毛毛虫、蜘蛛、蟑螂之类的,吓都把潘诚晨吓得半死。

这些潘诚晨都还能忍,可是项少瑜对自己的态度,让潘诚晨不能忍受。

嫁进项家没几天,项少瑜就开始夜不归宿,或者喝得醉醺醺很晚地回来,潘诚晨埋怨两句,他就对潘诚晨拳打脚踢。

原本在潘诚晨眼里彬彬有礼的项少瑜不见了,变成一个让潘诚晨都不认识的男人。

而自己嫁到这项家原本以为会过上阔妇的生活,可结果过的还不如这家里的佣人。

每天在家里干的活比家里的佣人多,来不来就要忍受婆婆的辱骂和白眼,还要跟家里的两个孩子斗智斗勇。

潘诚晨觉得自己非常非常累。

可这些都还不至于让潘诚晨绝望。

让潘诚晨绝望的是,这项少瑜在外面花天酒地、对自己家暴也就算了,现在还在外面跟一个年轻的模特好上了,竟然要跟自己离婚。

“我不同于离婚,你……你说过你会爱我一辈子的。”

潘诚晨痛苦地看着项少瑜说道。

现在潘诚晨觉得自己真的瞎了眼了,自己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男人呢。

“那是我精蟲上脑说的话,你也信啊,这样的话,我自己